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6章 宋蝉衣的骄傲(2)

第2156章 宋蝉衣的骄傲(2)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0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5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在三丈开外的地方站定,微笑着朝魏化雨拱手,“小女子红裳,愿为陛下献一场剑舞。只是不知陛下的皇宫里,可有姑娘敢与小女子共舞?毕竟,一个人的剑舞,未必太过无趣。”

  她高束马尾,说话时嗓音清脆,可见是个行动凌厉之人。

  魏化雨瞥了眼她手中所持长剑。

  魏北有名剑榜,这个女人手中所持长剑,正是榜上排名第十一位的轻羽。

  可见,此女武艺不凡。

  所谓剑舞,大约只是厮杀。

  “太子哥哥,我——”

  鳐鳐正兴致勃勃欲要上场,魏化雨却抬手打断她的话。

  “你不是她的对手。”

  少年嗓音低沉,带着罕见的认真。

  鳐鳐不忿,“太子哥哥,你未免太看不起我了!从前我在镐京时,好歹也跟着剑术大师学习过几个月的剑术呢!”

  魏化雨嗤笑。

  不过看在她是自家小公主的份上,他不曾出言嘲讽。

  余光扫视过身后阴影处的暗卫,剑眉微不可察地蹙了蹙,最后落在锦瞳身上。

  锦瞳已然会意。

  身着宫裙的少女,慢条斯理地用丝带绑缚好宽袖,又将披散在腰间的长发利落挽起。

  素来温婉柔和的面庞,逐渐弥漫出决绝冷厉之色。

  她与妹妹自幼跟随主子,乃是主子从所有暗卫里挑选出来的。

  她们的武功,比一般暗卫还要高出许多。

  由她来对付天香引的红裳,正好。

  葱般的玉手放到腰间,她缓慢抽出腰间长剑。

  而红裳注意到她的动作,轻蔑一笑,轻羽剑忽然脱手而出!

  众人只听得铿然一声响,轻羽仿佛若有魂灵生命,竟直接斩断了锦瞳的长剑!

  锦瞳仍旧握着剑柄。

  秀美白皙的面庞上,神情变幻,最终归于愤怒。

  这个女人,在侮辱她!

  红裳笑容妩媚,朝前迈出一步。

  因为她所穿长裙开衩很高的缘故,这么迈步,便能叫人清晰地欣赏到她雪白圆润的修长玉腿。

  脚上踩着双鹿皮长靴,长靴过高的鞋跟,越发衬托得她身量高挑窈窕。

  她抬手接住飞回来的轻羽,另一只手扶了扶云髻上的金步摇,“大魏宫中,便没有一把像样的剑吗?魏帝派这样的货色来对付小女子,乃是对小女子的轻视呢。”

  魏化雨挑眉。

  骨节分明的手,轻捻着鳐鳐的指尖。

  这是他思考时才会有的小动作。

  良久后,少年微微一笑,正欲放弃这一局论剑,忽有太监的唱喏声自天香引外响起:

  “皇后娘娘驾到——”

  堂中众人俱是一愣。

  鳐鳐望向门口,果然瞧见宋蝉衣扶着杏儿的手,正缓步踏进门槛。

  少女仍旧顶着那张人皮面具,只唇角却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周身气度冷若冰霜,与她全然不同。

  “臣妾来迟,皇上勿要怪罪。”

  宋蝉衣散漫地朝魏化雨福了福身。

  魏化雨眯了眯眼。

  宋蝉衣今日上身着正红箭袖劲装,腰间利落地系着条皮革腰带。

  牡丹红纱裙曳地,半透的纱裙里,隐约可见少女穿着极紧的皮裤,一如那些游牧民族中最优秀的骑手。

  她踩着一双过膝牛皮靴。

  鞋跟比红裳的还要高,越发衬得她的腿修长劲瘦。

  而皮裤包裹下的线条极完美,半点儿赘肉也无,可见少女平日里,究竟是怎样锤炼过这幅躯体,才有了今日的身段。

  四周臣子与侍卫们虽则不敢僭越,可美色当前,仍旧忍不住地朝宋蝉衣那双大长腿瞟。

  他们皇后娘娘的腿,比红裳的还要好看呢。

  鳐鳐瞧见魏化雨正看得津津有味,忍不住狠狠掐了下他的手。

  “吃醋了?”

  少年轻笑。

  “哼!”

  鳐鳐没好气地把头扭到旁边。

  宋蝉衣却懒得搭理他们俩的小动作,一双偏于凌厉的杏眸,只定定盯着对面的红裳。

  于她而言,她想要魏北强盛。

  强盛到,

  如同数百年前的大周那般,

  万国来朝!

  可如今,一个小小天香引都敢不把皇权放在眼里,她宋蝉衣又如何能忍?!

  少女红唇勾起一抹残酷笑容。

  玉白的手,骨节分明,指腹和掌心带着习武之人才会有的薄茧。

  她握住腰间挎着的长剑,缓慢拔了出来。

  惊鸿。

  “她用的剑,是惊鸿!”

  有人惊呼。

  惊鸿剑在剑榜上排名第六,也难怪旁人会惊讶。

  “可惊鸿剑不是在宋家吗?怎的如今又在……皇后娘娘手中……”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令宋蝉衣相当不悦。

  少女剑指红裳。

  不曾有多余的言语,不曾有半分的拖泥带水,她整个人如同一捧正红色云烟,倏然消失在原地!

  红裳面色微凛。

  剑刃携裹着空气,带着啸天的雷霆之势而来!

  天香引中赫赫有名的女剑客,不知怎的,在面对这个魏北皇后时,忽然有些胆怯。

  那是来自对强大敌人天生的恐惧,无需交战,便已知自己将落於下风!

  这样的压迫感,她只有在大小姐和大祭司身上感受过!

  红裳咬牙。

  她知道她不能输。

  少女调动身体里所有的真气,把它们汇聚在剑刃上,不顾一切地迎向宋蝉衣!

  大堂中的众人,只看见空中两抹红色争斗得厉害,却因为她们速度太快的缘故,而无法看清楚她们的具体动作。

  不过简单二十招,宋蝉衣玉白小脸毫无表情,从空中跃然落地。

  她收剑入鞘。

  侧脸冷若冰雪。

  身后,

  只听得一声“哐当”。

  那把在剑榜上排名第十一的轻羽,竟应声折断!

  剑身上原本附着的灵气消弭无踪,它如同半截破铜烂铁般掉落在地。

  而它的主人,身形只在半空中顿了一瞬,就以摧枯拉朽之势,猛然倒撞向天香引的楼阁!

  她生生把楼阁撞出一个窟窿,等侍女们匆匆忙忙去把她扶起来时,众人只瞧见这位美艳而骄傲的女剑客,竟是黑发全白!

  她憔悴地吐出大口污血,一双眼不可置信地盯着宋蝉衣的背影。

  她自幼就被卖入天香引,一直苦练剑术,直到如今二十二岁才算是大成。

  却没想到,二十年的努力,却敌不过这个女人的短短二十招!

  而这个女人着实阴毒,她甚至用内力震碎了她的丹田!

  丹田破碎,她将形同废人!

  她又咯出一口血,沙哑的嗓音带着不忿道:“点到为止的论剑,皇后娘娘这般行为,是否太过分了些?”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