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5章 宋蝉衣的骄傲(1)

第2155章 宋蝉衣的骄傲(1)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5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垂纱袅袅。

  美人折腰,自是风华无限。

  一舞毕,两名侍婢揭开帷幕。

  大堂里的众多男子几乎是直着眼睛看过去的,在瞧见美人的容貌后,皆都呼吸一滞。

  这美人肌肤凝雪,虽说容貌并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艳,却胜在常年习武,周身自有股勾人的娇媚气质。

  与男人而言,这股子娇媚乃是极为致命的。

  她行至大堂中央,袅袅娜娜地朝众人福身,“赵三娘有礼了。”

  就连声音,也透着十足十的媚意。

  萧廷晟靠坐在大椅上,指关节慵懒地敲击着扶手,嫣红薄唇不以为意地勾起,“魏帝以为,如何?”

  魏化雨挑了挑眉,“虽说舞姿极佳,奈何风尘气过浓。于贵族而言,实在上不得大台面。”

  话音落地,赵三娘冷笑道:“那么,不知皇上平日里欣赏的都是何等端庄的舞蹈?可否让奴家长长见识?”

  她是不服的。

  魏北这边所有的舞艺大师,几乎全部出自她的门下。

  还有谁,

  比她的舞跳得更好?!

  魏化雨托腮,狭长如刀的漆眸含着几许笑意,直勾勾盯向萧廷琛。

  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只端坐吃茶,仿佛未曾瞧见他的目光。

  旁边的鳐鳐甚是疑惑。

  好好的,她家太子哥哥怎的却盯着这位大齐雍王?

  难道,大齐雍王善舞?

  可这雍王一副狐狸相,看着就不像是会跳舞的人,说是小酒会,她还有些相信。

  正迟疑间,她瞧见小酒看了她一眼。

  很快,小酒站起身,盈盈走到大堂中央。

  身姿纤细娇弱的姑娘,身着霜白交领宽袖宫裙,三指宽的鹅黄缎面腰带,把她的身段勾勒得不盈一握。

  她如同春风里娇嫩嫩的小花,往那儿一站,弱柳扶风似的好看。

  虽则有些姑娘也是如此,可到底显得装模作样以致惹人厌恶,但小酒不一样,小酒的娇弱美艳,乃是从骨子里透出的。

  她朝赵三娘福了福,嗓音甜美宛若春日黄莺,“小女子苏酒,想请三娘指教。”

  赵三娘打量她几眼,慢慢退至大堂一侧,把空地留给了她。

  坐在珠帘后的乐师,很快弹起古琴。

  一曲《西洲》,悠悠而起。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这是江南的曲儿。

  而苏酒跳的,也恰是南方姑娘采莲时才会跳的舞蹈。

  这种舞蹈稀松平常,只有夏日里许多姑娘身穿彩衣在荷塘边一起跳,才会格外吸睛好看。

  可苏酒一个人,竟也能舞出那种极具芳华的感觉!

  如同莲花,

  刹那盛开,

  刹那湮灭……

  虽是舞蹈,却尽显莲华,从采莲之姿幻化出古时佛理,在欣赏美的同时,却又难以自抑地思考人生悲欢喜乐。

  她的舞,

  仿佛会说话。

  鳐鳐望向四周。

  那些臭男人,一双双眼仿佛被水洗过,刚刚的欲望尽皆消弭无踪,只剩下深深的崇敬与深思。

  就连魏化雨,都眉尖轻蹙,盯着苏酒的舞蹈,似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

  鳐鳐笑了笑。

  这一局,天香引落败已是板上钉钉之事。

  正想着,苏酒的舞蹈已到尾声。

  萧廷晟第一个鼓掌,赞道:“苏姑娘这支舞,果然独具匠心,在下敬佩。三娘。”

  赵三娘上前,真诚地朝苏酒福了福身,“苏姑娘,小女子认输。”

  “承让!”

  苏酒温婉地回她一礼,退到了座位上。

  四周之人谈论起这支采莲舞时,鳐鳐忍不住拽了拽魏化雨的宽袖,“太子哥哥刚刚为何在看雍王?难道雍王的舞,比小酒跳得还要好吗?”

  大魏以北的地方,百姓们多从事游牧,所以那里的男儿皆擅长舞蹈。

  可是鳐鳐没想到,这大齐的雍王,竟也会跳舞。

  魏化雨笑了笑,“非也。我刚刚看他,不过是想问他借人罢了。”

  “太子哥哥是想借小酒?”

  “正是。不过那厮小气,不肯叫他女人上场献舞。还是我的小公主面子大,这苏酒出头,乃是因为想帮你呢。”

  鳐鳐心中一暖,又好奇问道:“那太子哥哥如何知晓小酒善舞?”

  “小公主莫非忘了?凡天下事,玄月门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苏酒是齐国举足轻重的女人,我自然得细细调查她。更何况习舞之人,行走举止间与常人总有些微不同,小公主仔细观察便能知晓。”

  少年狭长如刀的漆眸盛着自信。

  端坐的姿态,如同笔直的楠木松竹。

  那种气度,乃是魏北的男儿才会有的英朗果决。

  鳐鳐盯着他的侧脸,琥珀色眼眸中难掩欣赏。

  少年似是注意到她的目光,斜睨向她道:“啧,大庭广众之下,小公主流露出这般爱慕的眼神,怕是有伤风化。好歹,你作为姑娘家也该含蓄点儿不是?”

  鳐鳐好容易对他积聚的一点儿好感,瞬间烟消云散。

  她气鼓鼓地噘嘴。

  这厮惯是这般脾性,真是叫人生气!

  正不高兴时,魏化雨忽然执了她的手。

  他的手心温暖而干燥。

  仿佛能够抚平她所有的情绪。

  魏化雨捻了捻鳐鳐的玉手,又含笑瞥向萧廷晟,“朕久闻天香引大名,虽则赵三娘输了,可朕总觉得,萧公子似是还藏了好些什么美人。不如一道拿出来,让朕欣赏一番?”

  “既陛下相邀,在下岂有拒绝的道理?”

  萧廷晟嗓音慵懒,随手打了个响指。

  众人只听得簌簌风声响起。

  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红衣的姑娘,从天香引顶楼飞速掠下!

  她的速度如此之快,仿佛是一支红色穿云箭!

  而她手持利剑,以头朝下的姿态穿破空气,刺向魏化雨的发心!

  利剑剑刃,正对着魏化雨的脑袋!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排列在两侧的禁卫军,甚至立刻拈弓搭箭,欲要将她射落。

  就连鳐鳐也忍不住站起身,下意识想要扑向魏化雨。

  可端坐着的少年,英俊深邃的面庞上,却仍旧噙着一抹淡笑。

  他抬手,示意所有人不许乱来。

  剑刃停在距离他发冠半寸以外的地方。

  闪烁着寒芒,

  摄人至极。

  下一瞬,红衣女子陡然翻身落地。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