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1章 他记得,她叫魏千金

第2151章 他记得,她叫魏千金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2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好好好,我去给你找哥哥——啊不对,砚砚,你哥哥如今是皇上身边的人儿,我只是个四品武官,连面见皇上的资格都没有,怎么替你找哥哥……”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哥哥,就要哥哥!”

  小姑娘说着,眼泪哗哗的就出来了,还把石桌上的茶盏等物尽数砸到聆崖身上。

  身材格外高大的武将,却半点儿也不恼,只细声细气地哄她。

  南宫墨远远看着,眼圈再度湿润。

  只唇瓣,却微微弯起。

  冯铢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的。

  他冷声嘲讽:“怎么,如今连见你亲妹妹的脸面都没有了?也是,连给家族传宗接代都做不到,又哪里有脸面去见你妹妹?南宫墨,你真可怜。”

  南宫墨抬袖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轻声道:“对我而言,知晓妹妹过得好,就足够了。聆崖从幼时就很欢喜妹妹,他会宠着妹妹的。”

  冯铢眯了眯眼。

  这少年的眉眼始终温柔。

  尽管遭逢家中巨变,却丝毫不见哀伤绝望。

  周身气度更是干干净净,没有半分戾气。

  不知怎的,

  面对这样的南宫墨,他的心忽然痛了下。

  说不清道不明,这种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等他说话,南宫墨朝他施了一礼,“相爷,奴才还有要务在身,先行告辞。”

  说罢,朝游廊尽头而去。

  “相爷”、“奴才”两个称呼,令冯铢再度不舒服。

  他猛一拳砸到扶栏上,戾气之重,竟生生把扶栏砸出了个窟窿!

  南宫墨在离开他的视线后,就运起轻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杜府深处。

  他事先有派手下人做过调查,知晓杜府的幕僚都住在东厢房那边。

  及至来到东厢房,却见一排厢房里全是读书人,有三五成群讨论朝政大事的,也有替杜太师撰写文稿的。

  根本无法认出谁才是莫缃銮。

  他单膝蹲在正中央的屋顶上,这屋子被改建成一座大书房,也不知那莫缃銮在里面否……

  就在他准备掀开瓦片一窥究竟时,有冰凉的东西架上了他的脖颈。

  来人声音阴柔,格外瘆人:

  “皇帝的使者吗?我等你好久……”

  南宫墨冷声:“莫缃銮?你知晓我要来?”

  “这世上,只要是我想知道的,就都会知道。”

  男人语调含笑,手中利剑,毫不迟疑地割向他的脖颈。

  另一边。

  正厅酒席上,幕昔年劝酒功夫一流,不过一时半刻,就给杜恒灌了整整一坛子杜康酒下肚。

  杜恒喝得七荤八素、晕头晕脑,却始终笑呵呵的。

  他竖起一根手指,摇摇晃晃指向门口,“皇上送的大佛……嗝,我心甚悦……我也有礼物,要送给皇上……”

  说完,立即有礼乐声响起。

  香风阵阵,众人一致望向门外,只见有少女身着淡紫轻纱,面容被珍珠流苏遮挡,正踏着轻盈舞步进来。

  大冷的天,她只穿着一层薄纱,雪藕似的手臂露在外面,转过身时,众人才看见她竟连细背也不曾着衣衫。

  身姿格外窈窕纤细,恰似一枝堆积着细雪的寒梅,晶莹剔透,琥珀色眼眸流转间勾人至极。

  称之为尤物,毫不为过。

  一舞毕,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黏在了她身上。

  她在幕昔年脚边跪了,嗓音含着丝丝娇媚:

  “奴婢寒素辛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

  “寒素辛?”

  幕昔年咀嚼了下这个名字,笑道:“很清冷的名字,与你不符。”

  寒素辛抬头直视他,“在其位谋其政,奴婢是舞姬,风情万种是奴婢最该具备的,至于名字,生存面前,名字算什么?”

  幕昔年挑了挑眉。

  杜恒送他的这个舞姬,倒是极有意思。

  他盯着少女,瞧见她瞳仁是天然的琥珀色。

  这双眼睛的颜色,令他想起了一个人。

  大魏皇族的姑娘,皆有一双琥珀色眼眸。

  除了他的笨蛋双胞姐姐,还有个小胖子,同样是这样颜色的眼眸。

  她叫——

  魏千金。

  尘封多年的名字,被少女的眼睛唤醒。

  幕昔年呷了口酒。

  他饮的是女儿红,醇厚绵长,后劲却是极大。

  饮罢,他瞥向寒素辛,“杜卿,你这舞姬,朕收下了。”

  杜恒早已醉得不省人事。

  寒素辛朝幕昔年行过礼,温声道:“奴婢伺候皇上更衣?”

  群臣复杂的目光里,幕昔年起身,坦坦荡荡与她往客房而去。

  他走后,有人望了眼醉趴在桌上的杜恒,悄声道:“从没听说过皇上爱色,他连纳妃都不肯,怎的如今却……”

  “那些入宫选秀的妃子,与杜相爷送的女人能一样吗?!也就杜相爷没有子嗣,若有孙女儿的话,皇上定然早就立她为后了!”

  这么说着,望向杜恒的目光却越发复杂。

  谁也不希望有奸臣把持朝堂。

  可偏偏,

  在先皇走后的十年里,偏偏就有奸臣把持朝堂。

  如今皇上被他哄骗得不知朝夕,他们这群老臣,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被他们念叨的幕昔年,随寒素辛来到客房,眼神却是一片清明。

  他掩上屋门,慵懒靠在门后,“你让朕更衣,怕不只是更衣那么简单吧?怎么,杜老头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在寿宴上刺杀朕?”

  寒素辛背对着他。

  少女身姿挺拔纤长,褪去刚刚的媚态,浑似一枝傲骨寒梅。

  她抬手抚了抚云髻上的银钗,淡淡道:“坊市多传皇上懒惰,不理朝政,以致杜太师把持朝堂多年。民女很想知道,这么个不中用的皇帝,活在世上,又有何用呢?”

  随着袅袅尾音落地,银钗被少女拔出。

  她宛若出鞘利剑,陡然袭向幕昔年!

  少年仍旧站在原地,不避不闪。

  银钗在他脖颈间顿住。

  少女高傲抬起下颌,“缘何不躲?”

  “杜老头让你刺杀朕,可你现在刺杀朕,却只是因为你想,而非是他命令。朕说的,是也不是?”

  少女细长双眉挑起。

  幕昔年低笑,伸手摸了摸她白嫩的下颌,“杜老头调教出的刺客,生得还挺美。只可惜红粉骷髅,你的美终究是有毒的,还不如朕揽镜自照来得快活。”

  “昏君!”

  少女怒斥。

  幕昔年仍只是低笑。

  自打父皇死后,他便再没有心思处理朝政。

  也正因他这几年的放权,才使杜恒一跃而上,权倾朝野。

  而他沉浸在失去至亲的痛苦中,孤独寂寞,无法自拔。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