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十七章 模拟剑道测试

第三十七章 模拟剑道测试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3668更新时间:2018-12-27 06:47:19

  

  第二天一早,吃完了早饭以后,和家人打过招呼,柳生元和拿出自己的武士刀——洗雪,看了看屋子里,一时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剑袋来装这把剑,毕竟他原来用的是木刀,即使不用包裹,也可以大摇大摆的拎着上街,所以也就没有准备过专用的剑袋。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合适的袋子,于是柳生元和顺手拿起两张老爸看过的旧报纸把这把疑似保存级的名剑包好,拿在手里,就出门去了。

  在RB学习剑道的人很多,所以倒也没有那个警察看见他拎着一个长纸卷就想起来拦下检查,一路上柳生元和很顺利的来到了青木剑道馆,从家里走过来一共才用了不到三十分钟。

  这个时间,青木馆已经开门营业了,剑道馆不像健身房,里面没有那么多健身器具需要保养,而且青木剑道馆的规矩是:学员完成剑道学习后,需要负责打扫教室且维护相关设备,如剑靶、剑架和护具等,学员使用的竹剑都是自己购置的。剑道馆本身的服务人员只需要负责房间的清洁以及检查、更换一下比赛用的专用护具就可以了。

  因为是日曜日(周日),所以柳生元和进入青木馆的时候,在里面进行锻炼的学员已经不少了。看见柳生元和进来,迎宾的一位女学员连忙走上前来问道:“请问您是柳生教习吗?”

  “对,青木馆长在吗?”

  “馆长和两位教习一早就来了,专门为了等您的。”女学员好奇的看着柳生元和,虽然今天柳生元和特意选了一件黑色的运动服,能让他看起来成熟一些,不过从这位女学员的表情上看,显然效果非常有限。

  “失礼了,能请问一下柳生教习您的年龄吗?”女学员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能在青木馆担当迎宾责任的女学员,都是心一流的内部学员,放在仙侠小说中,就相当于内门弟子,因此她倒是听说过青木馆将要新来一位教习,不过现在看到柳生元和的相貌,这也年轻的未免太过分了一点。毕竟现在的心一流内部总共也只有四位教习,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也要三十岁朝上了。

  “没事,我今年十四岁,是青木绘真的学弟。”柳生元和微笑着说。

  “哇,柳生教习您这么小,额,年轻。”女学员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无论柳生元和的年龄如何,但作为心一流的教习,以后她都要以师长之礼对待,当面说对方小,就太失礼了。

  “没事,我们能进去了吗?”柳生元和被对方捂着嘴巴的样子逗笑了。

  在这位女学员的带领下,柳生元和穿过分隔内外道场的木门,来到内道场里青木行见馆长的练习室里。

  “柳生君,这位是我们心一流的西村玖城教习,这位是我的堂弟,也是我们心一流的教习,青木原方。”在心一流内道场里面,柳生元和见到了青木馆的青木行见馆长和两位教习,还有七位心一流的门人,青木绘真也在其中。

  “啊,这就是柳生君的佩剑吗?看起来真是一把好剑啊!”当柳生元和把包在外面的旧报纸解开,露出里面的没有任何装饰的白木剑鞘,青木馆长先是礼节性的赞叹了一声,毕竟白木剑鞘到处都是,能看出什么好坏来?

  在这个场合,能说话的只有青木馆长和两位教习,当然还得加上柳生元和,而像青木绘真,即使是馆长的女儿,也是柳生元和的学姐,但谁让她在青木馆辈分低呢,在这个场合不但没资格发言,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和其他门人一样,站在青木馆长的座位后面当摆设。

  柳生元和把剑连鞘一起朝青木行见馆长递了过去,顺便看了一眼站在青木馆长后面的学姐,平日里在学校的剑道社内,青木绘真可以说是威风八面,说一不二,就算是自己也只能俯首听命,谁让自己既是剑道社成员,又是晚辈呢?

  不过在今天这个场合,自己作为教习坐在椅子上,而青木学姐却站在馆长身后,明显双方地位产生了变化,柳生元和忍不住冲着青木绘真无声的笑了一下,换来的是青木学姐狠狠的一个瞪眼。

  青木行见双手接过洗雪,一接过这柄剑,眉头就微微皱了一下,剑的重量有点超出他的预料。

  于是青木行见调整了一下坐姿,将身体笔直的正坐起来,然后将剑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双手合什,微微行了一礼。然后才一手握住剑柄,一手握住剑鞘,用大拇指推开剑身。

  雪亮中带着一抹淡青色的剑身从剑鞘中被推出两指,由古法锻打而产生的波浪纹从剑柄一直延伸到剑锋。映着屋子里的灯光,散发出一股寒气。

  “嘶——”青木行见从牙缝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剑!此剑必是大师之作。”在青木行见边上的西村玖城惊叹道。

  青木行见一把将剑完全抽了出来,竖立在灯光下,微微翻转,剑身映着光线,一道寒光从剑柄到剑尖一闪而过。

  “咦?”坐在另外一边的青木原方惊异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原方君。”

