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7章 本宫不死,尔等皆是蝼蚁!

第2157章 本宫不死,尔等皆是蝼蚁!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5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哼。”

  宋蝉衣轻哼,侧目瞥向她,“战场上,不讲究点到即止。你的本事不错,值得你为之骄傲。只可惜,本宫比你更骄傲,比你更有骄傲的资本!”

  她用红带结着高高的马尾。

  说话间,红唇张扬,眼尾两抹云霞似的丹砂红斜飞入鬓,越发衬得少女英姿飒爽,倾国倾城。

  “另外……”

  她忽然冷笑。

  她转身,缓步走到红裳身边。

  带着薄茧的玉白手掌伸出。

  下一瞬,她竟然用内劲生生震碎了红裳的衣裙!

  大堂里静得诡异。

  宋蝉衣慢慢抬起白嫩下颌,凤眼中皆是骄傲,“没有女人可以在本宫面前穿正红衣裳。正红,只有本宫有资格穿!本宫不死,尔等皆是蝼蚁!”

  四周落针可闻。

  所有男人望向宋蝉衣的目光,再无刚刚的垂涎惊艳。

  有的,

  只是浓浓的畏惧。

  魏化雨瞥向鳐鳐。

  他很想瞧瞧,他家小公主可有被这女人的气势吓到。

  然而并没有……

  他家小公主不仅没被吓到,反而眼底皆是惊艳!

  甚至,还有崇敬!

  少年无奈一笑。

  落针可闻的寂静里,还是萧廷晟淡淡道:“还不扶你们姑娘下去?”

  被吓呆的侍女回过神,急忙拿外裳替红裳裹住身子,哆哆嗦嗦地退了下去。

  萧廷晟嫣红薄唇噙起些许笑意,“没想到大周公主竟还有这般好的剑术,真叫在下钦佩,怪不得自打公主踏进来,魏帝的视线就始终落在你身上呢。”

  正悠闲吃茶的魏化雨,差点儿呛住。

  幸好,鳐鳐并未注意听这些话。

  他抬起漆眸,眼神复杂地盯向萧廷晟。

  这厮究竟是谁,话里话外暗箭伤人、挑拨离间的本事,怎的与萧廷琛那尘垢秕糠的东西一般德性?!

  他没往深处想,只含笑道:“怎的,大祭司可是嫉妒朕坐拥佳丽?朕若没记错,大祭司似乎也有心仪的姑娘。”

  “是吗?”

  萧廷晟笑容玩味,淡漠地把玩着茶盏。

  “当初我等俱在镐京城时,萧公子不是曾称呼一名姑娘为大小姐吗?想来,她便是天香引正正经经的少主子了……”魏化雨望了眼天香引最高的楼阁,“最后一轮比试,不如请大小姐亲自上场?”

  楼阁之上,隐隐有清泠泠的古琴音传来。

  却并不见有人答话。

  魏化雨始终含笑,“这最后一轮,若朕这边赢了,朕要你们天香引即刻搬离魏北。萧公子,敢是不敢赌?”

  萧廷晟指关节轻轻敲击着花几。

  他瞥向萧廷琛。

  却见他的座位上空空如也,并无半个人影。

  他竟离开了吗?

  一同不见的,还有他的未来弟媳妇苏酒。

  黑色兜帽下,少年眼底神色变幻。

  若他弟弟单独离开,自然不能说明什么。

  但连苏酒也离开的话……

  他弟弟把苏酒当成了命,绝无可能令她涉险。

  除非接下来天香引中会发生什么危险之事,他担忧伤害到他的宝贝小酒儿,因此才在半途中带人离开。

  他正细细分析,魏化雨的声音再度响起:“萧公子,你敢不敢赌?”

  “抱歉,赌不赌是大小姐的选择,我无权过问。”

  萧廷晟微笑,推磨似的把问题给推开了。

  楼阁之上,原本若隐若现的古琴音似乎更清晰了些。

  萧廷晟原本弯起的嫣红唇瓣,随着琴音越发清晰,而逐渐失去弧度。

  唇线冷硬,连他周身的气度,也由漫不经心而变得冷冽迫人。

  因为他从大小姐的琴音里,听见了浓浓的叹息与悲哀。

  还夹杂着,对兄弟感情的喟叹。

  她在用琴音告诉他,马上去追弟弟。

  否则,会后悔不及。

  萧廷晟端坐着。

  握紧发白的指节,暴露了他此时挣扎的心。

  若是去见阿琛,那么他就不能看顾天香引,就不能看顾楼上那个蠢女人。

  可若是不去……

  万一他和蠢女人死在这里,此生,他便再没有与弟弟相见相认的机会。

  琴音陡然拔高。

  如同华美的玉帛被撕碎,如同极品的羊脂美玉四分五裂。

  萧廷晟深深闭了闭眼。

  他终于没再犹豫。

  旁边坐着的管事正战战兢兢擦汗呢,一转眼就瞧见身侧的大祭司不见踪影了!

  他慌张四顾,天香引内全然没有他的影子!

  魏化雨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

  深邃英俊的面庞,透着不动声色的冷淡。

  只那漆眸眼底,却划过冷笑。

  他与萧廷琛的计划,成功一半了。

  狭眸如刀的少年,悠闲地又呷了口茶,“大小姐敢不敢赌,倒是说句话啊。”

  琴音袅袅中,终于传来那位少女的声音:

  “这场赌局,规则是魏帝定下的。平等起见,不知可否容小女子决定赌什么内容?”

  她的嗓音偏于清冷,但与君佑姬的冷若冰霜不同,其中反而含着些许温雅。

  如同秋日里的潇潇竹木,又如同霜雪初晨时菊花悄然怒放的声音。

  叫所有人都无法自抑地想象,那楼阁里端做抚琴的,究竟是怎样一位风华绝代的少女。

  魏化雨本着君子风度,不曾逼她过狠,只笑道:“大小姐想比什么?”

  格外温柔的语调,引来身侧鳐鳐与宋蝉衣的共同侧目。

  水火不容的两位姑娘,此时心里想法竟是出奇的一致: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魏化雨更甚!

  琴音雅致。

  楼阁之上,少女尾音徐徐:“就比……斗香……”

  话音落地的刹那,有美人身着华贵锦衣,怀抱古琴,自楼阁翩跹而来。

  她赤着玉足,落地时裙裾飞扬,可以叫人窥见脚趾圆润粉嫩,一重重裙裾下时隐时现的小腿嫩藕似的白皙纤细,骨肉匀停,美得不像话。

  地面,早有侍女恭敬地为她铺好方形红毯。

  玉足轻点在红毯上。

  飞扬的宽袖、裙裾与鸦色漆发缓慢落下。

  她把古琴交予侍女。

  虽则戴了轻纱,可那一双剪水秋眸,却仍旧令人惊艳窒息。

  她转向宋蝉衣。

  不过须臾,那审视的目光就转向了鳐鳐。

  她抬起白如凝脂的纤纤玉手指向鳐鳐,“我要与你比。”

  宋蝉衣斜睨了眼鳐鳐,嗤笑出声,却不曾阻止。

  反正她也不懂那些个香香粉粉。

  而鳐鳐仍旧端坐着。

  清丽的面容上,并无讶色。

  ,

  霸道的蝉蝉,好稀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