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62章 像极了沈妙言从前作恶时的表情

第2162章 像极了沈妙言从前作恶时的表情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3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7:0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是不是女人,

  当然是女人啦!

  南宫墨心里犯嘀咕,不知道冯铢为何多此一问,于是嘴上道:“相爷慧眼识珠、明察秋毫,素辛的确是女人。”

  他是一本正经回答冯铢的。

  无奈他天生话痨,这番恭维的话说出口,反倒像是在嘲讽冯铢有眼无珠。

  素来铁面无私、冷酷绝情的年轻丞相,微微怔住,总觉这话不像是好话,然而他若与南宫墨计较这几句话,未免显得他小气。

  于是他冷笑着,嘲讽道:“所以,你凭什么与女人待在一起?南宫家的脸面,你还嫌丢的不够多吗?”

  南宫墨咬唇,无言以对。

  在旁边察言观色的寒素辛,一双偏于凌厉的眼眸在他们两个男人身上逡巡半晌,忽而伸手挽住南宫墨的胳膊。

  她当着冯铢的面,娇声道:“南宫弟弟,我初来皇宫,对御花园也不是很熟。既你二人并没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不如你带我逛逛园子?”

  这么说着,余光却瞟向冯铢。

  果不其然,这位铁胆相爷的脸色,清冷阴沉得可怕。

  不过只是瞬间,那张脸就又恢复毫无表情的模样。

  寒素辛在心里冷笑几声,这年头,女孩儿不仅要跟女孩儿抢男人,还得跟男人抢,便是个太监,竟也这般招人喜欢……

  可这冯铢是个冷情冷面的,听皇上说,他对待南宫墨态度极差,然而她瞧着,那厮分明是暗暗欢喜南宫墨。

  既如此,不如她暗地里浇些油,也叫冯铢吃些苦头。

  南宫墨犹豫地望了眼冯铢,见对方未曾挽留,不知怎的心底颇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在寒素辛的迭声催促下,他终于对冯铢施了一礼,告辞离去。

  寒素辛回眸瞥向冯铢。

  对方也正望着这边。

  脸色虽仍旧如寻常那般冷酷,可是垂在腿侧的双手却紧紧攥着,手背上更是青筋暴起。

  少女一笑,心情大好。

  而御花园这一幕,被坐在高处亭台里的幕昔年尽收眼底。

  少年披着华贵狐裘,心情愉悦地呷了口酒。

  旁人拉拢权臣,兴许要以重利或者美色诱之。

  可他幕昔年拉拢权臣,只需要拿个小太监做诱饵。

  风流绰约的美少年,脑海中浮现出几幅想入非非的画面,嫣红唇角更是噙起腹黑浅笑。

  像极了沈妙言从前作恶时的表情。

  寒素辛拉着南宫墨在御花园转悠半晌,才放过他,“本以为皇宫富贵,大约景致极好,可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也就是比杜太师家的花园,大些罢了!”

  “御花园景致虽寻常,可皇宫里还有好些奇景素辛你不曾看过,等有时间,我一定带你前去逛逛。”

  南宫墨笑容温暖。

  寒素辛挑着剑眉,淡漠地瞅他一眼,“你是不是对谁都这么好?怪不得皇上让你做太监,你也仍旧这般乐颠颠地伺候他。”

  她天生一张刀子嘴。

  在杜府做舞姬时或许可以乖巧,可如今犹如困鸟出笼,自然什么话难听拣什么话说。

  南宫墨却仍旧不恼,笑道:“我父亲犯下弥天大错,按照律例,本就该罚。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身为他的儿子,自然首当其冲。忠孝在上,我不敢怨,也没有怨。能够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寒素辛看白痴般看他一眼,无聊地走开了。

  她走后不久,南宫墨正欲继续去御花园那头监工,谁知刚一转身,就撞上了冯铢。

  男人身着深蓝缎面朝服,本就高大的身段勾勒得越发修长魁梧。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南宫墨,笑容讥讽:“成了太监,都不能叫你消停会儿吗?南宫墨,你就这般离不开女人?!”

  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

  他是南宫家的小世子,容貌出色,才学顶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招来世家贵女的爱慕。

  偏他还是个欢喜勾三搭四的,无论哪个女人叫他教琴棋书画,他都不知道拒绝,甚至还手把手教她们写字画画!

  简直可恶至极!

  如今他成了太监,却还要带姑娘家去逛园子,呵呵……

  男人无端生气,却不知气从何来。

  南宫墨也是懵的,呆呆仰头看了他半晌,嗫嚅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反正,无论他回答什么,冯大哥都会糟践他的吧?

  他已经习惯了呢。

  思及此,少年微笑,“冯大哥,我虽不知你在生什么气,但你若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大可冲我发泄。我们南宫家,本就欠了你。”

  他说完,见冯铢良久不说话,于是施了一礼后就退下了。

  冯铢独自站在原地,对着四起的寒风冷笑,“生气?我冯铢会为了你生气?!笑话!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我为你生气?!”

  他自言自语,最后揉着眉心大骂:“操,好气啊!”

  路过的宫女面面相觑,莫名其妙。

  御花园那边的宴席,在南宫墨监工之下,终于布置妥当,只等着晚上开席。

  请帖早已被送去各家权贵府上,杜太师那边,乃是南宫墨亲自去送的,把幕昔年邀请杜太师和莫缃銮的事情说得明明白白,再三叮嘱两人一定要到席。

  他走后,杜太师把玩着那张烫金请帖,干枯憔悴的老脸上满是嘲讽,“这幕昔年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个东西,邀请我也就罢了,连大师你,也敢随意邀请……”

  虽然莫缃銮比他年少许多,可在他眼里,这个男人神通广大,这些时日以来拿出的灵药,令他自我感觉年轻不少。

  所以,他特意用“大师”称呼莫缃銮。

  “醉翁之意不在酒,”莫缃銮笑容阴柔,眉间的朱砂痣令他看起来格外艳美,“今夜宫宴,恐怕会是一场鸿门宴。”

  “鸿门宴?”杜太师震惊,“幕昔年那小子,竟敢对本太师动手吗?!那咱们该如何是好,要不,我称病不去?”

  莫缃銮侧目瞥向他,眼底流露出淡淡鄙夷。

  一国太师,早年或许也曾有雷霆万钧之势,只可惜爪牙老去,终究叫人轻视。

  他很快笑道:“是危险,却也是机缘。端看太师,能不能抓得住了……”

  他说话高深莫测,杜太师压根儿听不明白。

  暮色四合,雪城里处处灯火通明,夜市更是熙攘繁华。

  皇宫里,御花园张灯结彩,权贵满堂,觥筹交错,极为热闹。

  幕昔年坐在光影之中,龙案正对着一水之隔的戏台。

  ,

  念语稳重,

  昔年狡猾,

  鳐鳐……能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