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50章 我要我哥哥

第2150章 我要我哥哥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喝完,敏锐注意到幕昔年打量的目光,擦了擦唇角,笑道:“老了、老了,这药每日都缺不得,哈哈哈!”

  “哪儿能啊,朕还指着太师为朕打理江山呢。”

  幕昔年含笑。

  “打理江山这种事,陛下有冯相就够了。冯铢年纪虽轻,在治国一项上却颇有本事。南宫家谋反一事,不也是他亲自揪出来的嘛!”

  杜太师说着,目光扫试过厅堂各桌,却没寻到冯铢的影子,“这人跑哪儿去了,刚刚还在的……”

  ……

  此时,太师府花园。

  厅堂里坐着吃席的,皆是朝中最显赫的那一小撮。

  当然,年龄也是比较大的。

  至于年轻官员与纨绔子弟,则聚在花园的暖阁里吃酒玩闹。

  南宫墨提着拂尘,半垂着头,面无表情地快速穿过游廊。

  他得尽快寻到莫缃銮。

  哪怕见不到他本人也没有关系,至少,至少要为陛下打听出有用的线索。

  这么想着,转过游廊拐角,却恰恰撞上一个人。

  他连忙后退几步。

  正欲致歉,一抬眸,却发现撞得不是旁人,正是冯铢。

  冯铢盯着他,面无表情地掸了掸衣襟。

  他生得高大英俊,一双眼睛则偏于狭长凌厉,这么盯人的模样,着实叫人害怕。

  南宫墨垂下头,“冯相。”

  “怎么走路的?”

  冯铢冷声。

  南宫墨抿了抿唇瓣,没接话。

  簇拥在冯铢四周的世家子弟,纷纷起哄:

  “哟,这不是南宫世子吗?”

  “南宫世子别来无恙啊!宫里的生活,可还习惯?”

  “宫里有皇上护着,南宫公子岂能不习惯?只是……”

  说话之人,不怀好意地瞟过南宫墨腹下三寸的地方。

  其他人会意,便都大笑起来。

  南宫墨脸上原本挂着的笑容,一点点僵硬。

  最后破裂成无数碎片,只剩下没有表情的一张脸。

  他低着头,欲要从他们身侧穿过。

  却被一位公子揽住,笑嘻嘻道:“都说宫里的太监身上有古怪味道,我闻着咱们墨公公身上,好似特别香啊……啧,墨公公的皮肤越发水嫩白皙了,若给青儿瞧见,也不知是否会更欢喜墨公公……”

  从前南宫墨尚还是南宫家族的世子时,被雪城里许多姑娘喜欢,自然引来不少世家公子的嫉妒。

  这位公子便是其中一位。

  南宫墨仍旧面无表情,“让开。”

  “我偏不让,你能奈我何啊?皇上在正厅吃酒,救不了你呢!可怜见的,你做什么不好,偏偏在杜府落了单!说起来,我等一直好奇,你到底是不是个真太监呢!”

  那群纨绔对视几眼,继而哄笑而上,欲要去扒南宫墨的裤子。

  南宫墨后退几步,足尖轻点,一跃而至扶栏上。

  他仗着轻功绝顶,想要从游廊离开。

  那群纨绔并非他的对手,

  可偏偏,

  这里还有个冯铢。

  年轻冷酷的相爷,身形仿佛一捧墨色云烟,刹那间就来到南宫墨身侧。

  五指深深攥住南宫墨的细腕,他直接把少年狠狠甩在了游廊地面!

  南宫墨擦着地面倒飞出去,面颊被擦出一道红痕,抬起双眼,眼神复杂地盯向冯铢。

  身姿高大的男人,就那么站在扶栏上。

  袍摆猎猎作响,他仿佛没有感情般,只冷冷看着那群纨绔去扒南宫墨的裤子。

  南宫墨回过神,已经无路可退。

  也曾冠盖满京华的少年郎,也曾惊才绝艳的世家公子,在此时此刻受到的羞辱,大概无异于入宫的那一天。

  所有人都在哄笑。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仍旧望着扶栏上的男人。

  冯铢也在看他。

  脑海中,不觉浮现出幼时的画面——

  他比南宫墨要大四岁,自幼父母双亡,乃是南宫侯爷的养子。

  而南宫墨幼时体弱,总是很容易被人欺负。

  每每被人这么围起来殴打时,都是他冲上去救他。

  久而久之的,南宫墨便总爱唤他大哥。

  原以为日子会一直安逸地过下去,直到有一日,杜恒找到了他。

  从杜恒口中,他得知原来他父母的死并非意外,而是南宫侯爷亲手造成。

  只因为,他父母无意中窥破了南宫侯爷谋反的计划。

  可恨他竟然叫了仇人整整八年义父!

  那时候他已有十六岁,相当懂得察言观色。

  他并未急着背叛南宫凌,而是继续留在南宫府里,仔细搜索他所有谋逆的罪证。

  最后他在杜恒的帮助下,一举扳倒南宫凌。

  也就有了去年南宫世家的倒台。

  至于这个视他做兄长的南宫墨……

  男人眼底现出几抹冷意。

  小时候,他对他也是有过怜惜的。

  要怪,

  就怪他是南宫凌的儿子!

  他天生就有罪!

  男人想着,眼眸更冷。

  那群纨绔终于羞辱够南宫墨,才吆五喝六地离开。

  少年从地上爬起来,穿好裤子,淡定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他的脸白白净净,尽管眼圈有些泛红,却并没有哭过的痕迹。

  他望了眼自始至终冷着脸的冯铢,静默垂头,往游廊尽头而去。

  冯铢眯了眯眼。

  不知为何,这样的南宫墨,令他非常不舒服。

  他想看见他哭。

  作为仇人的儿子,他应该活在生不如死的地狱里不是?

  鬼使神差的,他跟上了南宫墨。

  穿着内侍服制的少年,唇红齿白,隔水看去,相当赏心悦目。

  也难怪雪城里会传出谣言,说皇上与这内侍有一腿。

  冯铢想着,瞧见南宫墨忽然在游廊里驻足。

  他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只见不远处的游廊里,身着丫鬟服制的小姑娘,正双手叉腰,不忿地训斥跟前站着的男人。

  男人身着正四品武官制服,分明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却对小姑娘点头哈腰,相当乖顺。

  而那小姑娘的眉眼,与南宫墨赫然有两三分相似。

  正是他的嫡亲妹妹,南宫砚了。

  “聆崖,我都说了我要吃螃蟹,你弄个炸虾给我是什么意思?!”

  “好好好,我这就去给你端螃蟹!”

  “我现在不要吃螃蟹了,我要吃琥珀萝卜!”

  “好好好,我去给你拿琥珀萝卜!”

  “我现在又不要吃琥珀萝卜了,我要我哥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