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十九章 授剑

第三十九章 授剑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3953更新时间:2018-12-27 06:47:22

  

  “请大家注意看我的脚,”柳生元和手持武士刀,刀身自然的下垂在腿边。他已经将自己脚上的软底鞋和袜子都脱掉,直接露出右脚掌来,光脚踩在地上。

  六位学员站在外圈,内圈里在青木馆长和青木绘真学姐及两位教习,在大家的注视下,柳生元和大脚趾和第二、第三脚趾这三根脚趾突然下扣,脚背上明显五根骨头凸显出来,然后脚掌发力,在身体其他部位完全不动的情况下,柳生元和的右腿毫无征兆的突然弹起半米多高,就像一次高抬腿一般,不过,这次抬腿可没有利用大腿小腿的肌肉,完全就是用足底的力量把整条腿弹了起来。

  “你们看,这是足部发力的方法。”柳生元和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脚底抬给大家看,虽然这个动作有点失礼,不过这时也没人在乎这个。

  “大脚趾和第二第三脚趾,三根脚趾会牵扯到脚底趾短伸肌和拇短伸肌。足底发力主要依靠这两块肌肉。”说着,柳生元和动了动自己的三根脚趾,让大家仔细看了看牵动的肌肉。

  “第四脚趾和第五脚趾不要用力,因为这两根脚趾本身牵扯到的肌肉在绝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随意肌,因此控制困难,会造成发力的不均衡。而不均衡的力在传递控制中很容易失控而造成反作用。”

  “从足底发出的力量会传递到小腿,其主要承接传递的肌肉是这一块拇长伸肌,它和其它三块小腿肌肉都属于足外在肌。”说着,柳生元和把裤腿卷了起来,露出自己的小腿。

  这次他的足部完全不动,只是放松的把脚跟抬起,离得近的青木馆主父女和两位教习可以清楚的看到,柳生元和的小腿肌肉从脚跟的肌腱开始凸起,简直就像是一道波浪一般,一直从脚跟处分为四道,小腿后侧有三道,前面有一道,将小腿的四块肌肉运动分别展示出来,然后同时涌到膝弯下方。

  演示完一遍小腿肌肉发力的慢动作后,柳生元和把右脚放在地上,单脚直立:“大家注意,这就是正常的足部和小腿的发力过程。”

  随之,他用正常速度演示一遍,即使是蹲在他身边,几乎都要贴在他腿上的两位教习,也只是看到他的小腿微微一颤,人已经转过九十度,侧了过来,这等转身速度,远超他们见过的任何一种步法,何况还是一只右脚完成的动作。

  “由于我不能把力传递上去,所以这个足部和小腿动作单独拆出来用的话,就是转身的效果。”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大腿肌肉的运作方式。”说着,柳生元和却没有动作,而是看向青木绘真学姐(这里就她一个女的)。

  青木绘真被看的有点莫名其妙。正要开口问到底为什么,青木行见已经开口道:“绘真,你先出去吧。”

  “为什么啊?”青木绘真不解的问。

  大家一起朝柳生元和把裤腿卷起直到膝盖上方的腿上望去,还有几个年轻的学员,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

  青木绘真顺着大家的眼睛看过去,突然反应过来。恨恨的‘哼’一声,转身走出去了。

  柳生元和原本不准备做到这个地步的,可是刚才青木馆长那么严肃的问他传不传的问题,结果倒把这件在柳生元和看来,根本来不算多大的事情,抬高到了流派传承的高度,这就不由得他不认真对待了。于是,为了能让他们看清楚这样的一剑到底是如何发出的,他就不得不从脚底开始,把力量传递的整个链条展示给大家看。

