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四十七章 剑豪试

第四十七章 剑豪试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066更新时间:2018-12-27 06:47:34

  

  双方的助手都退出场外,只有大岛慧和柳生元和相距五米远,相对而立。

  “柳生君,这种考试没那么多规矩,把你的剑法发挥出来就行。”大岛慧微笑着说道,对面这个男孩脸上还有一点稚气,不过却已经显露出属于剑客的锋芒,眼神凝聚如剑锋,即使是她,面对着这样的眼睛,也感觉到一丝压力。

  “嗨,”柳生元和大声回答道,先是行了一个面对长辈的剑礼,转世以来第一次,他主动发起了攻击。

  拔刀挥刀一气呵成,‘洗雪’划出美丽的弧线,直接跨过接近五米的距离,劈斩到了大岛慧的面前。

  “啊!”在场的两位年轻助手惊叫起来,一般情况下,双方总要互相接近,然后才谈得上攻击防御,可是一开始,柳生元和这一剑,就犹如长虹跨海,从五米之外开始拔刀挥斩,而落下时这一刀已经到了大岛慧的面前。在这五米距离内,刀光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美丽弧线,映着室内的灯光,形成一道惊人的虹桥,映在大家的眼底,一时不得散去。

  “好!”大岛慧沉喝一声,虽然她是一位女性,但这一声‘好’字,却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剑光自大岛慧的肋下升起,‘铛’的一声大响,两柄剑正面交击。柳生元和手腕下挫,剑尖反弹而起,‘洗雪’借着反弹力画了一道圆弧,以他的手腕为中心,借着两剑交击的反弹力,向下倒旋,削向大岛慧的腰部。

  大岛慧一剑迎击以后,发现对方虽然是个少年,腕力却着实不在自己之下。眼看着这一刀借着上一刀的余力已经拦腰削到,而自己的剑锋却还在头顶来不及收回,就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她‘嘶’的一声,犹如巨蟒吐息般急吐一口气,腰部硬生生凹进去两寸,手中剑急速下沉,同时松开一只手,单手握剑,用下端的剑柄下端挡住柳生元和的刀锋。

  于此同时,大岛慧借着柳生元和刀锋击中自己剑柄的力量,以右手心为杠杆支点,这一剑轻飘飘的划向柳生元和的脖颈处,两人顿时攻守易势。

  两人交手不过一瞬间,就两次走到了生死将分的地步。

  场边作为见证者的中岛汉方,连叫‘停’都不敢,生怕自己一出声,就会分了两人的心,考核刚开始的一瞬间,考核的双方已经接近分出生死胜负,在这种时刻,无论谁分了心,都要非死即伤。

  ‘剑豪试’之所以不设裁判,就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裁判根本就无法作为。即使只是作为旁观者见证现场,都需要过人的眼力和剑道水准。所以对‘剑豪试’来说,没有裁判而只有见证者,见证者通常也要剑豪才能担任,否则,在双方电光石火的对决中,一般人连发生了什么事都看不清。

  如果柳生元和是面对枪口以前,在这种真剑对决中可能还有吃惊、犹豫等情绪,而在他面对过枪口之后,决斗中将生死置之度外,凡是和剑无关的情绪都已经从他身上消失了。

  手一翻,‘洗雪’刀尖仍未离开大岛慧的剑柄,但是‘洗雪’的刀柄却被他抬了起来,让‘洗雪’的刀身形成一个柄高刃低的斜坡,正好大岛慧一刀划在‘洗雪’的刀身上,向外滑去。

  论起RB剑道基本功上的千锤百炼,柳生元和拍马都追不上大岛慧数十年如一日的苦修;但要论起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和与高手交手的经验,那就要倒过来算了。

  虽然在旁人看来,两人的武士刀已经各自化作一团光影,搏杀惊险万状、生死一线。但在柳生元和和大岛慧眼里,主动权已经开始慢慢倾斜,大岛慧的每一剑,从势均力敌的对抗,开始逐渐变成被迫发出,就像那天柳生元和与中岛汉方的交手一样,两人看着打的火花灿烂,惊险万分。实际上却是大岛慧已经陷入被动,正在被迫将剑法全力以赴的展示出来。

