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四十三章 噩耗——年级测验

第四十三章 噩耗——年级测验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26更新时间:2018-12-27 06:47:29

  

  好不容易过了父亲这一关,柳生元和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家里,小林樱还没回来呢。柳生元和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刚要走进自己的房间,弟弟从隔壁的房间里钻了出来。

  柳生家的房间是这样安排的,弟弟柳生明光和柳生元和住在相邻的两个房间,小林樱住在父母的房间隔壁,再过去是两间空着的客房,不过自从搬到这里以后,他们家几乎从来没有客人来住过这两间客房,倒是柳生元和和小林樱订婚后,小林熊光夫妇和小林菊来住过几次,再往右边是保姆住的房间,保姆也不是全日制的,只是每周三次进行全面的打扫,有时候也叫来帮忙做饭,但是父亲的书房,却是母亲亲手打扫的,保姆禁止进入。

  而其他如健身房、父亲的书房、母亲的花道室和厨房都分布在屋子北面,中间就是家里的客厅了,客厅还被一组雕花屏风和磨砂玻璃隔开,分为一大一小两个厅,而健身房是最靠近大门的一间房间。

  “老哥,你带回来什么好东西啊?”弟弟一眼就相中了柳生元和手中精美的剑匣。

  “这是人家送给哥哥的剑。”柳生元和拍拍弟弟的脑袋说。弟弟今年刚刚十一岁,正是一个孩子活泼过度的时候,柳生元和可不敢把武士刀这种危险的东西交给他玩。这个熊孩子能把任何可能带来危险的东西变成真正的危险源。

  老妈南田雅子曾经买过一个新型的电吹风,里面没有风扇扇叶的那种,只是一个空空的圆环,就能吹出热风来。妈妈觉得这个电吹风没有风扇,不会弄伤孩子,已经够安全了,所以没有像以前那样,特别注意把电吹风放在弟弟够不到的地方。结果这个电吹风第二天就在家里的浴缸里被爸爸发现了,而且因为内部线路进水短路,被烧坏了。

  不用说,一定是弟弟干的好事,在父母联手审问之下,弟弟交代了事情经过。

  康田学园小学部提倡学生发挥想象力,动手创作自己的作品。于是就弟弟想试试看,能不能用这个无水的小型电吹风来制造推动力,代替螺旋桨,做成一个独特的船模。

  当时柳生元和还记得,妈妈的脸都吓白了,幸好弟弟没有把手伸到水里,看见电吹风短路烧坏了,吓得扔了电吹风就跑,要是他伸手到水里去的话,可能会被活活电死。

  接着,自然是弟弟被爸爸妈妈两人一顿男女混合双打。而爸爸也非常罕见的把妈妈一顿训斥,那是柳生元和记忆中,老爹第一次不客气的训斥妈妈。

  “这是真的剑吗?我想看看。”弟弟眼巴巴的望着剑匣。

  “看看也可以,不能上手去摸,这把剑很锋利的!”柳生元和先严正警告一边,然后带着弟弟走进自己的房间,才把‘洗雪’从剑匣里拿了出来。

  “好重啊!”柳生元和拿在自己手里,给他看了看‘洗雪’的剑身,然后把剑交给弟弟的时候,又把剑鞘给套上了,不然实在不放心。弟弟双手拿着带着剑鞘的‘洗雪’,倒是不他拿不动三公斤的剑,而是他想学着哥哥持剑的样子,他用双手握住剑柄,摆出一个中段剑构,要知道拿在剑的中部和拿着剑柄,由于杠杆原理,同一柄剑的沉重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哈哈,明光,你现在离能用这把剑还差的远呢。不过,哥哥可以答应你,如果你的剑法能得到哥哥的认可,哥哥就去找一把和‘洗雪’差不多的剑给你。”

  “真的吗?那哥哥你什么时候教我剑道啊?爸爸可是说你四岁多就开始练习了。”

  “你真要学?”

  “真要学!”

