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33章 小公主越发禁不得爱了

第2133章 小公主越发禁不得爱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4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3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的目光率先落在鳐鳐身上。

  这小女人真是心大,都进天牢了,竟然还睡得这般香沉。

  大周皇帝也是心宽,明知魏北这边卧虎藏龙,还情愿把亲妹子嫁过来,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身侧的侍卫恭声道:“少主子,老爷吩咐就地斩杀这女人,您看是我们动手,还是您亲自动手?”

  火把晕染开的光晕中,可以窥见这侍卫分明穿着天牢狱卒的衣裳。

  可见,他明面上的身份乃是天牢狱卒,暗地里,却是陈家的暗桩。

  甚至不止他一个如此,陈琅身后的暗卫里,有一半皆是天牢狱卒。

  鳐鳐透过稻草堆的缝隙悄悄张望着,忍不住皱了皱眉。

  纵然她是不知世事的小公主,却也知晓,陈家的手伸得太长了……

  她正寻思着,陈琅的脚步声渐渐逼近稻草堆。

  她紧忙闭上眼。

  一只手挑开稻草堆。

  陈琅的呼吸近在耳畔。

  男人玉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拂拭过她的耳垂与脸蛋,弄得她很有些痒。

  而他的目光无比炽热,叫鳐鳐心中越发不安。

  片刻后,侍卫再度出声:“少主子?”

  陈琅忽而把鳐鳐打横抱起。

  所有侍卫皆都肃然震惊,“少主?!”

  “这个女人,我要了。”

  他说着,面无表情地往天牢外而去。

  立即有人挡在他前面,“少主不可任性!老爷发话,说这女人是大周公主,她的存在使魏化雨如虎添翼,必然要除去,才能保得陈家无忧!更何况天下美人多如繁花,等少主成就大业,什么女人得不到?”

  陈琅冷笑,“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是,

  天下美人多如繁花,但又有哪一个,及得上魏文鳐的美貌?!

  又有哪一个,及得上魏文鳐的尊贵?!

  他陈琅最喜征服,世间万事,又有什么比征服一国公主,让她在他胯.下承欢来得痛快?

  他怀里的鳐鳐暗暗磨牙。

  果然,这厮当真是伪君子,真小人!

  玉白的小手紧攥着把香灰,这是她与小酒一同研制出来的迷魂香。

  只要撒出去,必定能使四周的人在短时间内失去神智。

  然而不等她有所动作,突然有更多的脚步声从四周响起!

  闪烁着寒芒的利箭,自黑暗的角落的飞射而来,铺天盖地,无法阻挡!

  陈琅面色微凛。

  今夜的行动他策划良久,怎会被人识破?!

  尚未回过神,怀中抱着的女孩儿忽然一轻!

  一道黑影掠过,在不远处的甬道中站定。

  黑影怀中抱着的,不是魏文鳐又是谁!

  陈琅眯了眯眼。

  火把的微弱光线里,隐约可见那人双眸狭长似刀,身姿高大,猎猎墨袍无风自舞,正是魏化雨无疑!

  他竟亲自过来了!

  陈琅心中忌惮,毫不迟疑吹了声口哨,示意所有人撤退。

  只可惜魏化雨的人,把此地包围得有如铜锣密网,怎么可能放他们平安离开!

  古老雄伟的燕京城,屹立在浓浓夜色里。

  夜市繁华,百姓安居,一切仿佛都是欣欣向荣的模样。

  可谁也不知晓,天牢中正发生着一场血腥的屠戮。

  魏化雨抱着鳐鳐,懒得观看这场杀戮,只淡漠离去。

  出了天牢,鳐鳐呼吸着新鲜空气,忍不住仰头望向抱着自己的少年。

  他下颌的线条英俊却冷酷,唇线绷得很紧,眼睛里更是浓得化不开的幽暗深邃。

  天牢大门前停着一驾华贵的马车,鳐鳐被魏化雨抱着,坐进了车内。

  夜色微凉,小姑娘裹了件绒毯在身上,沉吟再三,还是决定把陈家谋反的事告诉他。

  谁知这厮听罢,犹如万里冰封的脸上,却漾开一丝轻笑。

  他欺身到鳐鳐跟前,把她堵在角落,嗓音温柔:“后宫尚且不得干政,你这小小婢子,倒是好大一番见识。可知冤枉朝廷命官,乃是何罪?”

  他本就生得高大。

  这么堵住鳐鳐,叫小姑娘呼吸之间都是他身上的戈壁荒漠味儿。

  苍茫,凛冽,好似火焰般霸道。

  她甚至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只低垂下小脑袋,声音细弱:“有理有据的事儿,怎能叫做干政?更何况魏北这边,女子享有与男人同等的地位,还能入朝为官呢,怎么我就不能干政了?那张晚梨还是女相呢!”

  “啧,朕的小婢女,倒是博闻广识,竟还晓得张晚梨是女相……”

  魏化雨越发贴近她,带着薄凉温度的指尖,轻轻拂拭开她额上的碎发,熟稔地挑起她的下颌。

  鳐鳐抬起惊慌湿润的眼眸,被迫同他直视。

  马车已经往皇宫驶去。

  轻微颠簸中,她咽了下口水,软声道:“你,你干嘛靠我这么近……那边车厢都空着呢,你过去坐呀!”

  “你身上这般香,摆明了是在引诱朕。如今却叫朕去旁边坐,莫非是欲擒故纵不成?”

  魏化雨毫无正经样地说着,一只手已然熟门熟路地解开鳐鳐的衣带。

  宽松宫裙旖旎坠地。

  小姑娘紧忙捂住身子,然而雪腻纤细的肩膀,却还是暴.露在魏化雨眼中。

  她越发往后瑟缩,黛青眉尖不悦蹙起,“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马车,你若敢乱来,我,我……”

  “你待如何?”

  魏化雨笑得像条恶狼。

  而他说完,就毫不迟疑地吻住鳐鳐的唇瓣。

  大掌探进裙裾,他把她放倒在车厢铺着的绒毯上,不顾她细弱无力的反抗,辗转深入,直到把她全部占有。

  年轻的君王,感受着那份久违的炙.热,垂眸瞧见鳐鳐含泪的眼睫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

  “疼……”

  鳐鳐如同踩.奶的猫儿,双手不停推拒着魏化雨。

  这厮从不知怜香惜玉,半点儿前.戏也无,在她稍稍适应后,便大开大合地索取起来,疼得她嗓子都要唤哑了。

  魏化雨爱极了她被欺负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吻了吻她的唇瓣,温声道:“你唤得这般大声,可是生怕外面的人听不见?”

  鳐鳐脸蛋红透。

  朱唇轻启,在他重重的蹂.躏下,本待唤出声儿,然而闻见他这番话,又羞耻得生生把声音吞下。

  眼角泪花渐浓,如同被暴风雨催开的娇嫩牡丹。

  半个时辰的狂风暴雨后,马车在皇宫外停下。

  魏化雨结束掉这一场欢.爱,搂着抽噎不止的鳐鳐,嗓音低哑而温柔:“小公主越发禁不得爱了,这可如何是好?”

  话音落地,他与怀中人却同时一僵。

  鳐鳐睁大眼睛,浑然忘记身体的疼痛,猛然瞪向他。

  魏化雨讪讪。

  ……

  另一边。

  浑身浴血的陈琅,拼着一条命从天牢里厮杀出来。

  他怕被发现身份而不敢回陈家,只一路往皇宫方向掠去。

  ,

  宝宝们放心,《小萌妃》那边的更新,不会耽误《萌妃》这边的更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