  从身体各个部位的肌体如何发力,到如何将这些力量串联起来,通过一连串动作的连锁反应,将力量传送到手臂,最后就像一张拉满的弓一样,将刀挥砍出去,这一刀与其说是挥砍出去,还不如说是弹射出去的,如果有什么可以比喻这一刀,那更像是昆虫中的螳螂一样,其中挥刀只是最后一个环节,这一刀的速度、力量和挥砍大致方向,在身体力量传递的过程中就已经决定了,小臂和手腕只能是调整一下出刀的具体方位而已。

  这种出刀法来自上个世界的虚拟游戏中,收集了无数格斗数据和武术技法以及人体解剖学的成果,并分析得出的最快刀速达成方法,这种技巧精密到了从脚到手的几乎每一束肌肉纤维,远不是习惯了双手持刀,主要依靠上半身发力的RB剑道可以比拟。

  最后,柳生元和取过‘洗雪’,又叫人搬过一个四酮剑靶,自己浑身上下脱的只剩下一条四角短裤,而那边青木行见馆主早就叫几名弟子,在四个不同位置,支起了四台高速摄影机,要记录下这宝贵的一刻。

  站在青木行见旁边的青木原方还在小声嘀咕:“反正绘真侄女都出去了,这里都是大老爷们,干脆脱光了多好,这样有很多肌肉运动细节看不清楚啊!”

  青木行见拿这个弟弟没有办法,只好瞥了他一眼,扭过头去,就当没听见他说话。

  在大家目不转睛的盯视中,柳生元和手持‘洗雪’,自然的下垂在身侧,散步一样的经过剑靶,在经过剑靶的一瞬间,似乎下垂的‘洗雪’动了一下,又似乎没动。不过这次青木绘真已经出去了,教习们不开口,学员中可没人敢随便开口质疑了。

  ‘窟通’一声,不负众望,过了片刻,粗大的四酮剑靶,上半截缓缓的滑落下来,摔在地上。

  “青木大叔,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们看录像吧,我就先回去了。”柳生元和捡起地上自己脱下的衣服,一边穿,一边对正全神贯注,盯着高速录像机,看慢动作回放的青木行见说道。

  “奥,好的好的,柳生君您慢走。”青木行见馆长也不知道听清楚柳生元和的话没有,他低着头全神贯注的盯着录像机,头也没抬的回答道。四台录像机周围围满了人,整个训练室里面,除了录像机回放的声音之外,静悄悄的。

  “咦,怎么你一个人出来了?”刚一出训练室的门口,就看见青木绘真学姐,正靠在门侧。她看见柳生元和一个人开门出来,问道。

  “嗨,学姐,你爸爸现在光顾着看录像了,大概已经想不起我了。我要先回家去了。”柳生元和拎着自己的‘洗雪’,正准备去找当时扔在训练室里的旧报纸时,青木馆长急匆匆的从训练室里赶了出来。

  “啊!我真是太失礼了,柳生君。还请先到我那边的办公室里坐一下,我去安排他们收拾一下,马上就来。绘真,你先带柳生君过去。”

  打量着女儿和柳生元和并肩远去的背影,青木行见突然觉得似乎女儿和柳生君的身高也挺合适的,他微微摇了摇头,把自己的胡思乱想放到一半,回头走进了训练室。

  在训练室里的四个摄像机前,所有的人都挤在那里看着录像回放,根本没人看他这个馆长一眼,连他刚才站的位置,都被别人占据了。

  “咳咳——”没人动。

  “咳咳——”还没人动。

  “大家注意,这份资料将是我们心一流宝贵的珍藏,现在需要把它数据化的保存起来,而且为了防止资料的遗失损坏,需要复制五份,由心一流档案室和各位教习分头保管,我宣布,这份内容列入心一流a级秘藏。”青木行见大声宣布对柳生元和刚才所做的演示录像资料的处理方法,这才总算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现在由青木原方负责处理录像资料的事情,其他学员先散了。西村教习你和我一起去我办公室,柳生君人还在那里,我们把他一个人扔下不管,实在太失礼了。”

  ————分隔符——————

  “西村君,我们真是跟不上时代了啊!”在走向办公室的路上,青木行见感叹道。

  “怎么了,青木君?”