  “会很辛苦的!”柳生元和说道。

  “我才不怕呢!”弟弟小脸上一脸的坚韧。

  “很好,哥哥明天开始,早上就叫你起来,我们一起跑步。”

  “啊!不是教我学剑道吗?怎么还要跑步啊?”弟弟小脸上的坚韧表情顿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一张哭丧脸。

  “连身体都没练好,怎么学习剑道。想要练习剑道,你总得能拿起剑来练习吧,练习剑道你也不能挥舞两下就没力气了对不对,基本功总是要有的?要是连这点毅力都没有,你怎么练习剑道呢?”

  “呃,哥哥你还是让我再好好想想。”弟弟柳生明光扭头就跑,从柳生元和的房间里溜了出去,看来是不会回来了。

  看着弟弟一溜烟逃走的背影,柳生元和微感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他倒是真想把自己一身所学,教授给家人,他可没有对家人秘技自珍的想法。

  可是,就像给你全套的数学教材,你也学不好数学一样,就算他愿意教,他的家人也不愿意平白吃这份苦楚。妈妈就不愿意学他的铁布衫,情愿自己随便泡泡药水就算了;而弟弟也是这样,几次都羡慕自己舞剑的帅气,可一旦要他从基础开始学,就跑的比兔子还快。小樱和父亲,虽然对他的剑道颇为羡慕和肯定,但是一说起一同练习,小樱就表示,情愿在旁边看着他修行,而父亲表示自己有自己的锻炼方式,不必从头开始练习剑道了。

  柳生元和想想几十年以后,倘若自己还是年轻力壮的样子,而父亲、母亲、弟弟和小樱都垂垂老矣,他的心中就一片怅然。

  在椅子上独自坐了一会儿,柳生元和哑然失笑,自己几十年以后,是不是真的还是年轻力壮也很难说呢,现在就开始惦记家人的衰老问题,未免有些杞人忧天了。

  傍晚时分,妈妈从美容店里赶回来准备晚饭。

  这段时间,妈妈南田雅子一心扑在美容院的选址和建设上,天天都是很晚才回来,家里已经好几次由爸爸和保姆做饭了,在弟弟明光的强烈抗议下,妈妈总算答应晚上要早点回来做饭。

  “妈,你那个美容院弄的怎么样了?”在老妈进厨房做饭的时候,柳生元和连忙过去帮忙,自从南田雅子发现柳生元和剑道造诣惊人以后,就脑洞大开的表示,儿子既然在剑道上这样有才能,就应该在切菜上施展一下,反正两者都是用刀嘛,有相通之处。

  老爹柳生和岛被弄的哭笑不得,不过在南田雅子的坚持下,柳生元和还是需要在做饭的时候来给妈妈打下手,专门处理刀工,负责切菜切肉。

  幸好柳生元和在冷兵器方面,当真是无所不通,就算是一把菜刀在手上也耍的有模有样,无论是笋切丝,还是豆腐切丁,甚至萝卜雕花,都做的干净利索。反而让老爸和老妈很是惊讶了一番,妈妈南田雅子表示,儿子的修行还是很有成果的,值得表扬。但是表扬以后,就是老妈每次做饭,只要柳生元和在家,他都得进厨房为老妈帮忙。

  “美容店的地址已经选好了,现在我们正联系装修队伍呢。”南田雅子拿过一盘柳生元和切好的萝卜丁和海带丝,一边说道。

  “那美容店的地址选在哪里啊?”

  “就在咱们家不远的海盛商场里面,在三楼租了一间门面。”

  “那不是离家只有十分钟不到吗?”

  “是啊,你弟弟还小,你爸爸上班又忙,我总不能一直不在家里吧,店离得近好照应一些。”

  “和岛爸爸,雅子妈妈,我回来了!”说话间,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是小林樱回来了。

  “小樱回来了?今天出去玩的怎么样?”南田雅子顾不上和儿子说话,走出厨房,大声答应了一声。

  “真是的,也不知道谁才是亲生的。”柳生元和嘟囔了一声。

  “妈妈,我玩的很高兴呢。”小樱大声说着,走了过来:“我也来帮忙吧。”

  “咦,元和君你回来了?”小林樱一进厨房,就看见正蹲在地上削土豆皮的柳生元和。

  “嗯。”

