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8章 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第2158章 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5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两张长案被侍卫们抬进大堂。

  无数味事先准备好的香粉,被盛在一个个白瓷小碗里,井然有序地放置在长案上。

  两盏香炉置于长案中央,正对面而立。

  鳐鳐平静地站到了香案后。

  她抬眸,只见那位神秘少女同样准备就绪。

  宋蝉衣的兄长宋问也到了现场,他站在宋蝉衣背后,皱眉道:“这斗香,要怎么个斗法?看谁调的香粉更香吗?”

  宋蝉衣涂着鲜红丹蔻的指甲,慢条斯理地轻抚过红纱长裙。

  她轻笑着抬起纤纤玉手,慢慢吹了口指甲,“斗香斗诗,皆是斯文人的玩法,咱们这种蛮地之人,如何欣赏得了?”

  说话间,余光瞥向魏化雨,笑问道:“您说是不是,皇上?”

  宋问挑眉。

  清晰地意识到,他妹妹这话,乃是在暗示魏化雨他的身份。

  他是魏北的皇帝,而魏北常常被中原人称作未开化的蛮夷之地。

  他与魏文鳐,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可惜,狭眸如刀的少年,气度凛冽,连余光都不曾给他妹妹,只淡淡道:“欣赏不了,是皇后太蠢的缘故,与斯文不斯文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朕欣赏美色就足够了。”

  宋蝉衣咬牙。

  这个男人……

  简直可恶!

  而此时,神秘少女的四周已隐隐萦绕出无数股内劲。

  它们仿佛带着浅淡透明的竹青色,随着它们的出现,三十六只白瓷小碗里的香粉恍若有生命般轻盈跃起。

  颜色各异的香粉,被内劲携裹,却因为主人的强大,而根本不曾胡乱融合到一处。

  在座众人神情各异。

  能够把内劲分为三十六道,分别控制三十六味香粉,这是相当困难的事,即便功夫高深的武夫,也未必能做到!

  可见这位天香引的姑娘,本事通天!

  香案后,少女那双剪水秋眸透着凉意,双指掐诀,道了声“落”!

  香粉们立即朝香炉落去,天女散花似的好看!

  袅袅云雾,自青瓷香炉中升腾而起。

  端坐大堂的众人,逐渐嗅闻到淡淡的竹香。

  甚至,他们恍惚看见自己置身于竹林幻境里!

  四季常青的翠竹,一瞬间枯黄,一瞬间茂盛,春去秋来,逐渐为淡金黄菊取代。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然则传说终究只是传说,万物有灵,万物有序,生老病死,皆是自然,无可违逆。”

  少女的眼底现出一抹复杂情绪。

  有凉薄,

  却也有温柔。

  香雾渐浓,在半空中汇聚成大若祥云的雾团,如同春花秋月最灿烂的那一刹那。

  “花开荼蘼,愿于最灿烂时凋零死去……”少女抬眸看向鳐鳐,“这就是我的香道。”

  鳐鳐闭了闭眼。

  少女调出来的香虽则好闻,可后劲却有股难以言喻的清冷凉意,萦绕在人的心底,叫人非常不舒服。

  至于她的香道,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芳华正好的女孩儿该有的。

  她悲观,绝望,甚至无时无刻都充满着哀伤。

  这位天香引的大小姐,究竟经历过什么?

  鳐鳐深呼吸后,缓慢抬手。

  瓷白纤细的素手,唯指尖一点淡粉,晶莹剔透,格外娇嫩。

  随着她抬手,各式香药立即从瓷白小碗中蒸腾而起!

  同样是三十六味!

  宋蝉衣眯了眯眼。

  她怎么不知道,魏文鳐居然还有这等本事?

  很快,厅堂里再度发生令她惊讶之事。

  只见那些香药在半空中快速交互融合,鳐鳐则垂眸,伸手从香炉的火炭里,托出半点儿火苗。

  淡金色的火焰,顺着她的指尖滑落到掌心,逐渐燃烧成火球。

  “落!”

  她娇呼一声。

  凝结成粉球状的香药,瞬间落至火焰上方!

  随着香雾蒸腾开,众人看见无数游鱼出现在半空中,摇曳着宽大鱼尾,悠游自地朝前游荡。

  “我的名字取自《山海经》,文鳐,是一种会在夜里飞行的鱼。这是我一位皇叔叔为我取的名字,寓意着自由与快乐。”

  鳐鳐仰起娇艳小脸注视着空中游鱼,琥珀色瞳眸里满是憧憬与欢喜,“我不知晓你为何伤春悲秋,但我知道,这个年纪的姑娘,不该多愁善感。”

  “你是在开导我吗?可我与你,乃是仇敌。”

  戴着面纱的少女直言。

  鳐鳐望向她,微微一笑,“仇敌也好,朋友也罢,你既要与我以香论道,那此时此刻咱们就是知己。既是知己,自然少不了关切。这,就是我的香道。”

  少女蹙了蹙黛青眉尖。

  她的香道着力于虚无缥缈处,可眼前这女孩儿的香道,却实打实地关心着周围的人。

  她抛去了那些虚无缥缈的大道理,却选择作为人而活着。

  这一刹那,少女眼中若有神采。

  只是下一瞬,却又湮灭于无形。

  魏文鳐,她有作为人而活着的资本。

  可她,

  没有!

  她活着就会不停犯下罪孽,她有愧于世间,有愧于苍生,她的存在,天香引的存在,本来就是个错误!

  场边,宋蝉衣呷了口茶。

  宋问挑眉,“这一局,如何分出胜负?那些个香香粉粉,我闻着都怪香的,莫非需要咱们投票挑个更好闻的出来?然后票数最多者,算是获胜?”

  宋蝉衣呷了口茶,不忘白他一眼。

  她放下茶盏,不屑道:“虽则不愿承认,但我认为还是魏文鳐更胜一筹。天香引那丫头说的是什么玩意儿,什么大葱不大葱的,我只知大葱是拿来炒菜的,怎么它就活了八千岁?!反正我是压根听不懂的。魏文鳐那番话,好歹我还能听明白个大概。”

  魏北人不好诗书,讲究以武治国。

  宋蝉衣虽学识不错,可也仅仅是在魏北人里面算得上不错。

  她与宋问的对话乃是压低声音说的。

  此时厅堂内,仍旧一片寂静。

  所有人皆都若有所思,这次斗香谁胜谁负,每人心中皆有不同计较。

  落针可闻的安静里,魏化雨缓慢地拍了拍手掌。

  他起身,踩着利落地牛皮长靴,走到鳐鳐身侧,“这次以香论道,二位各有风采,令朕大开眼界。”

  狭长如刀的漆眸,含着几许笑意瞥向对面的少女,“大小姐的万物有灵、万物有序,说得相当在理,令朕的心境豁然开朗,想必将来能在武道上更进一步。至于我家小公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