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4章 犯贱

第2154章 犯贱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2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幕昔年身着月白龙袍,侧身而立。

  他缓缓抬起头,伸手轻抚过一根横斜枝桠。

  他的手纤细修长、骨节分明,白腻干净得仿佛透明。

  纤长指甲带着淡粉琉色,轻轻掐下一朵冰花。

  他斜睨向冯铢,“爱卿受了内伤?”

  冯铢不语。

  “劳你为朕的小内侍出头……只是,你挡下莫缃銮那一击,就等于背叛杜恒。被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你,应当比任何人都还要了解他。他会如何对付叛徒,无需朕多言。”

  细雪伶仃。

  簌簌飘落在皇宫之上。

  冯铢静立良久,直到双肩都落满了雪,才哑声道:“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臣自始至终,效忠的只有皇上!”

  幕昔年缓步走到他面前。

  他把掐下的冰花放到他的发髻上,笑道:“冯相果然是聪明人。只是今后,只许对朕一人忠诚。否则,朕的手段,会比杜恒和莫缃銮残酷一百倍。”

  冯铢沉默着用力抱了抱拳,以此表达自己的忠心。

  幕昔年转身,乘漫天落雪,朝皇宫深处而去,“雪夜路滑,朕已派亲卫护卿周全。想来豺狼虎豹、魑魅魍魉,当无法对卿如何。”

  若有所指的话,令冯铢愈发对这位小皇帝刮目相看。

  原以为不过是颗中看不中用的棋子,没料到这棋子,竟也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时候……

  他转身欲要出宫,尚未踏出几步,就听得背后有杂乱的脚步声追来。

  回过头,就瞧见来人正是南宫墨。

  少年来得匆忙,喘着气儿在他跟前停了。

  细雪弥漫,他穿着统一的浅蓝色内侍服制,越发衬得肌肤白细,姿容清秀。

  这么着急喘气的时候,细小雾团从嫣红唇瓣中呵出,别有一番美态。

  冯铢瞧着,面无表情地眯了眯眼。

  南宫墨小心翼翼从宽袖中掏出一只镂花银手炉,“你无论去到何处都惯爱骑马,从不知乘坐暖轿。可晚间天寒,很容易就冻着了。这手炉你且拿着,揣在怀里也好,放在宽袖里也罢,总能叫你暖和些。”

  冯铢冷声:“南宫墨,你是不是有病?!”

  南宫墨诧异抬头,湿润清澈的眼眸,满是不解。

  “你父亲害死我爹娘,而我为了报仇,也逼死了你父亲。隔着深仇大恨的我们,乃是仇家!仇家,你到底懂不懂?!”

  冯铢吼完,朱红宫巷里安安静静。

  甚至静得能听见落雪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墨忽然笑了笑。

  他生得清秀漂亮,这么笑起来时,双眼弯成了月牙儿,十分讨喜。

  “我当是什么大事……相爷大约不知道,父亲临终前,曾与我说过,他承认是他利益熏心害死相爷的爹娘,多年来,他亦觉十分后悔。他说他不恨你揭发他的罪行,因为每个人犯了错,都应该受到制裁。”

  少年眼中浮现出一抹看透人世的无奈,“相爷,父辈的恩怨已经过去,我不恨你,因为你曾是与我一起长大的大哥……我这个人,最是心软,也最念旧情……大哥,我总是盼着,咱们还能恢复从前的关系呢!”

  他说完,朝冯铢笑了笑。

  纤细的手,再度呈上暖炉。

  冯铢眼圈发红。

  他盯紧了少年,一字一顿:“在我看来,所有的恩怨,都不可能一笔勾销。南宫墨,你欠我的,可是多得很!”

  “那我就努力还到大哥满意为止!”

  “犯贱!”

  冯铢冷声,抬手就打翻了那只暖炉。

  滚烫的炭掉落在南宫墨身上,把那身崭新的袄子烧出好几个窟窿。

  少年“嘶”了声,强忍着木炭灼烧皮肤的疼痛,怔怔望着跟前高大的男人,愣是没敢说话。

  冯铢不曾看他一眼,冷着脸转身走开。

  大雪弥漫。

  南宫墨静静站在雪地里,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越走越远。

  直到男人的身影在雪雾中化作黑点,他才轻轻叹了口气。

  那个人,

  大约终究是,

  遥不可及了。

  ……

  北幕大雪纷飞。

  遥远的魏北,却正是鸟语莺啼的暮春。

  只是位于地下深处的鬼市里,却是不见鸟语花香的。

  魏化雨携鳐鳐下了龙辇,似笑非笑地踏进天香引,“自镐京城一别,萧公子别来无恙。”

  萧廷晟步履散漫,跟在他身后两步的位置,瞥了眼鳐鳐的侧脸,笑语嫣然,“听闻皇上迎娶了大周公主,我瞧着你们夫妻感情似是极好,真是可喜可贺啊。”

  魏化雨微微一笑,没接话。

  大堂中早备好了座位。

  他与鳐鳐落座后,淡淡道:“天香引乃是天下有名的清馆,听闻其中美人如云,更兼多才多艺,不知朕今日,可能长些见识?”

  萧廷晟同样撩袍落座。

  他没及时搭理魏化雨,目光先望向不远处的萧廷琛。

  这位同胞而生的弟弟,至今大约仍不知道他的存在。

  瞧着坐姿懒散,倒是与他有些相像。

  而他身边那位姑娘……

  应就是苏酒。

  他的未来弟媳。

  兜帽下的双眼,盛满了旁人难以窥见的温柔。

  魏化雨见他不搭理自己,却只盯着萧廷琛看,不觉皱眉,“萧公子?”

  “嗯?”萧廷晟回过神,唇畔漾开笑意,“虽说美人如花隔云端,可皇上既要欣赏,我天香引还是能拿得出几位的。”

  “朕眼光甚高,唯有我家风儿这般容貌的,方能入我的眼。”

  魏化雨轻笑着,捻了捻鳐鳐的玉手。

  萧廷晟看了眼鳐鳐,不以为意地打了个响指。

  缥缈乐声,徐徐响起。

  一道垂纱缓慢自大堂落下,因为光影的作用,垂纱后清晰倒映出一位窈窕美人。

  她随着乐曲而舞。

  尽管不曾露出真容,可舞姿却极其撩人,再加上原就出众的身段,折腰间越发勾人娇媚。

  叫大堂里的男人们,几乎看直了眼。

  萧廷晟饮了口茶,笑道:“美人在骨不在皮,所谓美人,应当琴棋书画样样俱全,如此才能培养气度。而舞技,则更应该是女子的基本功。

  “此女乃是我天香引最优秀的舞姬,魏北所有教授舞艺的先生,皆出自她的调教。皇上以为,如何?”

  魏化雨捻着腰间玉佩,并不接话。

  若他说只是寻常,那么这萧五必定会请他拿出更好的舞姬。

  可偏偏,他素来反对铺张奢靡,因此宫中教坊司里只养了几个寻常舞姬,与那垂纱后的女人相比,无疑是野鸡与凤凰的差别!

  ,

  天冷了,抱住宝宝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