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44章 先皇在世时

第2144章 先皇在世时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6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不过是闻到血腥味儿,因为好奇所以想凑近点儿瞧瞧,这厮却说她想占他便宜!

  呸,

  就他这么个伪君子,她魏文鳐才看不上呢!

  小姑娘颇为怄火,忍不住蹲在地上画圈圈。

  待她扔了扫帚回到承恩殿,就看见魏化雨盘膝坐在案几后,对着面上摊开的羊皮地图出神。

  她委屈上前,在他身侧跪坐了,弱声道:“太子哥哥,陈琅那个伪君子、真小人,竟然认为我有意占他便宜,还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叫我离他远点儿!也不知道前几日天牢里,究竟是谁舍不得杀我,还抱着我不放!”

  魏化雨却只盯着那卷古旧地图。

  “太子哥哥,你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昨儿夜里在榻上时,你分明还说要护着我一辈子,现在我被人欺负了,你却压根儿不见踪影。难道男人在榻上的话,都是不可靠的吗?”

  鳐鳐怒了。

  魏化雨从地图上抬起头,好笑问道:“那鳐鳐希望我如何?杀了陈琅?”

  “你曾说锦鱼之死,是他栽赃陷害我。再加上天牢里他对我的龌龊之想,自然是罪加一等。这种男人,当然要杀!更何况,他们陈家还有谋反之心呢!”

  “杀是要杀的,只是如今,还不是时候。”

  少年把她搂到怀里,细细将地图指予她看,“从前鳐鳐年幼,皇姑姑每次带咱们出宫游玩的事儿,你怕是不记得了。咱们走过魏北很多地方,唯一不曾涉足的,是这里。”

  鳐鳐循着他的手指望去。

  他指着的地方,是大片沙漠。

  四个古体小字分外诡异:

  亡灵沙海。

  她努力在记忆中搜索,却搜不出任何与这个地方相关的东西。

  魏化雨摩挲着她白腻细嫩的小手,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感,“朕是魏北的皇帝,却同样不曾踏足过这里。可这里,却有人豢养了数十万兵马。名为边疆戍防,实则为何,鳐鳐当明白。”

  “他想裂土为王吗?可数十万兵马又如何,太子哥哥麾下有精兵百万,怕他作甚?”

  鳐鳐歪头,双眸澄澈。

  魏化雨似是不知该如何与她细说,斟酌半晌,才问道:“当年皇姑姑与你父皇,九死一生才杀了魏北那位前朝太子。此事,鳐鳐应当知晓吧?”

  “此事被天下百姓传颂,身为他们的女儿,我自然知晓。”少女骄傲点头,不忘纠正,“不过,什么叫做‘你父皇’?他分明是你的岳丈。”

  “呵,好,我岳丈。”

  魏化雨倒是坦诚,俊脸上呈现着罕见的认真,“当年那位前朝太子,在国破前一心修仙问道,竟果真叫他炼制出了长生不老丹药。在咱爹娘的事迹被传颂后,虽多有崇拜者,可黑暗里,更有无数双眼睛,注意到元辰的长生不老。

  “无数道观被复兴,他们奢望能够复原元辰当年的不老丹药。其中最疯狂者,就在亡灵沙海。而最令人忌惮的,是他的身份。他是我叔父,也是手握数十万兵马的封疆王爷!他欲求皇位,更奢求长生!”

  他鲜少与鳐鳐说这些。

  这些棘手的内忧外患,也正是他不曾急于对陈家下手的原因。

  毕竟,螳螂捕蝉,

  焉知黄雀在后否?

  不过……

  陈琅屡次三番欺负他家小公主,

  似乎也是时候报复回去了……

  而坐在他怀中的少女,清丽白嫩的面庞上始终带着懵懂茫然。

  等终于消化掉他的话,鳐鳐没好气:“我还以为嫁到魏北当皇后,是来享福来的,没成想,竟是与你共甘苦来着。”

  “我的小公主后悔了?正所谓嫁鸡随鸡,你后悔也是无用的。”

  鳐鳐忽然话锋一转:“你也知道嫁鸡随鸡,那么今后太子哥哥所有的烦恼与顾虑,都得告诉我才行。所谓夫妻同心,不正是这个道理吗?”

  女孩儿声音清脆甜糯,带着欲要好好经营这段姻缘的决心。

  琥珀色瞳眸闪烁着光彩,如同藏着太阳的光辉。

  令魏化雨冷硬的心,

  忽然就很暖。

  他捏住鳐鳐幼白细嫩的脸蛋,打量半晌,张口就咬了下去。

  却在齿尖触碰到的刹那,改为了轻啄。

  他家的小公主啊……

  真叫他欢喜。

  正是暮春,草木葳蕤。

  鳐鳐与他依偎了会儿,就打起盹来。

  魏化雨的目光仍旧落在地图上。

  只是这一次,不再是亡灵沙海,而是遥远的北幕。

  指尖带着思虑,拂拭过北幕国境里最高耸入云的雪山。

  据玄月门的人回报,不止亡灵沙海有异动,就连这处雪山,最近也稍有动静。

  二者之间,

  甚至还隐隐有着某种关联。

  地图上的雪山,绘制的细腻如生。

  万里之外,北国冰封,真正的雪山更显巍峨磅礴。

  虽是暮春,可北幕仍旧冰冻三尺,随处可见细雪伶仃。

  雪城。

  雕梁画栋、高低错落的皇宫内,宫檐下一排排晶莹冰棱长达数尺。

  雪后初霁,它们折射出惨白微弱的阳光,隐约倒映出洒扫宫闺的内侍宫女。

  锦绣大殿外,容貌雅致艳丽的美少年,正慵懒坐在铺着虎皮的龙椅上。

  他披着件柔软的紫貂毛大氅,一手托腮,一手捂着个珐琅彩掐金丝手炉,紫金冠束发,面庞细白如玉,美好的恍如女子。

  他身后,内侍们低敛眉眼,屏息凝神。

  下方汉白玉台阶两侧坐着百官,静悄悄的半点儿声音也无。

  有内侍尖声唱喏:

  “请冯家、李家、秦家、司徒家、黄家、冷家姑娘——”

  随着声音落地,六位及笄之年的美人,随着宫嬷嬷盈盈而来。

  美少年眼底再度掠过厌倦与不耐,捂在手炉上的白皙手指,忍不住地悄悄画圈圈。

  他虽不及弱冠之年,可如今已是十五岁,按照当朝律法,是时候广纳嫔妃充实后宫。

  百官们尤其吵吵得厉害,说什么哪怕不纳四妃,也得先立东宫皇后,早些诞下嫡子、稳定朝堂才是正经。

  就连这次选秀,也是百官们一手操办。

  可幕昔年压根儿就对那些女人没兴趣。

  细白手指抬起,轻揉了揉黛青眉尖。

  随即,看也不看,就挥了挥手。

  立即有臣子站出来,朗声道:“皇上,这已经是最后几位贵女,您若不曾有看中的,那么此次选秀,便算是白费了。据史料记载,先皇在世时,如您这般大的时候,后院中已有二十位美人。”

  幕昔年懒懒抬眸,扫视了他一眼。

  ,

  写感情你们说腻歪,刻意跳过感情写剧情你们又说看不懂,好为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