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47章 朕与你同往

第2147章 朕与你同往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5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魏化雨的步履只稍稍停顿了下,就毫不犹豫地踏进殿中。

  自始至终,不曾表态。

  漆黑的云层深处,传来沉闷的滚雷声。

  陈暮的唇角淌下一丝鲜血。

  她凝视着那道背影消失在殿中,终于无力地晕厥在地。

  宫女们俱都惶恐,不知该如何是好,纷纷朝锦瞳张望。

  锦瞳冷眼睨着陈暮,唇角的弧度十分冷讽。

  皇上曾告知她,锦鱼之死,乃是陈琅一手策划。

  所以她不恨魏文鳐,她恨的,是陈琅,是陈暮,是整个陈家!

  “锦瞳姐姐,咱们可要送贵妃娘娘回蜜玺宫?”

  有宫女小声问道。

  锦瞳笑了笑,温声道:“贵妃娘娘今晚勇气虽嘉,可终究是僭越了。皇上不曾吩咐抬她回宫,咱们做奴婢的,又何必自作主张?万一引来皇上怪罪……”

  她没再往下说。

  其余宫女却都懂她话里的意思。

  鳐鳐仍旧趴在殿门边,探着半张小脸,静静凝望远处台阶下的陈暮。

  大约同为女子的缘故,竟莫名地生出一丝怜悯。

  她忽而跑了出去。

  殿檐下,锦瞳一怔,就瞧见鳐鳐在茫茫大雨中背起陈暮,快步往蜜玺宫方向而去。

  温婉可人的面庞上流露出一抹不解。

  据她所知,陈琅屡次对魏文鳐不敬,陈暮也曾挑衅与她,魏文鳐理应憎恶陈家人才对,为何要帮他们?

  “是不是觉得很困惑?”

  殿内,传出魏化雨慵懒的嗓音。

  锦瞳身子一震,急忙转向殿内,恭敬拱手:“请皇上赐教。”

  “这就是朕欢喜她的地方。对朕而言,美人易求,可是心底柔软纯善的美人,却是极为难求。朕在黑暗中长大,魏文鳐对朕而言,是一轮触手可及的太阳。只有她,才能给朕所向往的纯粹温暖。朕说这些,你可明白?”

  锦瞳保持着拱手的姿势。

  眼睫低垂,遮住了瞳孔里的黯然。

  她何等冰雪聪明,自然知晓皇上这番话究竟是何意。

  皇上把她视为自己人,才通过这番话告诉她,他此生,心里只住得下一个魏文鳐。

  无论是她还是陈暮,亦或者宋蝉衣,都不会再有机会。

  潇潇夜雨中,女子的心碎了满地。

  终究,

  是暗恋了多年的男人啊!

  锦瞳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眸中却是一片清明。

  她撩起裙摆跪了下去,恭声道:“奴婢与妹妹陪伴皇上多年,如今皇上得偿所愿迎娶了大周公主,余生里想必不再孤单。待此间事了,恳请皇上恩准,允许奴婢带着妹妹的骨灰返回故乡。奴婢离乡多年,有些想念爹娘了。”

  “准。”

  锦瞳眼圈发红,郑重地朝殿中磕了一个头。

  檐下的宫灯于风中轻曳。

  冰凉雨丝吹进来,染湿了她的裙裾。

  无论是她还是魏化雨,都以为今夜是他们情缘斩断的开始。

  却不知,

  有些人一旦离乡,便似那飘离的纸鸢,再也无法返回故土。

  她终究在将来的某一日,为了这个恋慕多年的男人,在距离故土最遥远的地方断了香魂,失去往生。

  锦瞳退下后,有弱质纤纤的贵公子,撑一柄纸伞而来。

  伞下,少年肌肤白细,桃花眼潋滟着几许春情。

  朱砂色艳,薄唇含笑。

  缎面云纹靴履在汉白玉石阶上带出一连串细碎水珠,沾湿了猎猎作响的桔梗蓝绣银线袍裾。

  他分明是缓步而来的,却如同鬼魅般,三两步之间就出现在承恩殿内。

  少年勾唇,“魏兄果真不懂怜香惜玉,我在隔壁瞧着,真是心疼贵妃娘娘啊。”

  他含情脉脉地说着,仿佛陈暮的狼狈,并非是他的言语造成。

  “若是心疼,不如朕把她赠予你?”

  “呵,我有小酒儿就够了。”他看着那个坐在灯火中的年轻帝王,嗓音温厚,“可惜我家小酒儿时日不多,还不知能否撑过三日。所以,我明日就要摆驾天香引。”

  “朕与你同往。”

  魏化雨朱笔批下一本奏章,比划间皆是狠意。

  他容忍陈琅良久。

  如今也是时候,

  对陈家与天香引下手了。

  ……

  却说鳐鳐冒雨,背着陈暮一路冲回了蜜玺宫。

  她瞧着身姿纤弱,然而到底怀着两国皇族血统,力气之大,又岂是寻常姑娘能够比拟的。

  她把陈暮放到榻上,四周的宫女纷纷围拢过来,惊慌失措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们主子染了严重的风寒,因为犯傻,还自废了内力与武功,大约伤得不轻。”鳐鳐说着,动作敏捷地帮陈暮扒下湿透的衣衫,“你们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御医?!”

  一帮宫女这才回过神,紧忙行动起来。

  鳐鳐扔掉陈暮的衣裳,指挥两名宫女扶她去泡热水澡。

  陈暮却在此时醒来。

  她一手裹着缎被,一手挣开宫女。

  杏眼,只直直盯着鳐鳐。

  “你救我作甚?!便叫我在大雨中死去,在他的殿外死去,也能离他近些不是?!”

  她亦不过是十六岁的姑娘。

  花一样的年纪,却因为在深宫里孤单熬了两年,生生熬出了老气横秋的心态。

  如今含着醋意质问起鳐鳐,却反而多出些许鲜活姿态。

  鳐鳐不怒反笑,“我救你,是因为你傻。陈暮,你是叫陈暮吧,我当真从未见过如你这般痴傻的女子!欢喜一个男人,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可若是因为欢喜他而丢失自尊,这样的欢喜未免太过可怕!

  “我自幼听着我父皇母后的故事长大,我觉得他们的爱情,是世上最美好的那一种。因为那样的爱情是互补的,是心意相通的,是可以叫双方共同进步的。而非你这种,需要用自残的行为,来迫使对方接受你的爱意!”

  陈暮呆呆看着她。

  大周的公主,容貌清丽,在琉璃灯火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天仙也似。

  这公主自幼娇生惯养长大,本该单纯痴傻的人,是她才对。

  可如今痴傻的,却成了见过大风大浪的她自己。

  苍白的面颊,逐渐爬上红晕。

  半晌后,她皱着眉头把脸转到里侧,冷冷道:“我不会承你的情!”

  “随你的便,我但求问心无愧!”

  鳐鳐笑得灿烂。

  她仿佛无忧无虑的稚童,潇洒利落地踏出殿外。

  陈暮紧紧掐住被褥,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很快滚落面颊。

  终于无法自抑的,在帐中嚎啕痛哭。

  为了被困在宫中的锦瑟年华与自由,

  也为了逝去的一颗真心。

  ,

  菜菜也很喜欢陈暮啊!

  觉得魏北的姑娘其实都很真实,都很纯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