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35章 他的心 他的情,仿佛用之不竭

第2135章 他的心 他的情,仿佛用之不竭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0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3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寝宫中灯火幽微。

  光影打在她白玉似的侧颊上,衬得少女肌肤通透。

  低垂的漆黑眼睫,遮住了瞳眸里潋滟旖旎的神思。

  陈琅盯着这个妹妹。

  她十四岁就进了宫,如今尚只有十六,正是怀春的年纪。

  眼眸眯了眯,他伸手擭住陈贵妃的下颌,“小暮,你告诉兄长,你是不是爱上了魏化雨?”

  陈暮躲开他的手,抱起医药箱,仍旧低垂眉眼,“兄长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并未忘记自己进宫的目的。”

  说话间,背转身,把药箱放到了橱子里。

  陈琅眯了眯眼,边穿好衣裳,边淡淡道:“没有自是最好。若有,那就给我尽快斩断这不该有的情愫。小暮,魏家已经统治魏北上千年,也是时候换人坐那把椅子了。咱们陈家的荣光,只在你一人身上。”

  说完,深深盯了眼陈暮的背影,转身掠出寝殿。

  烛火在风中晃了晃。

  陈暮皱起眉,有些痛苦地慢慢蹲下去。

  她自是不曾忘却身上的重担。

  利用身在后宫之便,搜集与朝堂相关的机要。

  甚至在需要的时候,她必须亲自赴汤蹈火,暗杀魏化雨。

  可是……

  对从小就修习剑法的她而言,杀人或许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可杀魏化雨,

  却是一件很难的事啊!

  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

  陈暮把脸埋进臂弯。

  当初年幼。

  刚进宫时,她对宫中规矩一无所知,整日里只知舞刀弄枪,常常会引来嬷嬷们的责骂,以及其他宫嫔妃子的笑话。

  可是,

  唯有那个男人,

  唯有他,不一样。

  她永远都记得那个雪天,她趁着嬷嬷们不注意,偷偷溜出寝宫,在御花园偏僻角落练习红缨枪。

  簌簌大雪把天地染得洁白。

  她见半空中的雪花飘落时极美,起了些玩心,于是一跃而上,意欲用红缨枪去挑那些雪花。

  谁知舞得高兴时,却不防小腿陡然抽筋!

  她惊呼一声,整个人从半空跌落!

  就在她以为要摔个结实时,却有黑色残影凌风而来!

  那个少年,携裹着大漠戈壁般的苍茫凛冽气息,霸道而强势地把她纳入怀中。

  那是她进宫的第一个月,皇帝不曾临幸过她,因此她并不知晓,这个穿常服的少年,就是她所嫁的皇帝。

  而他实在生得太过俊美。

  身姿高大,眉目深邃,气度凛贵。

  他符合魏北女子,对未来夫君的所有想象。

  陈暮悄悄红了脸,朝他福了福身子,“多谢公子相救。”

  少年君王,拈雪而笑,“朕最见不得姑娘家受痛受委屈,你若跌到雪地里,朕会心疼。”

  慵懒散漫的话语,却叫陈暮刹那间怦然心动。

  而这个叫她怦然心动的人,竟就是她的夫君……

  在深闺中寂静多年的心,突然就暖了起来。

  望向魏化雨的目光里,便难免带上了女儿家的倾慕。

  彼时的她,并不知晓这个男人对任何姑娘皆是如此。

  他的心、他的情仿佛用之不竭,就算只是个低贱的宫女,甚至也能得到他的宠爱。

  他是魏北最健硕雄壮的狮子,于是注定了他身边妻妾成群。

  而她陈暮,亦不过只是其中最寻常的一个。

  一朝心动,注定了她从此沉沦。

  这两年,

  几乎每一夜皆是孤枕衾寒。

  她,

  不想陈家谋反,不想兄长取他而代之!

  她心心念念,

  就只是想得到那个男人的心!

  一点烛火逐渐暗淡。

  幽居深宫的少女,身形纤弱,早已悄悄按照他的喜好,把自己改变成弱不禁风的娇娇女。

  再不复刚入宫时的意气风发,鲜衣怒马。

  ……

  此时,承恩殿。

  窗纱上倒映出一簇簇牡丹花影,随夜风而摇曳婆娑,甚是秾艳娇美。

  重纱龙帐低垂,里头隐隐传出金铃声响,伴着令人面红耳赤的拍打水声,以及少女痛苦而又欢愉到极致的娇.喘、呻.吟。

  帐内,鳐鳐双手紧紧扶着床架,纤细白腻的粉颈被迫高高扬起,腰肢下凹,呈现出惊人的窈窕弧度。

  她承受着身后男人不同寻常的耐力和欲.望,原本雪白的肌肤,此时渗出桃花般的淡粉通透,伴着数不胜数的鲜红指印及咬痕。

  眼睫湿润,眼角晕染开牡丹似的绯红,几缕被细汗打湿的青丝紧贴在细白面颊上,越发衬得娇弱纤细,恰似朵不堪蹂.躏的娇花。

  越到后来,她越是哼哼唧唧的,喘息着低声抗议:“我不要了……我不要了……真的好疼啊……魏化雨,你快放开我!”

  然而这娇弱无力的抗议,并不能引得身后男人的怜惜。

  魏化雨俯身叼住她恍若透明的白嫩小耳垂,“春夜漫漫,这才刚开始,小公主怎的就吃不消了?小公主不许我去找其他姑娘,又不许我占有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鳐鳐眼睫上悬着泪花,委屈得紧紧咬住唇瓣。

  这厮惯会胡说八道,如今这般境地,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魏化雨……”

  她弱声抽噎。

  “小公主求饶也不知说点儿好听的,直呼我的名讳,当真是没有礼貌。”

  魏化雨嗓音低沉沙哑,透着浓浓的诱惑与性感。

  鳐鳐抬手擦了把泪,软声道:“太子哥哥,我错了……我不想要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魏化雨轻笑着叹息,“现在才知道唤我太子哥哥,未免太晚了些……”

  说罢,猛然撞.击。

  鳐鳐痛呼一声,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恰此时,有黑影落在殿中。

  黑影隔着帐幔,低垂眉眼,拱手道:“皇上,玄月门已经探得消息,陈琅刚刚躲在陈贵妃的寝宫里避过了搜捕,如今应已返回陈家。若现在去陈家搜查,应能一举擒获他。”

  魏化雨身.下,动作未停。

  他叼着鳐鳐的耳垂,散漫道:“现在擒获有什么用,人证物证俱都没有,难道仅凭着他身上的伤,就能定他的罪吗?”

  “这……”

  暗卫惭愧无言。

  魏化雨叹息着,把哭唧唧的鳐鳐翻了个面儿。

  不曾给她休息的时间,再度将她强.势占有。

  “哼,朕要玩就玩大的。若不能把陈家一锅端掉,抓他一个人也没意思。退下。”

  暗卫离开寝殿后,鳐鳐越发喘得厉害。

  这人当真毫无怜香惜玉的心,竟然当着旁人的面,仍旧与她……

  她想着,面容红透。

  ,

  炖,炖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