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63章 又有几人,记得父皇在世时的风采

第2163章 又有几人,记得父皇在世时的风采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7:0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今日打扮得格外精致华美,龙冠束发,狐裘曳地,更显高贵。

  斜飞入鬓的眉宛若墨笔挥就,一双丹凤眼润黑雅致,眼波流转间颇为勾人心魂。

  他玉手托腮,半边儿唇角勾起,只盯着戏台。

  四周权贵们已经入席,只剩杜太师和莫缃銮还未到来。

  眼见着开席时间过去整整一刻钟,远处才传来内侍的尖声唱喏:

  “杜太师到——”

  满朝权贵,哗啦啦站起来大半,纷纷激动离席,欲要朝远处跪拜。

  侍立在幕昔年身后的寒素辛,面露鄙夷,冷笑道:“陛下的朝堂上全是走狗,百姓含辛茹苦上交的赋税,便都用来养这种人了!”

  面对她的嘲讽,幕昔年也不恼,仍旧笑吟吟看戏。

  杜太师终于来到龙案前,也不行礼,皮笑肉不笑地直接落座,张望四周,慨叹道:“皇宫里已经有许久不曾这般热闹,若我没记错的话,还是当年先皇迎娶先皇后时,才热闹过一回。再后来……”

  再后来,先皇追随先皇后前往焚城,在先皇后跌落岩浆后性情大变,一心想要挥师南下,征伐中原。

  好容易寻到先皇后的灵魂转世,谁知先皇后仍旧深爱大周皇帝。

  先皇悲痛欲绝,返回北幕后,直接跳下天池殉情。

  他兀自感叹,幕昔年亲自为他斟了一杯酒,笑容不达眼底,“多年前的恩怨,都过去了。如今物是人非,朝堂中又有几人,还记得父皇在世时的风采呢?”

  他说完,四周一些老臣纷纷垂眸。

  草木无心人有心,他们到底还是顾念旧情的啊。

  只是人生不过百年,他们能做的,也只是追随强者争取更多利益,经营好这百年而已,没有更多的时间用来缅怀故人。

  杜太师则笑了笑,抬手挥了一挥衣袖。

  侍立在他身后的莫缃銮立即上前,端起幕昔年敬的酒,浅尝半口,确定没毒后才重又呈给杜太师。

  杜太师这才放心去饮。

  两人的无礼举动被四周的臣子们尽收眼底,可是谁也不敢出声指责。

  幕昔年也仿佛不曾看见,笑吟吟道:“这位,就是太师府上鼎鼎有名的幕僚,莫缃銮?”

  莫缃銮微笑上前,朝幕昔年拱了拱手,“小子不才,能让皇上听过名讳,真乃小子荣幸。”

  幕昔年细细打量他,只见这人容貌阴柔,眉间一颗朱砂痣平添秀丽,长得倒是极好。

  尤其是那双眼,仿佛稚童般纯真,干净的好似不知晓这世间的蝇营狗苟。

  很难叫人想象,他其实是世上少有的手段狠辣、心肠恶毒之人。

  年少的帝王,很快收回视线,面上仍是神色淡然,“你名气的确大,朕想没听过都难。赐座。”

  “多谢皇上……”

  莫缃銮微笑落座。

  南宫墨适时呈上一份戏单,恭敬道:“皇上,这出戏快唱完了,您点个新戏呗?”

  “没眼力见儿的东西!”幕昔年忽然呵斥,夺过戏单重重拍了下南宫墨的脸,“没看见太师在这里?该请太师点戏才是!”

  他打得很用力,令南宫墨本就白皙的面庞上,立即现出一道红痕。

  身着深蓝缎面内侍衣衫的少年,顿时惊恐不已,唯唯诺诺地恭声应是,捡起掉在地上的戏单,又递到杜太师手中,“太师大人,请。”

  杜太师非常满意幕昔年的表现,因此乐呵呵地接过戏单,翻了几翻后,指着其中一出道:“就这个吧,《大闹天宫》,热闹。”

  说话间,意味深长地瞥了眼幕昔年。

  这皇帝小儿在他眼里,就如同玉帝。

  而他杜恒,则相当于孙猴子。

  孙猴子不仅长生不老,还要夺取玉帝的帝位!

  这,就是他杜恒一生所求!

  “杜卿这出戏点得好,”幕昔年唇角仍旧含笑,“朕素日里,也爱看这戏呢,是不是呀,素辛?”

  他说着,顺手握住寒素辛的玉手。

  寒素辛今夜身着轻纱,雪白脊背大片大片露在外头,妆容妩媚,瞧着格外勾人。

  她娇滴滴倚进幕昔年怀中,“陛下和太师就爱这些打打杀杀的戏目,若给小女子点,小女子定要点上一台《梁祝》。梁祝化蝶,多凄美的故事呀!”

  “等这出戏唱完了,再给素辛点《梁祝》好了。”

  幕昔年大笑,顺势与寒素辛卿卿我我,惹来四周朝臣纷纷鄙夷侧目。

  一国天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宫妃,着实不成体统!

  可杜太师却看得极为满意。

  他要让幕昔年荒淫朝政,彻底失去民心。

  届时,他就能成功上位了!

  寒素辛高高仰起细长玉颈,因为穿着襦裙的缘故,使得胸前的那一对白兔越发高耸.观.观,而从开衩长裙底下露出的修长玉腿,肌肤如玉,更是叫人恨不得扑上去赏玩一番。

  她兀自与幕昔年调情,媚叫连连,惹得旁边杜太师口干舌燥,一双浑浊老眼不停朝她身上乱瞟。

  他早就觊觎寒素辛的美色,只可惜因为她是要献给皇帝小儿的,所以一直未曾碰过。

  可是今夜……

  他有点儿忍不住了。

  “啊,皇上,您轻些,弄疼人家了!真是讨厌死了!”

  寒素辛娇.喘一声,推开幕昔年,面色潮红,羞答答地起身离席。

  杜太师被这声娇.喘弄得魂不守舍,哪里还看得进戏,着急忙慌地起身去寻寒素辛了。

  莫缃銮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跟上。

  这老货对他还有用,他可不能叫他死在宫中。

  寒素辛来到一处无人抱厦,抱厦内陈设得犹如女子闺房,非常华美温暖。

  她在软榻上坐了,刚撩起一半裙摆,就瞧见杜恒老货迫不及待地闯了进来。

  他搓着手,笑容格外令人恶心,“素辛啊,你这些日子待在皇宫,可有好好替老夫经营皇宫里的事宜?让你刺杀皇上,你怎的还不动手?”

  “瞧大人说的,妾身当然有好好经营……”寒素辛无辜歪头,纤纤玉手轻抚过白腻长腿,“至于刺杀皇上,大人可莫要忘了,皇上身边有多少暗卫埋伏,人家哪敢贸然动手……”

  她有好好经营啊,把杜恒在宫里的暗桩全部指出来,再由幕昔年派人诛杀,换上自己人戴了人皮面具冒充顶替。

  这宫里的暗桩,已经被她毁得七七八八了呢。

  而刺杀,她现在就准备刺杀最想杀的人啊!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