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89章 太子哥哥,我很想你

第2189章 太子哥哥,我很想你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6更新时间:2018-12-26 09:57:3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鳐鳐难得对他产生敬佩,再望向这两人,却见少女把他缠得很紧,俨然非常欢喜的样子。

  她笑了笑,觉得这桩姻缘,也未必是坏事。

  与此同时,魏隆的寝殿。

  莫缃銮坐在高高的桌子上,晃悠着白嫩嫩的小短腿,睥睨着跪伏在下方的男人。

  男人身着四爪蟒袍,不是魏隆又是谁。

  魏隆满脸激动,高声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世上有长生不老药!莫大师变成小孩儿,就是最好的明证!莫大师,小王愿意献出所有财宝与军队,求莫大人赐长生不老药!”

  他位高权重太久了。

  太久了的结果,就是想要在这个位置上坐的更久。

  他与杜恒乃是莫逆之交,两人都想要长生,而数年前意外遇到莫缃銮,就更加坚定了他们的想法。

  如今杜恒虽死,但他却能完成这个心愿,他如何会不高兴?!

  “好啊。”莫缃銮笑眯眯的,“把兵符给我。”

  魏隆毫不犹豫从怀中掏出一块兵符,恭敬地递给了他。

  莫缃銮掂了掂,含笑扔给他一枚丹药,“吃了之后,你也会变成小孩儿。你会一点点长大,快要老去的时候,再问我要一粒丹药,就又是小孩儿了。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长生,虽然比不得元辰那般逆天,但也很难得了。”

  魏隆听他说得煞有其事,顿时激动不已,忙不迭捧住丹药,囫囵吞进肚中。

  因为兴奋,所以不曾看见莫缃銮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漠杀意。

  丹药入肚,不过瞬间,魏隆就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在生疼。

  下一刻,他骤然抱紧肚子,七窍流血,不可置信地瞪向莫缃銮。

  “你……你敢害本王?!”

  他面色狰狞,朝莫缃銮伸出手,欲要抓他。

  莫缃銮微微一笑,“你给我的兵符本就是假的,我又为何要给你真的丹药?去死吧,老头子!”

  他跳下高高的桌案,顺势狠狠踹了脚魏隆。

  魏隆无力地朝后仰倒,不过瞬息,就被毒药夺取了所有生机。

  莫缃銮在他身上搜罗片刻,很快就找到了真的兵符。

  他笑了笑,眼底难得流露出一抹温柔。

  ……

  鳐鳐带着二十万兵马从亡灵沙海离开时,陈琅前来送行。

  他娶了倾慕他的女孩儿,已经成为沙海的主人。

  他与鳐鳐并肩骑马,送了三十里地,知晓自己不能再送,于是笑道:“公主从前骂我是伪君子,如今我为公主牺牲姻缘,公主可仍旧认为我是伪君子?”

  鳐鳐回头望了眼巴巴儿跟在后面偷窥的少女,轻笑道:“君子又如何,伪君子又如何?总之你的情,我承了!回去吧,她是真心欢喜你的,好生待她。”

  陈琅勒住缰绳,目送鳐鳐离开。

  一袭红衣,与大军一起,在视野中逐渐远去。

  他想,此生再没有相见的可能了。

  鳐鳐策马跑出很远,才回头望向他。

  青衣公子,温润如玉,正与娇妻说话。

  她微笑,不知怎的,突然心情很好。

  从亡灵沙海到燕京城,因为莫缃銮在,所有城池几乎势如破竹。

  再加上宋蝉衣征兵厉害,百姓们对她早就多有怨言,所以沿途根本就没怎么耽搁时间,就顺利抵达燕京城下。

  鳐鳐身着细铠,一改之前娇气纤弱的模样,马尾高束,一本正经地听帐中将士们述说攻城法子。

  她单手托腮,听得极认真。

  却没注意到帐帘被人掀起一角。

  站在帐外的人,穿漆黑软铠,身材格外魁梧高大,无数细发辫垂落在腰间,发间串着的小金珠衬得他贵气非凡。

  那双狭长如刀的漆眸,幽深凛贵,不可侵犯。

  脸颊边一道浅浅的刀伤,愈发显得他男子气概十足。

  正是魏化雨。

  他如今的形象,已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他看着鳐鳐,冷酷而沉稳的俊脸上,难得流露出情绪波动。

  似眷恋,似欢喜。

  鳐鳐仍未察觉,指着桌上摊开的羊皮地图,淡淡道:“燕京城易守难攻,若按照你刚刚所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乃是非常不划算的事。我有一计,可以从内部攻破皇城。”

  “小公主有什么计策,不如说出来我听听?”

  魏化雨勾唇轻笑。

  鳐鳐倏然抬头,不可置信地望向帐外。

  片刻后,她似是回过神,飞快奔过去,大力抱住魏化雨!

  魏化雨摸了摸怀中女孩儿的脑袋,笑嗔道:“多大人了,还是这般爱撒娇。”

  “我很想你……”

  鳐鳐声音闷闷的,带着点儿哭腔。

  两人正腻歪着,莫缃銮没好气道:“多大人了,大庭广众之下还搂搂抱抱,真是不知廉耻!”

  他看起来只有五岁,童言无忌,叫帐中将士们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鳐鳐脸蛋一红,越发往魏化雨怀里钻。

  今夜月明。

  魏化雨与鳐鳐共住一个帐篷,彼此诉说这几个月以来的经历。

  男人听着自己家小公主的叙述,忍不住对她越发心疼。

  鳐鳐说完,问道:“太子哥哥呢,这几个月,你在古琴台又是如何度过的?”

  魏化雨含笑,三言两语跟她说了自己是如何与宋家父子相斗的。

  当然,他省略了很多,比如大齐萧廷琛的帮助,比如锦瞳为了他能有一把与宋仪一战的称手宝剑,不惜用性命祭剑,跳入祭剑池中再没有起来。

  与他一起长大的暗卫,也死伤很多。

  但是,与宋家的这场博弈,他魏化雨终究赢了。

  现在,宋家就只剩下燕京城里的宋蝉衣。

  月华如水。

  燕京城城楼之上,一袭火色龙袍的少女,正临风而立。

  她戴着十二旒珠的帝冕,美艳的面庞上半丝表情也无,正冷冷俯瞰远处的十里连营。

  这场以天下为局的博弈,她宋蝉衣,真的输了吗?

  少女沉默良久,从宽袖中取出一只竹节骨哨,缓慢吹响。

  夜穹之中,有身穿羽衣的男人,凌风而来。

  正是白鸟。

  他落在宋蝉衣背后,注视着她的背影,目露慈忍。

  “宋姑娘,”他轻声,“我虽是江湖剑客,可对于你近日的所作所为,已有所耳闻。你不该篡位,更不该穷兵黩武。魏化雨身上流淌着大魏皇族的血液,明明他才该是最好战的那个,可他当皇帝的这些年,仍旧选择了休养生息,藏富于民。你知道为什么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