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3章 幕昔年的博弈

第2153章 幕昔年的博弈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寒素辛盯了他半晌。

  良久后,她涩声道:“我可以信任你吗?”

  幕昔年把银钗插回她的发髻,“除了朕,你没有其他能够信任的人。”

  一个时辰后,寿宴终于接近尾声。

  杜恒长醉不起,压根儿不曾去正门恭送圣驾。

  幕昔年却也不怒,神情淡漠地带了寒素辛一道回宫。

  直到踏进皇宫暖阁,南宫墨才向他禀报了有关莫缃銮的事。

  他歪坐在靠窗的软榻上,把玩着一朵红梅,淡淡道:“你说他功夫高,那么他功夫究竟有多高?与冯铢相比呢?”

  “恐怕五五开。”

  “不。莫缃銮的功夫,比冯铢还要高出两层。”

  清冷声音响起,寒素辛身着宫女服制踏了进来。

  她神色冰冷,“我曾侥幸跟着他学过两招,稍稍窥视过他的深浅。皇上对杜恒或许可以减轻警惕,但是在那个男人面前,却丝毫放松也不能有。否则等待皇上的,必然是万劫不复。”

  少女说话时非常郑重。

  幕昔年托腮,“告诉朕你知道的一切。”

  寒素辛雪白小脸上半点儿笑容也无,眼睛里都是冷意,“我只知他并非北幕本土人,他从何而来,到太师府的目的是什么,与杜恒又是如何结识的,我一概不知。”

  她模样不似撒谎。

  幕昔年捻了捻梅花瓣。

  想想也是,杜恒那只老狐狸,绝不会把这种机要告诉无关之人。

  他闭了闭眼,随口道:“杜恒要杀,莫缃銮也不能放过。然而欲速则不达,咱们得徐徐图之。不如咱们在宫里设个鸿门宴,然后在宴会上一举诛杀他们,你俩意下如何?”

  南宫墨忍不住高声吐槽:“皇上,您这是欲速则不达?!您这是快刀斩乱麻好吧?”

  就连寒素辛都忍不住丢了他一个白眼。

  美少年挑了挑眉,“欲速则不达后面还有句话,你俩必定未曾听过。”

  “什么话?”

  “欲速则不达,超速则能达。”

  “鬼扯……”

  皇宫内,君臣正谈笑风生地商议着。

  太师府内。

  入夜后,杜恒终于酒醒。

  他动了动身子,一双老目越发浑浊,“汤……汤……”

  立即有美貌侍女上前,小心翼翼把他扶起,又将早就准备好的汤递到他唇畔。

  汤水是诡异的淡红色,散发出独特的药香,十分令人着迷。

  杜太师伸出干枯细瘦的手,颤抖地扶住那碗汤,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

  莫缃銮踏进门槛,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

  面貌阴柔的男人,把玩着袖里剑,笑吟吟道:“若在下没记错,太师服用此种汤药,应已有半年之久。怎么样,太师感觉如何呀?”

  杜太师把汤药喝了个干干净净,抬袖擦了擦唇角,自信道:“老夫感觉比从前更有精神气了!来,你瞧瞧,老夫近日是不是又年轻许多?”

  他指着一名侍婢。

  侍婢斗胆抬眸望了他一眼。

  今年刚过六十大寿的老人,头发干枯稀疏,满脸皱纹与褐斑,身形干枯如柴、矮小萎缩,分明是旁人八十岁才会有的模样。

  她还记得主子未曾服食汤药时的样子。

  她家主子从前是武将,身形魁梧,即便老去,看起来也仍旧健壮高大。

  这才短短半年……

  她想着,却不敢情绪外露,只迅速低下头,恭声道:“奴婢瞧着,老爷的确比往年还要年轻许多。”

  她不敢说实话。

  否则,依照老爷越来越暴躁的脾气,定然会活活打死她。

  杜恒果然非常满意她的回答,抚须大笑,“老夫自己也能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用之不竭的精神头。缃銮,你的汤药非常好!”

  莫缃銮微笑,“这药的好处多着呢,大人再服食一段时日,必定能感觉到身轻如燕,一如年轻之时。”

  杜恒在侍女的伺候下起床更衣,“对了,缃銮今夜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乃是关于皇上的。”

  “皇上?小皇帝整日待在后宫不曾过问朝堂,今儿又把老夫特意为他准备的刺客带进宫里,可见已是日薄西山,送命乃是迟早的事儿。缃銮不必担心他。”

  “非也。在下瞧着,皇上少年气盛,所谓对太师大人的乖顺,怕只是伪装。”

  杜恒脸色微凛。

  莫缃銮笑了笑,又道:“至于太师大人一手提拔起来的冯铢,在下瞧着,他也并非再是太师大人手里最有用的爪牙了。”

  “此话何解?”

  “在下认为,冯铢似有投靠皇上的嫌疑。”

  寝屋中陷入寂静。

  杜恒抬手示意其他人都退下。

  他在屋中踱步了一圈儿,郑重盯向莫缃銮,“你有几成把握?”

  “九成九。”

  杜恒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冯铢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作为他手底下头号爪牙,自然也知晓他不少秘密。

  若他果真投靠幕昔年……

  他又抬头,问道:“你是如何发现的?”

  “他今日,从在下手中救了南宫墨。太师大人,南宫墨可是南宫凌唯一的儿子,冯铢应当恨不得他死才对。所以他救南宫墨的理由,只可能是南宫墨乃是皇上身边人的缘故!”

  杜恒赞成点头,“的确是这个理儿。”

  “冯铢不能再留,请太师派遣杀手,尽快解决掉他为妙。”

  杜恒毫不迟疑地允了。

  皇宫。

  被太师府那两人议论的男人,正缓步行走在深深长长的宫巷里。

  熨洗平整的缎制品蓝朝服,把他的身段勾勒得分外挺拔。

  英俊年轻的面容,使得路过的宫女们在行礼之余,还悄悄儿地投之以爱慕目光。

  可他皆视而不见。

  行至宫巷尽头,他终于不再强忍,对着手帕咳出一口鲜血。

  莫缃銮的内劲对他造成的伤害,远大于他的想象。

  他抬眸。

  只见宫巷尽头的冰花树下,正立着位美少年。

  不笑时也仿佛含情脉脉的丹凤眼,保养得比女孩儿还要细腻白嫩的肌肤,不是他们的皇帝幕昔年又是谁。

  满树冰花晶莹剔透,分明是美到极致的景色,可在少年面前,却无法掩盖他倾国倾城的美貌。

  说他貌若天人,也不为过。

  冯铢垂眸拱手:“皇上。”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