  “今天去青木馆,结果怎么样?”小林樱蹲在削土豆皮的柳生元和身边,一边看着他削土豆皮,一边问道。

  柳生元和削土豆皮不像妈妈南田雅子那样拿专用的刮皮器来刮,而是用一把小刀,左手五指灵活的旋转的土豆,就像削苹果一样,把土豆皮一整条的削下来,其中有些凹陷下去的地方和发芽的地方,右手的小刀一转一挑就挖了出来,双手配合之下,三个土豆转眼间就削的干干净净。

  “很顺利,我还拿到了心一流的‘免许皆传状’,不过这要等我去看看他们的剑道传承书才算数。”柳生元和站起来,把土豆放在菜板上,回答道。

  “那不是说,你就是心一流的最高师范了吗?”小林樱瞪大眼睛问道。柳生元和可没在心一流学习过一天,却一下子拿到‘免许皆传状’,这也太夸张了。

  ‘免许皆传’是RB各大剑道流派里最崇高的证书,代表着一个人对这一流派的所有技法全部精通,可以代表这一流派的最高水准。往往即使是该流派的继承人,也难以获得这种证书。历史上,剑圣上泉信纲曾求学于剑圣冢原卜传门下,但即使他的成绩再出色,也没有获得‘免许皆传状’,就是因为他没有学会剑圣冢原卜传的秘技‘一之太刀’和‘真空切’。所以他只能获得‘免许状’,而不能获得‘免许皆传状’。

  ‘免许状’代表正式出师,持有者可以对外说‘我是某某流派的传人’或者‘我是某某的弟子’。

  如果没有‘免许状’,就只能说‘我在某某流派求学过’。这就和大学的毕业证和结业证意思差不多。

  “对了,小樱,关于你们竞选演讲,这次不是取消了嘛?学校怎么说?”柳生元和一边切着土豆,一边问道。

  “学校不管这事,是学生会负责组织的,他们说要过几天重新举办一次,还特意找明山佳花谈了话,让她不要再叫人来了,哈哈哈哈。”小林樱想起今天明山佳花的那张臭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她能拿下执行委员会的会长吗?”柳生元和说话的功夫,手下刀走如飞,已经把三个土豆切好了,放在盘子里,等妈妈做下一步处理。然后他把手里的小刀打开水龙头冲洗一下,抓过一块冻肉摆在菜板上。

  “应该没问题,学生会会长亲口说的,现在佳花的执行能力算是得到全校‘认可’,这个位置的另外两个竞争者都直接退出了。”

  “嘿嘿,虽然过程不太妙,不过结果还算可以。”小林樱说道:“下星期班里要进行测验,元和君你知道吗?”

  “什么?什么时候说的?”柳生元和吃了一惊,自己可没听说过这事。

  “你不在的那两天,班主任山川老师说的,从下周水曜日开始测验。”

  “这可真有点麻烦了。”柳生元和低声自言自语道。

  自从柳生元和苏醒以来,全副精神都用在自身修行上,连作业都是叫小林樱帮忙做的,除了每天早上在教室里翻一遍书本以外,就从来没做过和学习相关的事情。

  要说在他前生的记忆里当然也有初中知识,但是他可不是能把记忆当图书馆般翻查的强人,先不说转世后还记得多少,就算还没转世,当时已经一百岁出头的他,要回忆初中课本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所以现在他的初中知识,仅仅限于柳生元和这些年的学习积累,并不像其他穿越者一般,带着小学、初中、高中学业全精通的buff。而这两个月他在学习方面又几乎完全放弃,全神贯注在修行上面,一心想要长生不死。

  现在很现实的一件事就是他要面对年级测验了,这让柳生元和感觉到压力不小,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还只是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是学生就避不开考试。

  想到自己如果考出一个不及格的成绩,那时候爸爸、妈妈两张难看的大脸,以及因为学习大幅退步,随之而来的各种家庭暴力,比如说禁闭、补课、不许做这个、不许做那个、要在父母的监督下学习、任何日常活动都要审查过才能放行等等严苛的待遇(可以参照弟弟柳生明光作弊被抓后的待遇),柳生元和终于下定决心——这次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作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