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43章 姑娘自重

第2143章 姑娘自重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4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好在,

  魏化雨难得大方一次,到底没为难她。

  却说陈暮失魂落魄回到蜜玺宫,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何皇上对她身上的美人香无动于衷。

  她独坐良久,冷声吩咐:“去,把锦瞳给本宫找来。”

  锦瞳仍旧在为同胞妹妹的死而伤心。

  只是如今,她很好地把那份伤心藏在了心底深处。

  她身着素色宫裙而来,面容温婉平静,朝陈暮福了福身子,“给陈贵妃请安。数日不见,贵妃一切安好。”

  “皇上的心不在本宫这里,本宫何来安好?”

  锦瞳沉默。

  陈贵妃呷了口香茗,冷眼睨向她,“你曾说皇上欢喜美人香,本宫花重金购得制作美人香的材料,又专门请香道大师为本宫制作出香丸,可皇上为何仍旧无动于衷?!锦瞳,莫不是你之前所言,皆是在欺骗本宫?!”

  “贵妃娘娘,奴婢只是说出皇上的一项喜好罢了。若区区美人香就能左右皇上的心,那这后宫女子,皆会想方设法去弄那味香丸,皆能承宠。”

  锦瞳保持着福身行礼的姿势,眉眼温和,“皇上自幼就惦念大周公主,可彼时只是小孩儿的他,又哪里懂男女之情呢?不过是出于玩伴的念想罢了。数年光阴,平地起楼,高台湮灭,就算是人,也会变化良多。皇上不会因为幼时情意就爱上一个女人,如今他真正看中大周公主的,奴婢以为,当是美貌。”

  陈暮眯了眯眼。

  是啊,

  小时候的喜欢,

  又哪里能当真?

  皇上也是男人,男人真正爱慕的,恐怕只是魏文鳐那具美艳清丽的皮囊!

  她若有所思之际,有宫女进来,恭声道:“娘娘,鸿胪寺卿大人求见。”

  “哥哥来了?”

  陈暮回过神,抬手示意锦瞳退下。

  锦瞳低眉敛目,不动声色地离开了蜜玺宫。

  陈琅来得很匆忙。

  他身着雨过天青色锦袍,腰间佩玉,俨然君子模样。

  踏进陈暮寝宫,他冷声道:“我听宫中暗桩回禀,你写信给天香引,向他们求取香方?”

  冷漠质问的口吻,令陈暮相当不舒服。

  她用茶盖轻抚过茶沫,“哥哥想说什么?”

  陈琅怒骂:“愚蠢的东西!为了那个破香方,你出卖了咱们家的底牌!你究竟知不知道事态有多严重?!”

  若魏化雨不曾注意也就罢了,可如果他早已暗中劫下小暮与天香引往来的书信,他们陈家,定然会被盯上!

  他与父亲在燕京城数年的汲汲营营,将会尽数化作泡影!

  可惜,陈暮并不明白他的苦心。

  少女毫不在乎,“当初父兄送我入宫前,曾赠我宝剑,不知兄长可还记得?”

  “那是用来刺杀魏化雨的。”

  陈暮轻笑,缓步踏向他,“是啊,那是用来刺杀魏化雨的。兄长大约不知道,从我接过宝剑的那刻起,我就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可是……”

  少女妆容精致,在陈琅面前站定,缓慢抬眸,“兄长,你知道,欢喜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陈琅紧盯着她,眼底皆是不可置信。

  陈暮抬手轻扶步摇,“我是魏北的姑娘,喜欢一个男人,就必定会为他竭尽全力,为他生,为他死……父兄所赠宝剑,我大约不会用来刺杀他。相反,若父兄逼迫太狠,说不准我会为了他,对父兄刀剑相向……”

  她说着,目视虚空,眼底柔情似水。

  仿佛是在凝视挚爱。

  寝殿中寂静良久,陈琅忽然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陈暮捂住面颊,大笑着转身踏进寝殿深处。

  俨然似癫似狂。

  陈琅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珠帘后,忍不住捂住心口。

  那日在天牢,他被玄月门的人重伤,至今内伤未愈。

  被亲妹妹这么气了下,便觉咽喉处一口腥甜弥漫,眼见着就要涌到嘴边。

  他愤然转身,大步离开。

  他并不知晓,陈家私底下的所有举动,都被魏化雨收在眼底。

  所以他前脚踏出蜜玺宫,后脚魏化雨就遣了张令过来相请。

  来到承恩殿,就看见鳐鳐梳着双丫髻,正抱着把粗重扫帚站在低矮灌木边,与隔壁宫殿的苏酒说话。

  似是注意到他过来,小姑娘没好气地赏了他一个白眼。

  他收回视线,目不斜视踏进殿槛,仍是谦谦君子模样。

  魏化雨正跪坐在案几后批折子。

  听见他进殿行礼,头也不抬,“你身居大鸿胪寺卿一职,齐国雍王的接待工作,全是你在做。朕且问你,那萧廷琛究竟打算在燕京呆多久?”

  “回禀皇上,雍王并未细说。”

  陈琅温声拱手。

  魏化雨丢下朱笔,起身步到他跟前蹲下。

  少年君王一本正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去告诉那萧廷琛,咱们魏国贫瘠穷苦,供不起他这尊大佛。若他打算继续待下去,就让他交点儿伙食费什么的。”

  他看似是漫不经心的举动。

  却只有陈琅知道,他拍下来的这些巴掌,究竟蕴含了多大的内劲。

  若是平常,他受了也就受了。

  可偏偏他肩上受过重伤,伤口才刚痊愈,被这么一拍,缝好的伤口必定要重新崩坏。

  他垂眸,

  难道魏化雨已经开始怀疑,那夜劫天牢的人是他?

  眼底划过深沉,他的态度却仍旧谦恭,“此举于礼不合,将有损我魏北风评,请皇上三思。”

  话音落地,落在他右肩上的手,倏然收紧。

  魏化雨盯着他,唇角笑容渐盛,“陈琅,这魏北,究竟是你称王,还是朕在称王?”

  陈琅沉默。

  良久后,他恭敬地朝魏化雨拱手,“臣僭越了。”

  语毕,行过退礼离开了承恩殿。

  魏化雨盯着的身影消失在廊角,垂眸嗅了嗅指间。

  隐隐可以闻到一股血腥味儿呢。

  ……

  陈琅强忍着右肩伤口崩裂的疼痛,往逍遥宫而去。

  鳐鳐就站在太阳底下对他扮鬼脸。

  陈琅面无表情,从她面前走过。

  小姑娘正欲奚落这伪君子几句,忽然嗅闻到空气中若有似无的血腥味儿。

  她微怔。

  琥珀色的眼眸,清澈见底,不过些微情绪变幻,在旁人眼中却是相当明显。

  陈琅不动声色地加快脚步。

  鳐鳐紧忙跟上,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男人甩袖怒骂:

  “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自重,勿要离我太近!”

  男女授受不亲……

  鳐鳐捂住心口,差点儿被气死。

  ,

  这两天会开北幕线,两条线齐头并进,昔日的萌宝们会共同打倒大boss!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