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9章 他笑起来很甜

第2159章 他笑起来很甜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7:0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薄唇噙起微笑。

  他一手环住鳐鳐的纤腰,一手捧住她的手。

  鳐鳐掌心里的火球,随着他输送内劲,瞬间就膨胀数倍!

  炽热的火风迎面而来,令鳐鳐下意识闭上眼。

  “至于我家小公主的火焰,更是极为壮美,令朕心悦臣服……”

  少年尾音扬起。

  音未落地,无数火焰从他与鳐鳐的掌心溅射而出,如有生命般迸至天香引各个角落,竟点燃了这座华美奢贵的楼阁!

  原就侍立在大堂里的侍卫,更是直接拔刀,对天香引的人大开杀戒!

  四周喊杀声震天!

  鳐鳐猛然睁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周遭一切。

  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太子哥哥他怎么会突然下令屠戮这座楼阁?!

  她下意识望向对面香案后的少女,可那处空空如也,早已不见少女的身影!

  无数破风声响起,居然有身穿黑色劲装的暗卫,手持利刃凌空而来,同皇家侍卫们厮杀在一处!

  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天香引的势力,竟恐怖如斯!

  鳐鳐不解,“太子哥哥是因为这座楼阁的背后势力太过庞大,所以才想诛杀他们吗?可是太子哥哥刚刚明明说,若是赢了赌局,就让天香引撤出魏北,并没有说要诛杀他们……”

  她生性仁善,总觉性命十分贵重,不可随意杀戮,否则只会积攒报应。有损阴德。

  不等魏化雨说话,宋蝉衣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身姿高挑的少女,一袭红裙,俨然极欢喜四周的火焰与鲜血,连笑容也艳美几分,“我大魏以武治国,与其费心费劲儿地驱逐人,不如直接杀了来得干脆果断!魏化雨,今儿你的表现,没叫我失望。”

  魏化雨把鳐鳐搂在怀里,眼底皆是冷淡。

  他动手,

  可不是因为什么治国不治国。

  他不过是想到了与大齐皇子元湛的交易罢了!

  如今萧廷琛已经把天香引里的那位大祭司给引出去了,两厢厮杀,若他死了自然极好,可若是他反杀了大祭司……

  就得重新再想办法,另外杀了萧廷琛。

  而天香引内藏有苏酒的解药,他偏要一把火烧光这里,杀死这里所有人,叫萧廷琛拿不到解药。

  如此一来,那个男人怕是会疯掉。

  一个疯掉的男人,乃是极好对付的。

  等他杀了萧廷琛,完成与元湛的交易,就能从元湛手里拿到隶属大齐的五座大型岛屿,以及岛屿上多达千万的百姓。

  萧廷琛一颗脑袋换这些,难道不划算吗?

  少年眯了眯眼,唇角笑容冷淡。

  鳐鳐莫名胆寒,轻声唤道:“太子哥哥?”

  魏化雨搂着她纤腰的手收紧,抬步朝楼外而去,“这里危险得紧,我的小公主可不能呆久了。走,咱们回宫。”

  龙辇仍旧停在不远处。

  鳐鳐回头,担忧地望了眼这座火光四起的楼阁,虽担忧那位神秘少女,却更担心不知去向的苏酒,“太子哥哥,小酒她——”

  “苏酒已经被萧廷琛带回皇宫,小公主担心她作甚?有那心思,不如也关心关心我?”

  魏化雨说着,抱了她一道坐上龙辇。

  “呸,你有什么好关心的……皮肉那般糙,还能有谁伤了你不成!”

  魏化雨带着薄茧的手掌覆到她的肚子上,“我家小公主怎的这般蠢笨?我的意思是,让你尽快给我生个儿子!”

  强势霸道的话语,叫鳐鳐立即羞红了脸。

  她蹙眉,扬起小拳头捶了他一下,“不要脸!”

  另一边。

  萧廷琛早把苏酒藏到安全的地方。

  他独自奔走在鬼市的边缘。

  这里是一条漆黑而不知深浅的低下河流,包围着整座鬼市,河流之外,黢黑不见五指,因为太过黑暗的缘故,连灯火的光芒都无法渗透出去。

  萧廷琛独自立在一条破船上。

  他随意地披着件桔梗蓝绣银线大氅,手执暗紫描金细烟枪,于昏暗里徐徐吐出缥缈烟圈。

  目之所及,是那个由远而近的黑点。

  黑点轻功卓绝,在视野中逐渐清晰起来。

  正是天香引里那位神秘大祭司。

  萧廷琛嫣红唇角微微勾起,“在大齐时,曾与大祭司打过数次交道,只是每每无疾而终。今日,似乎可以做个了断了。”

  萧廷晟足尖点地,在破船另一端驻足。

  他双手负于身后,仍戴着宽大的黑色兜帽。

  兜帽下微翘的薄唇,分明与萧廷琛一模一样。

  他嗓音温和:“雍王殿下若是杀了我,你今儿同样走不出鬼市,你信是不信?”

  萧廷琛把玩着细烟枪,没说话。

  “我不与你绕弯子,我只告诉你一句,魏化雨勾结大齐元湛,欲要用你的项上人头,换取大齐五座岛屿。此外,今日鬼市一局,他谋算得点滴不漏,杀你,灭天香引,顺蔓摸瓜消灭陈家。一箭三雕,完美无缺。他虽只有十九岁,心计却相当缜密。”

  萧廷晟从兜帽底下,凝视着眼前这唇红齿白的少年。

  这是他的同胞弟弟。

  虽然不曾相认,可这么多年,他从不曾停止悄悄去探望他,从不曾停止去思念他。

  他很爱这个弟弟。

  所以,他恨不得把这些尔虞我诈我的道理,一点点掰碎开,细细地告知他,教导他。

  虽然,

  这位弟弟或许并不需要他的教导。

  萧廷琛抽着烟。

  他思考时就喜欢抽烟。

  一篓烟草一篓烟草地抽,很凶。

  烟雾渐浓,他那张清丽秀致的面庞隐在烟雾后,影影绰绰,眼底神色更是无法叫人看得分明。

  过了好半晌,他才淡淡道:“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谁。你姓萧,魏化雨称呼你萧五。难道,你也在族中排行第五?还是说……”

  少年抬眸。

  桃花眼底,皆是浓浓的薄凉与嘲讽。

  “还是说,你就是我那位失散多年的同胞哥哥?”

  他沉吟半晌,又笑道:“若果真如此,那我不只要杀了你,我还要把你抛尸他国荒野,让你永远无法返回故土。”

  他笑起来很是清秀好看,颊边酒窝深深,甜得仿佛盛了蜜糖。

  可那轻飘飘的话里,却含着刻骨恨意。

  令人害怕。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