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39章 谁家的醋坛子翻了

第2139章 谁家的醋坛子翻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8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3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承恩殿。

  身着墨底绣金盘龙纹龙袍的少年,面色沉郁地俯瞰了会儿皇宫夜色,才转身往殿内而去。

  寝殿深深,虽不曾焚香,却因住了鳐鳐的缘故,自有一股雅致甜香。

  踏进内殿,只见龙床上帐幔低垂。

  烛火隐约映照出里面拱起的一团。

  他家小公主,约莫还躲在被子里呢。

  少年眼底的凉意便忍不住消融几分。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勾起帐幔。

  “啧,这帐中是什么味儿,真是酸得很。”

  他轻笑。

  躲在被子里的女孩儿“哼”了声。

  魏化雨在榻边坐了,把缎被掀开,又将她抱起,好笑地拂开她额前的碎发,“谁家醋坛子翻了,也不差人扶一下,把我的龙帐都给熏得酸意四起,叫我晚上可怎么睡?”

  鳐鳐羞恼,猛然把他推开,“去蜜玺宫睡啊,人家陈贵妃可是巴不得呢!你离我远些,以后都不许你碰我!”

  说完,飞快把帐幔拢好。

  魏化雨站在殿中,颇为无奈,“你占的可是朕的龙床。”

  “龙床又如何?你坐的皇位,还是我娘亲交给你的呢!如果没有你,说不准那皇位就是我的了!分明是你占了我的皇位!”

  面对毫无道理的鳐鳐,魏化雨几乎崩溃。

  果然,

  与女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

  少年挑了挑眉,没再与鳐鳐理论,转身去了殿外。

  他走后,鳐鳐掀开帐幔,心底又是一阵恼。

  这厮平日里嘴上抹蜜,可她如今生气了,却压根儿就不知道哄她。

  难道……

  他现在果真去了蜜玺宫?

  夜风透过窗棂吹进来,把枝形灯盏上的烛火吹得摇摇曳曳。

  鳐鳐闷闷躺进缎被,一颗心也恰似那烛火,摇曳不停。

  却说魏化雨踏出承恩殿,站在宫檐下吹了吹凉风,余光很快注意到隔壁宫殿,萧廷琛单手托着紫金描花细烟管,也正站在檐下吹风。

  他哂笑:“怎么,萧兄莫非是被苏姑娘赶出来的?”

  萧廷琛吐出一口烟圈,“我与魏兄自然不同,不过是嫌殿中闷热,因此出来逛逛罢了。”

  “朕亦然。”

  两人沉默片刻,萧廷琛提议道:“既你我皆无事可做,不如对弈一局?”

  “甚妙。”

  两人老神在在地寻了处红漆八角凉亭,早有宫婢恭敬为二人挂好宫灯,摆好茶点等物。

  魏化雨执黑先行,语带散漫:“听闻苏姑娘身中奇毒,萧兄暂居皇宫这段时间,可有找着解毒线索?”

  “线索倒是有的。只是对方来头神秘,势力庞大,我却不敢轻举妄动。”

  “哦?世间还有人能令萧兄忌惮到如此地步?”

  魏化雨语带客气,只话里话外,却暗含嘲讽。

  萧廷琛轻笑,玉白指尖夹着一粒白玉棋子,堪堪落在棋格上,“若不出我所料,令我头疼的那方势力,必然也会令魏兄头疼。”

  “呵……”

  魏化雨不曾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却在第二日,收到了张令呈来的密信。

  因着鳐鳐不让他进承恩殿睡,他只能睡在书房里。

  天色尚未破晓,烛火阑珊中,他拆开密信,只见里头乃是陈暮的笔迹,大致内容是问天香引主人索取美人香。

  少年慵懒歪坐在榻上,肩上披着件宽松墨色大氅。

  他盯着纸上的内容,眯了眯狭长如刀的眼眸。

  陈家……

  天香引……

  原来陈家手里握着的底牌,竟是天香引吗?

  天香引是一座酒肆歌楼的招牌,其幕后老板富可敌国,几乎把天香引开遍了天下。

  去年他入大周镐京,那里就有这么座天香引。

  他们勾结卢家,意欲把手伸向大周朝堂。

  却因为李秀缘与卢家的仇恨,使得他们在卢家花费的心思,尽数东流。

  没想到这天香引,竟然又妄图把势力渗入他魏北朝堂……

  少年薄唇弧度凛冽。

  他命张公公原封不动的封好密信,淡淡道:“将计就计。”

  张令恭敬地“嗻”了声。

  天香引办事速度极快。

  傍晚时分,魏化雨就截下了宫外来的回信。

  他端坐书房深处,但见信封色浅,还有股淡淡青竹香。

  拆开来,信笺墨迹清晰温润,一手簪花小楷竟是他从不曾见过的雅致。

  信里头细细写了美人香的配方,信末则要求陈暮为他们在魏宫中搜寻刻有沉香火山标记的红玉匣。

  魏化雨眯了眯眼。

  皇宫中珍宝多如牛毛,国库里许多宝物,他甚至都懒得去翻。

  因此,他并不知道宫里有什么刻着沉香火山标志的红玉匣。

  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天香引的人找这玉匣,又究竟意欲何为?

  这座酒肆歌馆着实不寻常,他们的势力如同跗骨之蛆般慢慢侵入各国朝堂,又暗中搜罗这些他从未听过见过的宝物……

  幕后之人,究竟想做什么?

  年轻的帝王,锁紧剑眉。

  片刻后,他把信笺原封不动地收好。

  只装作从未看见这信,再度令它回到陈暮手中。

  ……

  陈暮收到信后,把红玉匣一事抛到脑后,只欢喜地命宫人尽快配置那所谓的美人香。

  她并不知这香乃是锦瞳受魏化雨之命,随口说出来的,只天真地以为这香就是鳐鳐身上那股子异香。

  她觉得她熏过这种香料后,说不准皇上也会对他另眼相待。

  少女泡在浴桶中,边哼着小曲儿,边用花瓣仔细磋磨身上的肌肤。

  一颗心,

  雀跃至极。

  ……

  而皇宫外。

  在魏北大陆逐渐褪去盐碱化后,燕京地底被荒废多年的鬼市,重新热闹起来。

  其中最受人注目的,乃是鬼市中央,那座巍峨高耸的楼阁。

  金字匾额富丽堂皇,浓墨重彩地镌刻着“天香引”三字。

  天香引最高处的阁楼,不同于楼下的笙歌繁华,雅座内布置相当幽雅。

  重重竹木围屏后,戴着面纱的少女身着素纱轻衣,正席地而坐,于案几上提笔作画。

  鸦色青丝委地,越发衬得少女肌肤白腻如玉。

  有沉缓的脚步声,自围屏外响起。

  身着黑色大氅的少年,戴着宽大兜帽,正含笑而来。

  兜帽遮住了他的面容,只堪堪能瞧见一张嫣红薄唇。

  他在少女身后跪坐了,望向案几,只见一封信被随意仍在角落。

  他伸手拿起。

  略略一翻,便知是陈暮送来的。

  就着烛火照了照,少年薄唇微勾,“信笺上多了些指纹。这信,被魏化雨看过了。你知晓魏化雨正在暗中窥视,为何还要送回信去宫里?甚至,还特意写上了红玉匣。”

  少女眼睫低垂,只专注画画,并不搭理他。

  ,

  陈暮:听说皇上喜欢香喷喷。

  小雨点:呵……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