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64章 哭哭啼啼的南宫墨

第2164章 哭哭啼啼的南宫墨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7:1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美色当前,杜恒尚未察觉到寒素辛的杀意。

  至于莫缃銮,他虽然天生厚脸皮,可至少也这么大人了,自然知晓杜恒要在里面干什么勾当。

  对这种事,他可没有围观的兴趣。

  因此他只守在外面,并未进来打搅。

  杜恒边解开盘扣,边往榻上走,“说起来,老夫养了素辛多年,素辛也是时候给老夫一点回报了。等将来大事落定,老夫封你个六宫之后当当,素辛以为如何呀?”

  寒素辛微笑,大长腿悠闲地交叠在榻上,“瞧大人说的,妾身早就仰慕大人英明神武,就算你不给我皇后,我也乐意侍奉你呢。”

  杜恒越发喜不自禁,在榻边坐了,干枯如树皮的老手,颤抖地轻抚过她的长腿,一路缓慢往上。

  浑浊老眼里,都是迫不及待与如狼似虎。

  寒素辛微笑,半靠在榻上,姿容妩媚地注视着他。

  不过眨眼,杜恒的手忽然顿住。

  殷红血液从他的眼耳口鼻里流出,滴滴答答地落在寒素辛的腿上。

  老人皱眉,抬手抹了把脸面,看见满手的血时,顿时骇然。

  他这是怎么了?

  他究竟怎么了?!

  中毒吗?

  可是进宫的这短短时间内,他并没有吃喝任何东西,唯一喝过的酒,还是莫大师鉴定过无毒的,他决不相信莫大师的判断会出错!

  就在他惊疑不定时,寒素辛微笑着抬起他的下颌,嗓音仍旧娇媚勾人,“大人是不是很奇怪,你是如何中毒的?”

  杜恒瞪着她,眼底猛然迸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怒意,嘶哑着嗓子道:“是你……是你?!你背叛本太师,投靠皇帝小儿了?!”

  “大人真是高看人家了。”寒素辛起身,慢条斯理地整齐好衣裙,“那册戏单,你接过了,是不是?不巧,剧毒就抹在戏单上呢。”

  “可是皇帝小儿也摸过戏单,他难道会下毒害他自己吗?!”

  “大人忘了吗?戏单在递给你之前,曾摔落在地过。南宫墨趁着捡起来的功夫,背对着你在戏单边缘涂抹上剧毒,又有何难呢?”

  杜恒虚弱地吐出一口血,声音嘶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寒素辛,连你也……你也背叛老夫?!你与皇帝小儿合谋害老夫?!”

  寒素辛随手拿过木施上挂着的织羽鹤氅穿上,美眸里都是笑意,“大人这话就错了。我从一开始就知晓我爹娘乃是太师所杀,而非皇上动的手。既然一开始就不曾效忠太师,又何来背叛一说?”

  少女漆发高束,终于敛去周身那妩媚勾人的气度。

  她肌肤雪白,漆黑眼睛里都是凉意。

  而她的五官着实偏于凌厉,一颦一笑间,皆是杀罚决断,令人畏惧。

  她取下墙上挂着的宝剑。

  原不过是装饰性的宝剑,被她拔开后,杜恒才发现那宝剑竟是开过刃的,格外锋利刺目。

  寒素辛剑指杜恒,“太师虽已老去,可功夫却是高深莫测。为了不必要的牺牲,我与皇上商量过,才决定对太师下毒。太师大度,想来应不会责怪我们。”

  随着她话音落地,抱厦的红毯底下,逐渐响起轻微窸窣声。

  很快,红毯被移开,底下竟是一道暗门!

  幕昔年带着南宫墨与冯铢,出现在了抱厦之中。

  容貌俊美的少年郎,仍旧是神色淡然的模样,“太师放心,你生前功高,死后,朕也定会给你一场特别的热闹。”

  “你们……你们……”

  杜恒气得胸口生疼,流血的浑浊老目,带着期待看向窗外。

  他仍旧指望莫缃銮能够救他。

  可毒药性烈,他发出声音就已经很困难,更遑论呼喊求救?

  寒素辛没给他更多时间,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幕昔年面色如常,示意寒素辛拖着杜恒的尸体跟他走。

  两人沿着暗道离开后,南宫墨脸蛋绯红,为难地对了对手指。

  皇上交代他们,要在这里拖住莫缃銮。

  而拖住莫缃銮最好的办法,就是伪装成……

  杜太师和寒素辛。

  也就是说,他要扮演寒素辛,而冯大哥会扮演成杜太师,然后……

  那啥……

  少年害羞地抬眸望了眼冯铢,又迅速低下头,非常不好意思的模样。

  冯铢却盯着他脸上那道红痕。

  那是刚刚在御花园里,皇上用戏单拍出来的。

  因为南宫墨肤白皮嫩,所以伤痕看起来格外红,怪叫人心疼的。

  他伸手,带着粗粝茧子的指尖,碰了碰那处红痕。

  南宫墨愣住。

  冯铢很快回过神,注意到少年不解的目光,心头一阵火起,猛地揪住他那块皮肉!

  “嘶……”

  南宫墨倒吸一口凉气,轻哼着叫冯铢放手。

  冯铢不仅不放手,还加重了力道,冷声道:“本相让你叫!”

  南宫墨眼睛里蓄着泪水,只得轻声哼哼:“疼……好疼啊……轻些,你轻些……”

  他嗓音清润,本就似女子,如今委屈起来,真真叫的比女人还要好听。

  “继续叫。”

  其实疼痛已经差不多缓过去了,而且冯铢也松了手。

  南宫墨好尴尬,不敢多看他一眼,被迫哼哼唧唧、断断续续地干叫着,如同猫儿似的。

  他从脸红到了脖子,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冯铢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美其名曰,监督。

  可是监督着监督着,男人忽然皱眉。

  腹下三寸的地方,不对劲。

  南宫墨还在继续叫,冯铢忽然抬手给了他一巴掌,哑声道:“贱人,别叫了!”

  这一巴掌来得莫名其妙,令南宫墨眼圈通红,原本憋着的眼泪,啪嗒啪嗒掉落下来。

  他竟哭了起来!

  冯铢心里烦躁,却不想去安慰这个仇人之子,于是在榻上坐了,拍了拍身边,“过来。”

  南宫墨哭哭啼啼地过去坐。

  他以为冯铢是要安慰他,谁知道这个男人,竟然伸手重重拧了把他的腰肢!

  少年叫了一声,仿佛女子的婉转啼叫,格外勾人魂儿。

  冯铢冷笑,“继续叫,不要停。否则,若外面的莫缃銮发现不对劲儿,那就都是你的错。”

  于是抱厦里,这两人就干坐在榻上。

  身着内侍服制的少年,边哭边叫,叫得嗓子都要哑了!

  ,

  《锦绣》应该是不会再有爆更的机会了,如果小仙女们不够看,可以去看菜菜的新书《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已经快二十万字了哦,抱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