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42章 他家小公主,怕是疯了

第2142章 他家小公主,怕是疯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4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肾虚?”

  魏化雨挑了挑眉,狭长如刀的漆眸危险眯起,恶狼似的盯向鳐鳐。

  小姑娘心中害怕,紧忙躲到苏酒身后。

  魏化雨冷笑,“看来,在某些人眼里,朕是不曾喂饱她。”

  若有所指的暧昧话语,令鳐鳐又惊又怕,越发躲得狠了。

  有风从御花园一角吹来。

  陈暮趁势起身,望向魏化雨的目光,恰若似水柔情。

  她上前两步,温温柔柔地揽住他的手臂,“皇上也觉得风儿姑娘是胡说吗?臣妾亦如此认为。她还说,是皇上命她出宫,为皇上采买壮阳药材。臣妾觉着这借口实在不像话,因此才拦下她们仔细盘问。”

  鳐鳐慌里慌张,小小声道:“小酒,咱俩现在该如何是好?我怎么瞧着,那萧廷琛看你的眼神也不对劲儿呢?”

  这话不假。

  苏酒抬眸,就瞧见萧廷琛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慢条斯理地把玩着本黑色核桃花中花。

  那双极致艳绝的桃花眼,虽是噙着笑意,却分毫温度也无,莫名叫人瘆得慌。

  温雅少女,打了个寒颤。

  她以拳掩唇咳嗽几声,细语道:“那什么,鳐鳐,你知道否,咱们现在应该转移仇恨,不叫他们注意到咱们是在……逃跑……才对。”

  “如何转移仇恨?”

  鳐鳐疑惑。

  她总觉小酒好像挺怕大齐雍王的。

  话都说不利索了呢。

  苏酒上前几步,以身作则给鳐鳐演示了一番什么叫做转移仇恨。

  她本就生得白嫩娇弱,现在拿着块手帕,剪水秋眸泪盈盈的,不堪折的娇花似的,在萧廷琛身边站定。

  “哥哥……”

  她软软开口。

  鳐鳐便是女孩子,也酥了三分。

  她擦亮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苏酒。

  乖乖,

  她们家小酒竟也有撒娇的一面!

  好像还很擅长似的!

  苏酒靠在萧廷琛肩上,娇弱地抬起手帕遮住眉心,“刚刚陈贵妃突然发怒,叫了好些宫女嬷嬷围住我们,我真是受了好一番惊吓……哥哥带我回宫,好不好?”

  江南的女孩儿,不撒娇时也总有春水似的软媚。

  如今撒起娇来,风中桃瓣似的可怜,却也越发娇媚动人。

  鳐鳐瞧见萧廷琛的脸似乎僵了僵。

  就连身体,也似是僵硬起来。

  她若得瑰宝,正欲如法炮制,就看见陈贵妃先一步倒进魏化雨怀中!

  ……?!!

  少女震惊加问号脸。

  陈暮余光瞥了她一眼,唇角轻勾,嗓音却是柔弱的,“皇上,今儿御花园风大,吹得臣妾不舒服。”

  说话间,在魏化雨怀中轻蹭。

  她今儿熏了那所谓的美人香。

  按道理,应该会被皇上所喜欢。

  所以她才会主动投怀送抱。

  可偏偏,

  魏化雨动也不动。

  他低头望了眼靠在自己胸口上的女人,薄唇含笑,“朕听闻御花园中有杂耍表演,因此特意携雍王前来观赏。爱妃既不舒服,朕便先走了。”

  说罢,错开她的身子,上前握住鳐鳐的细腕,拽着她就走了。

  陈暮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她咬住唇瓣,狠狠瞪向鳐鳐的背影。

  为什么,

  为什么她身上也熏了美人香,可皇上却不肯多看她一眼?!

  锦瞳不是说,皇上好美人香吗?!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时,萧廷琛揽着苏酒路过。

  容貌昳丽的年轻异姓王,左腮上一点朱砂痣,画龙点睛似的平添妖娆。

  他扫视了眼失意的陈暮,温声道:“男人爱色,如魏兄这般英雄,大约更爱娇弱美人。贵妃从前应是常年习武的吧,瞧着,比寻常姑娘要壮硕些呢,比不得那位风儿姑娘体态纤瘦妍丽。”

  他状似无心地说罢,就含笑离开。

  徒留下胡思乱想的陈暮。

  走远后,苏酒仰头,“哥哥。”

  “嗯?”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却坏人道心,叫那陈暮陷入无法自赎的心境里,将来会做出什么自残行为,完全无法估量!”

  “呵,她道心崩坏与我何干?我只知她遣了宫女嬷嬷,吓到了我的乖乖小酒儿。”

  少年说着,亲昵地吻了吻苏酒的发心。

  苏酒垂眸,眼底神色复杂。

  而果然不出她所料,过不了多久,陈暮竟当真做出了令人惊骇的自残行为。

  只为,

  得到魏化雨的爱。

  ……

  另一边,魏化雨拖着鳐鳐回了承恩殿。

  他合上殿门,盯着瑟瑟发抖的小姑娘,顺手就摘了大氅,似笑非笑地朝她逼近:“某人嫌我肾.虚,要买药材为我壮阳?”

  “不不不……”鳐鳐紧张地连连摆手,“我家太子哥哥威武雄壮,怎么会肾虚呢?都是陈贵妃胡说八道,都是她瞎编的……”

  说话间不停后退,最后“砰”一声撞到了山水屏风上。

  她仰望着渐渐逼近的高大少年,惊恐地咽了咽口水。

  千钧一发之际,

  忽然福至心灵。

  她想起了苏酒是如何假装柔弱的!

  鳐鳐脸上多了些光彩,也学着苏酒那样,娇花似的倒进魏化雨怀中,“哎呀,人家突然脑瓜疼!”

  脑瓜疼……

  魏化雨垂眸盯着怀中少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什么脑瓜疼,他还脑仁疼呢!

  鳐鳐回忆着苏酒的动作,想起她娇羞捏着绣帕的模样,于是又慌里慌张往宽袖中掏绣帕。

  谁知绣帕没掏出来,却掏了把剑!

  正是白鸟当初赠与她的那把。

  鳐鳐额间全是冷汗,暗道死马当活马医,把身子放软些,说不准也能扮出娇羞姿态。

  这么想着,便用双指夹着那把剑去擦眉心,还不忘翘起兰花指,“太子哥哥,人家刚刚受了惊吓,你也不安慰安慰人家……”

  魏化雨嘴角抽得厉害。

  他家小公主,

  怕是疯了。

  而鳐鳐的动作实在太大,双指没能夹住长剑,那把剑“哐当”一声落地。

  随之落地的,还有怀里藏着的金银细软。

  逃跑之事,

  简直铁板钉钉、毋庸置疑了!

  “呵,”魏化雨笑得像是条恶犬,“我家小公主收拾了这么多金银珠宝,莫不是要拿去给我买壮阳药物的?”

  “……”

  鳐鳐尴尬。

  不承认吧,就是私逃出宫的罪名。

  承认吧,

  这厮怕是要发疯。

  好为难嘤嘤嘤……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