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70章 雷厉风行的皇女

第2170章 雷厉风行的皇女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7:2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少年左思右想,不舍地放下饭桶,回头望了眼还在寝殿里呼呼大睡的鳐鳐,低声道:“去,想办法把君佑姬拦下来。故意带错路也好,把她软禁起来也好,总之不能让她见到宋蝉衣。”

  张公公急忙应了声是,屁颠屁颠儿地去办了。

  魏化雨伸手抓了几把白米饭揉成团儿,边拿在手上吃边起身往殿外走。

  纸包不住火,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他还是得去见君佑姬,把事情跟她说清楚。

  那个女人看似冷若冰霜,实则暴躁凶残至极。

  但聪明到底还是聪明的,把利害关系跟她说清楚,她自然明白他的苦衷。

  魏化雨吃着饭团往明天宫走,谁知刚走到宫门外,就瞧见两扇朱红宫门大开,无数宫人围在这里,仰头对着半空指指点点。

  半空中,身穿正红宫裙的女子,正和身着白衣的女子战斗在一处!

  不是宋蝉衣和君佑姬又是谁!

  魏化雨惊得一口饭团噎在喉咙里!

  宋蝉衣剑术极好,君佑姬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她们二人打起来,没个两天两夜,怕是分不出胜负的。

  少年假装没看到,掉头就走。

  还未踏出三步,两把剑“嗖嗖”地从耳边穿过,直直插进他前方的两棵树干上!

  破风声自背后响起,宋蝉衣与君佑姬同时落在他身后。

  魏化雨简直崩溃。

  虽说吧,他这人手段和心地是狠辣了些,可后面那两人到底是姑娘家,且君佑姬是鳐鳐的亲表妹,宋蝉衣的母亲又曾对他有恩……

  君佑姬冷笑,“数月不见,魏帝见着我就跑,是何道理?!你弄了个假鳐鳐在明天宫,莫非以为可以把我糊弄过去?!鳐鳐不远千里嫁给你,得到的,就是这么个下场?!”

  宋蝉衣取下人皮面具,美艳的面庞看起来骄傲又带着英气。

  她眼底情绪复杂,深深盯了眼魏化雨的背影,语气冷淡:“我宋蝉衣做事,从不假借他人名头。取代魏文鳐乃是我一手安排,与魏化雨又有什么关系?!君佑姬,你若是没打够架,咱们继续就是。扯着个男人,有什么好说的?!须知,魏北女子的胜负,从来都是刀剑决定!便是这后位,若我宋蝉衣果真想要,也能挑战魏文鳐,从她手里夺过来!”

  “你想要后位?”君佑姬冷眼睨向她,“宋蝉衣,你果然是喜欢魏化雨的。”

  她们两人自幼就相识,因为武功同样出众,几乎是暗地里较着劲儿长大的。

  “我喜欢的男人,必然顶天立地,至于魏化雨……”

  宋蝉衣嗤笑,从魏化雨身上移开视线,抱剑瞥向远处。

  她看起来骄傲至极。

  只是眼底,却含着些微难以察觉的懊恼与情愫。

  魏化雨慢慢转过身,把话题扯了开,“鬼市的皇女既然已经到了燕京,朕自然要好好款待。张令,传朕旨意,今日设宴御花园风亭水榭,为皇女接风洗尘。”

  君佑姬上前一步,嗓音冰冷,“我不稀罕你的接风洗尘,我只问你一句,何时为鳐鳐恢复身份?这明天宫原来是鳐鳐母后所居之地,宋蝉衣根本没有资格住进来!”

  被晾在旁边的宋蝉衣,怒笑道:“我有没有资格,是你君佑姬说了算的?!你若不服,咱们用刀剑一决胜负就是!”

  两人说着,各自拔剑,眼见着又是一场争斗。

  恰此时,有内侍匆匆而来,附在魏化雨耳畔一阵低语。

  少年挑了挑眉,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宋蝉衣身上。

  等那内侍退下了,他才微微一笑,“看来今儿中午,风亭水榭应当非常热闹。宋姑娘,你的父兄,从亡灵沙海回来了。”

  宋家其他子弟倒是无足畏惧,甚至包括宋蝉衣的父亲宋之贯,他魏化雨夜都是不放在眼里的。

  唯有宋蝉衣与她其中一位兄长宋仪,颇令人忌惮。

  他们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挑在这个时候返回燕京……

  更重要的是,他魏化雨的探子,居然在他们踏进城门后,才知道他们早已离开亡灵沙海……

  可见北部沙海的情况,已经彻底脱离他的掌控。

  少年俊脸上笑容莫测,饶有兴味道:“午膳时,你们二位就都到风亭水榭来吧,想必,会很有趣。”

  他说完就离开了。

  君佑姬因为要找鳐鳐,立即跟了上去。

  宋蝉衣抱剑而立,因为低垂眼睫,而令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杏儿匆匆赶了过来:“娘娘,尚衣局把您今秋的衣裳送了过来,您可要去寝殿看看?”

  她说完,才惊觉眼前这个女人,并不是魏文鳐!

  她呆滞良久,才陡然尖叫出声!

  宋蝉衣满脸冷漠,“没见过世面的东西!本宫问你,你可想成为魏化雨的女人?”

  杏儿咬住唇瓣。

  她很快想起来,承恩殿那位宫女,可能才是真正的魏文鳐。

  原来皇上真的很喜欢魏文鳐,甚至把她放在身边,日夜看着……

  她抬眸,虽然很害怕宋蝉衣,但好歹侍奉了她这么久,也稍微摸到些许宋蝉衣的脾性。

  她犹豫地点了点头,“想!皇上那么英俊,我很想嫁给他!”

  宋蝉衣唇角笑意更盛,“那你过来,本宫教你怎么做。”

  临近午时,风亭水榭座无虚席。

  宋蝉衣已经恢复自己原先的打扮,一袭胭脂红束腰长裙,衬托得她英气非凡,极为惹人注目。

  她大大方方地在父兄身边坐了,如同小女儿撒娇般抱住宋之贯的手臂,笑道:“父亲一去就是两年,女儿可想你了!还有大哥,你为着个女人抛下我在燕京孤军奋战,于心何忍?”

  她口中的“大哥”,乃是宋仪。

  身材高大,容貌冷峻,周身隐隐带着风沙气息。

  麦色的肌肉经过千锤百炼,早已扎实健硕。

  而他披散在背后的长发,则结成了数十根细发辫。

  这代表着他曾徒手杀死过几十头野兽。

  他是个会令小孩子害怕的人。

  随着宋蝉衣这番话说出口,男人抬眸,冷冷盯向一个角落。

  那个皮肤雪嫩,看起来珠圆玉润的小美人,今日身着素纱宫裙,正与大周的公主聚在一起吃东西。

  魏千金……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