  刚开始两人交手的时候,中岛汉方急的手心里都冒出一把冷汗,这种生死一线的对决,在对决的当事人眼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因为当事人心无旁骛,生死不计,一刀一剑的攻击防御完全出于本能;而在旁观者眼里,每一分每一秒,对决的双方都在生死线上晃来晃去。自然论起精神紧张的程度来说,旁观者要比对决的二人超出十条街都不止。

  看着看着,中岛汉方首先放松下来,这种情况他遇到过一次,和柳生元和的切磋中,他的剑法得到前所未有的,尽情淋漓的施展,甚至将剑法推动到了自己从未达到的高度。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他直到自己体力耗尽,才发现自己一直在被这个少年牵着鼻子走。

  现在大岛慧和柳生元和两柄武士刀已经超高速的挥舞了接近两分钟了,双方的爆发力和耐久力让中岛汉方为之咋舌,按照中岛汉方的估计,这样全力挥舞长剑,如果换了他来的话,最多坚持不到四十秒就了不起了,要知道,以场上两人挥剑的速度,一秒内至少也要发出六七剑之多,两分钟就是接近上千剑了。

  这让本来觉得自己即使是在‘剑豪会’中,也应该算实战排名比较靠前的中岛汉方惭愧不已,先不说柳生元和这个少年深不见底,想不到连作为女性的大岛慧老师也竟然也拥有如此惊人的体力。中岛汉方还一直以为,大岛慧老师是靠着高绝的剑法,无穷的秘技,才高居‘剑豪会’的次席。

  想着想着,突然他感觉自己旁边凑过来一个人,他扭头一看,是青木行见。

  “中岛君,你看能不能让他们停下来,考核到这里应该可以了,再下去我怕要出事。”青木行见眼睛盯着场中的二人,话却是对着旁边的中岛汉方说的。

  “现在已经没事了,他们对决的节奏已经被控制住,没什么危险,等下他们自己就会停下来。”中岛汉方轻松的说,虽然刚才他也是手心里捏着一把冷汗。

  “中岛君,你是剑豪会派来的见证者,怎么能无动于衷呢!柳生君是RB剑道难得的人才,大岛老师又是RB剑道的支柱,怎么能让他们在这种考核上面受到没有价值的伤亡?”青木行见猛的扭过头来,怒视着中岛汉方。

  “青木君你放心,他们两个已经控制住节奏,这次考核不会有人受伤的。”

  青木行见扭头去看看两人交手的地方,这叫什么控制住节奏?两柄剑犹如迅雷闪电一般挥舞,双方的剑锋从两人的身边、肋下和颈侧擦过,随时都可能有一个人,甚至是两个人一起度过三途河去。

  青木行见估计如果自己在场上作为任何一方,按现在这个情况,绝对活不过三秒。而这两人在彼此如此恐怖的剑光笼罩中,竟然都能进退自如,履险如夷,实在让他惊佩不已,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想赶紧结束这场考核,柳生君还如此年轻,有他在心一流道场坐镇,至少四十年内,心一流都不用担心衰落了,试问他如何能看着柳生元和伤亡在这场考核中?

  柳生元和越来越兴奋,这位大岛慧大妈(当然身材还保养的很好)是他转世以来,遇到的最强的剑客(比中岛汉方要强出远不止一筹),刚开始他还抱着一种游戏的心态,只是想把这场考核做的漂漂亮亮的,就当跳了一次双人舞。

  可是随着他喂招的速度逐渐加快,对方居然还能跟上,一柄武士刀在对方手里,像变魔术一般,时而双手握刀,时而单手持剑,左右手交互持刀,正手反手变换周转如环,将全身上下遮挡的风雨不透,明明剑速要比自己慢上三分,偏偏能将自己随手发出的刀光一一抵挡,而且还常常能突发妙招进行借力反击,和他打的有来有回。

