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48章 我是大小姐的走狗啊

第2148章 我是大小姐的走狗啊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夜渐深,深厚云层里仍旧闷雷滚滚。

  整座燕京城笼罩在雨幕里,就连夜市的小贩也早早收摊归家。

  却唯有地底的鬼市,仍旧灯火连天,辉煌热闹。

  天香引。

  穿着本黑色织羽宽松大氅的少年,慵懒靠坐在太师椅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卷明黄圣旨。

  正是魏化雨遣人,临时从宫中送来的。

  “呵,魏化雨的动作倒是快,竟然明儿就要来天香引……”他摇了摇圣旨,唇角弧度嫌弃,“这接驾事宜,我可是没有经验的,你们便好好负责罢。”

  说话间,竟随意把圣旨扔在地上。

  显然,是不把皇权放在眼里。

  底下站着的一群管事面面相觑。

  却到底不敢违逆他的话,只得恭声应是。

  萧廷晟抬步踏往最顶层的楼阁,踩过一级级雕花旋转楼梯,楼下大堂的嬉笑吵闹逐渐淡去,有瑶琴声自楼阁深处袅袅响起,清雅至极。

  他在两扇精巧的竹木门外停下。

  听了片刻琴音,他缓缓推开门。

  淡雅竹香扑面而来。

  隔着数重绢纱屏风,隐隐可见有美人端坐案几旁,素手纤纤,正轻抚瑶琴。

  兜帽下薄唇弯起,他边往里面踏去,边缓声道:“小姐的琴音犹豫不决,恰似春日里的绵绵细雨,清冷又哀绝。你在迟疑什么,又在哀伤什么?”

  话音落地,丝织长靴已然踏进最后一扇屏风。

  来历神秘的少女,仍旧戴着轻薄面纱。

  低垂的眼睫,遮住了两汪秋水剪眸。

  也遮住了眸子里的情绪。

  萧廷晟在她身侧盘膝坐了,目光瞥向琴弦,只见弦上隐隐残留血渍。

  少年挑眉。

  伸手抓住少女的细腕,翻过来一瞧,只见少女十根青葱似的玉手,竟全是血迹!

  这琴,竟不知弹了多久!

  嫣红薄唇弯起的弧度,一点点消失。

  他嗓音低沉:“小姐,比起用自残的方式思考问题,难道与我商议,更令你厌恶吗?”

  “你?”少女缓缓从他手中抽出手,“萧廷晟,你亦是他手下的走狗。”

  她嗓音清冷如水,语调平静得不似这个年纪的姑娘。

  从来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少年,忽而再度紧握她的手。

  “天香引的大小姐,不爱杀戮,不爱长生,真叫我怀疑,你是否当真是老师的嫡亲孙女儿。”

  萧廷晟低笑两声。

  笑完,他同少女十指相扣。

  “可是怎么办呢,我萧廷晟,同样不爱长生啊!杀戮很美,大小姐也很美,我此生里,大约只爱这两样。你要反了老师,我就陪你反。你要天香引覆灭,我就陪你让它覆灭。我是老师的走狗,更是大小姐的走狗。”

  低沉又清越的嗓音,撩人得紧。

  少女面纱遮脸,令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却依稀能够瞧见她眼底的些微动容。

  萧廷晟忽然凑近她的脸,语调似是嬉笑:“那大小姐,你给不给我爱啊?”

  话音未落,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少女呼吸急促,骂了句“无耻”,就转过身不再搭理他。

  十指欲要抚上瑶琴,却仿佛又害怕自己的心境再度被这人听出,只得羞恼地将双手收进宽袖。

  萧廷晟瞧见她连眼圈四周都泛出桃花淡粉的红。

  可见,

  她究竟有多么害羞。

  他笑了下,没再多言。

  翌日。

  东方渐起鱼肚白,天穹上星辰尚未褪去,还在龙帐里酣眠的鳐鳐就被魏化雨挖了出来。

  她睁开朦胧睡眼,迷惑地望向逮着她去洗漱的男人,“太子哥哥,这才什么时辰,你若要上朝,自个儿去就是了,干啥带上我?我还没睡够呢!”

  “睡什么,今儿带你去个好地方玩。”

  “不去,人家想睡觉。昨晚为了送陈暮回去,我可是淋了雨的,得好好休养才行。”

  “苏酒也会去哦!”

  “嗯?!”

  鳐鳐来了精神。

  清晨时,鳐鳐已然收拾妥当。

  宫门外,龙辇早已准备齐全。

  华盖亭亭,旗帜招招,无数官家贵族亦在其中。

  鳐鳐仍旧做小宫女打扮,随魏化雨上了龙辇,小心翼翼从纱帘后窥视四周,只见旁边轿辇边,萧廷琛正扶着苏酒上去。

  后面跟着的则都是骑马的世家公子,再无旁的软轿。

  “小公主在看什么?”

  魏化雨牵住她的手。

  “看你家皇后在哪里呀。”鳐鳐歪头,“人家出门都是带正室,你带我一个小宫女作甚?太子哥哥该把宋蝉衣叫上才是。”

  “啧,大清早的,我家小公主又不曾喝醋,这龙辇里怎的好大一股子醋味儿?”

  鳐鳐脸红,忍不住捣了他一拳。

  装饰华美的仪仗队伍,浩浩荡荡往鬼市而去。

  大半个时辰后,终于行至鬼市内。

  因为君天烬与姬如雪不在的缘故,魏北的鬼市如今悉归他们从前的部下统率,虽不及过去繁荣,可仍旧算得上魏北首屈一指的大集市。

  因为魏化雨驾临的缘故,鬼市道路洒扫一新,诸多奇人异士皆待在铺子里,没敢随意上街,以免惊了圣驾。

  天香引外,萧廷晟仍旧身着本黑色绣金鹤宽松大氅,带着一帮管事,笑吟吟立在门口。

  宽大的连帽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只依稀能看见嫣红薄唇,及右颊上的小酒窝。

  仪仗停下后,张令一甩拂尘,冷声道:“见到吾皇,缘何不跪?”

  “天香引之人,超脱律法之外,不跪世俗任何帝王。”

  萧廷晟漫不经心。

  “大胆!”张令立即呵斥,“你身在魏北,就该跪我们魏北皇帝!难道你们的身份,比皇上还要尊贵吗?”

  萧廷晟压根儿无视他,只含笑抬手,“魏帝请。”

  魏化雨端坐龙辇,巍然不动。

  张令自然知晓自家主子这是何意,一甩拂尘,立即有一股浓厚内劲袭向萧廷晟!

  他是大内总管,自幼习得深厚内力,寻常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可对面的少年郎,却仿佛毫不在意似的,只随意掸了掸宽袖。

  他用拂尘甩出去的内劲刀风,瞬间烟消云散。

  不止如此,少年弹指间,竟有无数内劲袭向他!

  张令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撞到远处楼阁,生生把木质墙壁撞出个人形窟窿!

  龙辇内,鳐鳐倒是有些明悟今日的目的了。

  太子哥哥,

  是带她来砸场子的。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