  “这柄剑是‘洗雪’啊!怎么会在柳生君的手里?”青木原方惊讶的看着柳生元和。

  “这就是‘洗雪’?剑匠横山大师秘制的名剑?”青木行见扭头看着青木原方,问道。

  “没错,这种像冰一样的淡青色的剑身,是因为这柄剑的材料里面有一部分是来自落在富士山的一块陨铁,去年这柄剑还参加过东京中央拍卖的秋季拍卖会,那时候作为嘉宾之一,我还特意上台去看过这柄剑,你看,这剑柄上仔细看还可以看到横山大师的标志。”

  青木行见连忙把剑举高,看向剑柄处,果然剑柄上有一道不显眼的山纹。

  “真是一柄好剑啊!”青木行见和两位心一流的教习,轮流仔细的鉴赏了一番,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剑才回到柳生元和的手中。当然像青木绘真他们这些站在后面的晚辈,只能用眼睛看看算了,想上手是没机会的。

  “这岂止是保存级的名剑啊,至少也是珍宝级了。”青木行见感叹到。

  “柳生君,失礼的问一下,这柄剑你愿意出售吗?价格好商量。”青木原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这是一位长辈给我的礼物,恐怕我是不能出售的。”柳生元和谢绝到。

  “真是失礼,原方,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青木行见很不高兴的训斥堂弟道。

  “馆主,是我失礼了,我只是想到正新老师他快要过七十大寿了,我想为他准备一份寿礼。对不起,柳生君。”青木原方低头道歉道。

  “啊,没有关系,但这柄剑是长辈所赐,所以我不能将它转让给您。”柳生元和也只好低头行了一个同样的礼节。

  受礼一方与对方还以相同的礼节,在RB礼节表示‘您并不亏欠我,无需行这个礼’的意思。

  “啊,对了,柳生君年龄还不满十八岁,如果我们想正式聘请柳生君的话,还需要柳生君去参加一次剑道考试,至少获得一个剑道三段以上的段位才行,上次已经和你父亲和岛君说过这件事。

  在我们一起正式去RB剑道联合会申请考试前,柳生君可以先做一个段位考核的模拟测试,顺便也可以让柳生君熟悉一下剑道段位考试的流程,我们青木馆本来就是段位考试的考点之一,各种设备都是现成的,正好可以让两位教习和我们心一流的弟子们先欣赏一下柳生君的剑法。柳生君,你看可以吗?”

  青木行见本人对柳生元和的剑法没有疑问,不过既然是他一力主张聘请这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作为心一流的客座教习,自然也受到一些来自内部的压力,别的不说,对于一位流派之主新聘请的教习来说,今天本应该由四位教习同时出面,作为同事来接风见面,以示尊重(RB剑道流派中,教习不是教练,教习是一个流派的传功长老的意思,平时在前面教学员剑道基本型的那些人才是教练)。不过其中有两位教习,一听说来的新同事竟然只是一位初二的学生,就以各种借口表示推脱,今天没有出席。

  所以青木行见希望柳生元和能在段位测试的模拟中,表现出相当的实力,这样可以让有些人无话可说。

  “没问题,青木馆长,我也想看看段位考试是怎么回事。”柳生元和一口答应下来。

  几位弟子在前面带路,大家一起来到青木馆前面的公开教学区,走到一个大型练习室里,这间练习室没人使用,现在正好空着。

  “基本型和基本套路、笔试什么的就算了,柳生君可以直接从斩席开始。”本来RB剑道考核还有许多环节,如需要进行笔试(各种基本知识,比如如何穿戴护具等)、剑道的基本型考试、气合(就是大叫的中气要足)、残心(攻击完毕后仍然不能放松,姿态要到位)等项目,这些都是考核剑道一段二段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些套路。

  不过既然是内部测试,给自己人看的,自然不像对社会人士公开考试那么正规,和柳生元和解释了一遍考试的流程以后,就跳过那些基本知识考核,第一项就由几位心一流的弟子,直接搬来四个不同粗细的草席柱子,插立在专门的架子上。

  斩席这一项测试项目,在RB剑道中代表着剑手的腕力和挥砍速度。这是从RB战国时期,武士们野蛮血腥的用活人来试剑习惯中流传下来的考试项目。

  看着面前的四根草席柱子,对青木馆长笑了笑,柳生元和举起手中的‘洗雪’示意了一下。

  “这个,柳生君还是用我们这里提供的剑吧,不然以这把‘洗雪’的锋利,这一项测试就没有意义了。”见此,青木行见苦笑了一声,挥手叫人去取了一把剑过来,交到柳生元和手里。

  接过青木行见亲手递过来的剑,柳生元和先是把剑拔出来看了看,然后左手二指并拢,轻轻在剑刃上一划而过,别人用这种方式验剑的时候,手指都是按在剑刃的侧面轻轻划过,而柳生元和是直接把二根手指按在剑刃上轻轻划了过去。

  在他身边的青木行见馆长先是一惊,然后看到他的手指上并无伤痕,才疑惑的看了柳生元和一眼,剑道馆本身提供的剑,并不算什么好剑,不过是量产版本的武士剑而已,可是现代冶炼技术和研磨技术,也不是以前可比,手指从剑锋上划过,竟然没有割破一点皮,青木行见只能归功于柳生元和控制力强大,手指想必没有实质上的接触剑锋。而将手指和剑锋的间隙小到连站在身旁的自己都看不出的地步,柳生君的剑法想必要比自己认为的更强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