  虽然柳生元和还远远未尽全力,但是能在他没有刻意放水的情况下,支持这么久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打的渐渐兴致高涨起来的柳生元和,不禁发出‘杰杰’的一声怪笑(虚拟游戏中的老习惯了),刀沉肩耸,就要发出惯用的杀招——八荒横行刀起手式——八方风雨会中州。

  “停!停!考核结束!”就在这时,青木行见的叫声打断了这场考核。

  对于青木行见来说,柳生元和是心一流的希望,断断不能在这里出事,刚才几次催促见证者中岛汉方,他却不肯开口结束这场考核,让青木行见已经极为愤慨,而又等了片刻,见到考官大岛慧竟然也没有半点停手的意思。

  在剑豪考核中,要由考官和见证者两人共同认可,考核者方可获得剑豪称号。可是,明明柳生元和与考官正面对抗了这么长时间,连他这个旁观者都一身是汗了,作为考官的大岛慧,竟然还不停手宣布考核通过,这让青木行见忍无可忍,终于跳出来要制止这场考核。

  柳生元和突然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虚拟游戏,这要是现场把考官分了尸,麻烦就大了。他连忙收刀后退。

  这时他才注意到,大岛慧的脸上,已经是涨的一片血红,就好像脸上被染了血似的。

  等柳生元和退了几步,大岛慧长身而立,一口白气长长吐出,现在已经接近夏天,气温已经有二十七八度,可是大岛慧这口气一吐出来,就像是在冬天最寒冷的时候吐气一般,只见笔直的一道白色气柱直射出五尺之外。

  这口气一吐出来以后,大岛慧脸上的涨红的血色迅速褪去,一张脸变成雪白色,身上刚刚还是干干干干净净的剑道服,几乎片刻间,就被涌出的汗水湿透了。

  柳生元和心中一惊,这种情况是修成暗劲的高手,在需要连续爆发的时候,将一口气沉在胸腹之间,屏住呼吸,全靠腹内这口气,做出远超出常人的连续爆发攻击。但是如果爆发过度,这口气松掉的时候,就会无法闭住毛孔,浑身上下汗出如雨,短时间内浑身无力。

  大岛慧脸上赤红,说明她已经接近过度爆发的状态了。不过看她仍旧能站的稳稳当当,一口气吐出来,而不是张大嘴虚喘出来,说明她身体状态还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应该不至于留下什么暗伤。

  “很好,柳生君名不虚传,比中岛君说的还要厉害十倍。我论起体力来真是赶不上柳生君这样的小伙子了。

  我认为柳生君可以通过本次考核,中岛君你看呢?”大岛慧先是缓缓的吐纳了几下,又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说道。

  “我也同意,大岛老师,您快去休息一下吧,这场考核您辛苦了。”中岛汉方看见大岛慧的样子,也吃了一惊,这明显是天取神剑流秘技——狂风暴雨式,施展以后的样子,而且是几乎要施展过度的样子。他不禁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叫停这场考核,主要因为他曾经在与柳生元和切磋的时候,通过那场切磋得到了剑术上的极大进展。因此当他发觉柳生元和已经控制住场面,就放心的在一边当围观群众了。

  因为他知道,柳生元和绝对能够在不伤到大岛老师的前提下,完成这场考核。而对大岛老师来说,一个能让她尽情施展剑道的对手,也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对于任何一个剑客来说,都是难得的机会,所以中岛汉方根本没有想到要叫停这场考核,只以为等大岛老师力竭之后。两人自然就会停下。

  在刚才两人的对抗中,剑光如雪,人影闪动如电,他也没看清楚大岛慧老师的脸色如何,所以根本没想到大岛倒是竟然要催动这一门秘技,才能与柳生元和相抗衡。

  “好,老太婆累了,要先去休息一下,剩下的中岛你来主持吧。”大岛慧先是对中岛汉方吩咐了一句,才扭头对柳生元和点头笑了笑:“很不错,好小伙子!”。

  然后她在助手广田和子的陪伴下,走出考场,把中岛汉方一个人留在这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