  “刚才柳生君的那一番话,让我觉得,剑道不只是传统的武道,也应该吸收现代知识做出发展才对,你看,柳生君从人体肌肉的分布联动入手,创造出这样恐怖剑道,实在是远远超出了传统剑道的局限,另开出一片天地啊!”

  “嗯,你说的对,青木君,幸好你拉柳生君加入了我们心一流,他的剑道还在其次,但这种创新的力量,才是我们这种历史悠久的流派最需要的东西,我们都被光荣的历史蒙蔽了眼睛,已经很久没有人创造出能加入流派秘藏的剑法了。”西村玖城沉默了一会儿,郑重的说。

  ——————分隔符————————

  “柳生君,刚才实在是被你展示的剑道所震惊,失礼了。”一进门,青木行见再次向柳生元和道歉,他行了鞠躬礼,柳生元和自然也得站起来还礼,说起转世这段日子,最让柳生元和不习惯的就是RB人的礼节问题,虽然中国有句老话‘礼多人不怪’,可尼玛这也太多了,虽然他是不见怪,但是总要鞠躬还礼很累的好吧?

  “伯父,您说的哪里话,这只是一点微末的技巧,当不上您的夸奖。”一边鞠躬还礼,柳生元和还得赶紧谦虚几句。

  “当的上,而且还大大超过!”西村玖城也鞠了一躬,诚心诚意的说道,“柳生君在剑道中别开一路,将现代人体解剖学知识融入到剑道之中,这样的贡献比得上当年姿三四郎对柔术的改造,未来,柳生君必然在RB剑道史上留下名字。”

  “不敢当、不敢当!”柳生元和又得向西村玖城鞠躬还礼。

  “作为心一流的宗主,我对柳生君能加入我们心一流,实在是庆幸不已,将来,我们心一流必然因为柳生君的加入,而更上一层楼。”青木行见又行了一个鞠躬礼。

  “青木伯伯你言重了,能加入心一流是我的荣幸,何况你直接让我成为心一流的免许皆传。”柳生元和只好再次向青木行见还了一个鞠躬礼。

  “谢谢你,柳生君!”虽然不知道在自己离开后,训练室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父亲和西村教习如此郑重,青木绘真也连忙对柳生元和行礼表示感谢。

  尼玛学姐你也来凑热闹!柳生元和心里哀嚎着,只好又还了一礼给青木绘真。

  “青木馆长,你这里有旧报纸吗?”抓住机会,柳生元和连忙将话头抢了过来,不然再鞠躬下去他可受不了。

  “有,柳生君要旧报纸干什么?”

  柳生元和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洗雪’:“我直接拿着剑上街不太好,所以想找些旧报纸包一下。”

  “啊!如此名剑,怎么能这样对待?绘真,你去把我的剑匣取来!”青木行见听说找旧报纸竟然是这个用途,不禁大为不满,连忙支使女儿去拿自己收藏的剑匣过来。

  过了一会儿,青木绘真捧着一个长条剑匣走了进来,暗红色的剑匣上,雕着山林、白鹤和浮云,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皮子做的背带。

  青木行见接过剑匣,放在桌上,小心的把‘洗雪’放了进去,退出两步打量了几眼,说道:“虽然剑匣有点配不上‘洗雪’,不过仓促之间,也找不到更好的剑匣了,柳生君请不要介意。”

  “啊,这已经很好了。”柳生元和连忙表示自己不介意,顺便还得再鞠躬行礼表示感谢。

  本来青木馆长还要坚持留他吃饭,可柳生元和本来就不善应酬,再说这么一会儿他就鞠了七八次躬,要是再一起吃个饭,不知道还要行多少礼。

  “青木伯伯,我下午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得赶紧走,不然要来不及了。”他干脆以自己下午还有要事为借口,坚持离开了青木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