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60章 一顿能吃掉小半缸米

第2160章 一顿能吃掉小半缸米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7:0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萧廷晟不怒反笑。

  他从腕间褪下一只红玉珠串,边细细把玩,边笑道:“若你杀了我,苏酒的毒,可该怎么办才好?”

  萧廷琛眯了眯眼,目光落在那串红玉珠上。

  这玩意儿,难道是小酒儿的解药?

  不等他想太多,萧廷晟已然把红玉珠串扔了过来。

  他勾唇,“最红的那颗珠子,拿回去煎煮三个时辰,再给你的乖乖小酒儿饮下,她身上的毒性自然会解除。”

  “本王为什么要信你?”

  “不信我,那你自个儿去天香引翻找翻找?”

  萧廷晟还想多说,可是余光注意到天香引,终是收回未说出口的话,身影倏然消失在原地。

  而萧廷琛皱眉,下意识盯向天香引的方向,只见那里火光冲天,分明是被人一把大火给烧了!

  想在里面翻找解药,怎么可能!

  他恶狠狠攥紧手中珠串。

  片刻后,他低头盯向那颗红玉珠,眼神极为复杂。

  ……

  魏化雨带着鳐鳐回宫之后,把她安置在承恩殿,自个儿换了身细软铠甲,骑上巨狼雪团子,带着他的亲卫快速赶赴宫外。

  鳐鳐独自站在宫檐下,琥珀色眼底情绪莫名。

  她不知道太子哥哥是要去做什么,他并未告知她。

  刚刚她想要询问,可太子哥哥仿佛压根儿没有时间与她说话,匆匆忙忙就走了。

  初夏的风带着一丝燥热。

  鳐鳐抬袖抹了抹额角,心情格外烦躁。

  她转身踏回承恩殿,独自在寝殿最深处的龙榻上坐了,发呆良久,忽而听见一道低沉嗓音:“公主殿下。”

  她惊诧抬头,从黑暗角落里步出的男人,长身玉立,身着深蓝儒衫,不是陈琅又是谁。

  “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皱眉。

  纤纤玉手,下意识地攥住枕头底下的剑柄。

  这是白鸟赠予她的宝剑。

  陈琅把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唇角噙起一抹轻笑,“我来此地,乃是为了与你告别。之前宫里发生的那些事,还望公主殿下勿要怪罪。”

  说着,还十分君子地对鳐鳐作了个揖。

  鳐鳐冷笑,“你分明一直都知道我是大周的公主,之前却屡次陷害我!到如今,却来装什么君子!都说魏北之人心思单纯,可是陈琅,你却是我见过最虚伪的人,你比中原的男人们都要虚伪!”

  陈琅对此评价无可无不可,只淡然一笑。

  他转身离开。

  踏出寝殿前,男人微微侧目,又道:“公主殿下如今的身份,应当令你相当困扰吧?”

  “与你何干?”

  “公主放心,大约过不了多久,皇上他就会为你恢复身份了。不过,那个时候,大约也是他对宋家宣战的开始。鬼市天香引,文脉陈家,武脉宋家,沙海魏隆……他魏化雨,究竟要对多少人宣战呢?我实在很期待。”

  男人微笑着,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鳐鳐听不大懂他在说什么,更不明白他在期待什么,只狠狠瞪他。

  “呵呵。”

  陈琅笑吟吟的,这下子是真的离开了。

  他很期待,在亡灵沙海与魏化雨相见的那一天。

  也很期待,他把这位大周公主纳入后院的那一天。

  会到来的吧,

  那一天?

  另一边。

  魏化雨带着人马,直奔陈家。

  他不想给陈家喘息逃走的时间,他要当机立断,趁着陈家以为他在对付天香引时,刺他们一招狠狠的回马枪!

  然而,

  少年的动作到底慢了些。

  他的铁骑团团包围了陈府,可惜只搜出一堆无用的东西,并几个管事仆人。

  至于陈家父子,早已不知去向!

  镂刻着曼珠沙华图案的头盔下,魏化雨俊脸冰冷,眼底隐隐浮现出令人害怕的狠戾。

  恰此时,风玄月不怕死地凑上来,“皇上,陈家父子不见啦!陈琅那条狐狸,也不知布了什么阵法,我就算动用阴阳秘法,也寻不见他们的踪影!怎么办?!”

  魏化雨摘下头盔抱在臂弯,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关城门,搜城!命吏部绘制他们的画像,快马送去所有通向北方的城池关隘,不准他们把这两人放行。”

  “得嘞!”

  身着深蓝道袍的少年,颠颠儿地去办了,一派狗腿模样。

  魏化雨瞥了眼他的背影。

  这厮名义上虽出自道门,却不止精通道家的奇门遁甲,甚至连失传的阴阳家术法,也有所涉猎。

  只可惜性情不定,说不定哪天就忽然闭关。

  一闭关,就是十天半月不理外事。

  于朝堂上的纷争,着实帮不到他什么大忙。

  他想着,瞥了眼被侍卫们从府邸里绑出来的那些管事小厮,差了旁人审讯,自个儿骑巨狼返回了皇宫。

  这些人对他而言,并无半点价值。

  有审讯的时间,还不如回宫与他家小公主神仙打架呢。

  等他回到承恩殿,瞧见鳐鳐跪坐在案几后,正面色不虞地用膳。

  他坐了,自个儿盛了满满一海碗米饭,“谁惹我家小公主生气了?瞧这脸儿黑的,都跟御膳房里的黑炭似的。”

  “你的脸才像黑炭!”

  鳐鳐没好气,伸脚踹了他一下。

  魏化雨受了,也不恼,含笑给她夹了个鸡腿。

  鳐鳐啃了半个鸡腿,才闷闷不乐道:“你走之后,陈琅来承恩殿了。”

  少年刨饭的动作顿住。

  “他说是来与我告别的,可我跟他又不相熟,我跟他还是仇人呢,有什么好道别的?再说,好端端的道什么别,我又不曾听说太子哥哥你把他贬谪去了旁的地方!”

  她兀自不开心。

  她很讨厌陈琅的,与那个虚伪的君子说话,能叫她恶心得连饭也吃不下。

  魏化雨狭眸里暗潮涌动。

  好一个陈琅,逃就逃吧,临走前却还偏要来招惹他家的小公主。

  是在挑衅他吗?

  他想象了一下陈琅与小公主独处的画面,却越想越恼,忍不住问道:“他可有对你动手动脚?”

  “那倒不曾……”

  她撇清了两人关系,魏化雨却还是有些醋。

  他的胃口突然就不好了。

  可再如何不好,仍旧借着那坛子醋意,吃了满满三大海碗米饭,还是拿锅铲压紧实的那种。

  魏北皇族食量大,他与鳐鳐用膳,双方心情皆都不错的时候,一顿能吃掉小半缸米的。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