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32章 厚脸皮

第2132章 厚脸皮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2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2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魏化雨始终保持着单手托腮的慵懒姿势。

  狭长如刀的双眸,含着些许兴味儿,扫视过鳐鳐与陈琅,忽而一抬手,允了陈琅的提议。

  鳐鳐急了,挣脱来抓她的侍卫,飞奔到魏化雨跟前。

  少年挑眉看她。

  鳐鳐紧紧攥住他的宽袖,小脸绷得通红,却说不出半个字儿。

  叫她求魏化雨,

  她办不到啊!

  “你这是作甚?”少年语带笑意,伸出手,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朕可从未见过这般求人的……”

  他直视着鳐鳐的双眸,但见那双眼睛湿润澄澈,分明含满央求,可碍着面子,小姑娘愣是不曾开口说出来。

  到最后,他彻底掰开了鳐鳐的手。

  鳐鳐满腔话语无法说出口,气急,干脆一转身,任由那群侍卫把自己带走。

  她要到天牢里去住两个月,叫这厮后悔个够!

  这么赌气想着,脚下生风,倒是叫在场众人吃了一惊。

  毕竟,他们见过着急回家的,却没见过这么着急去天牢的。

  一出戏落幕后,众人纷纷散去。

  苏酒担忧地望向鳐鳐离开的方向,“哥哥,鳐鳐她——”

  “嘘……”面容艳丽的少年郎,伸出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抵在她唇前,“妹妹也是进过宫的人,怎的却不知晓隔墙有耳?便是知道她的身份,也不该唤出来。”

  “哥哥害怕被宋家人灭口吗?”

  “本王不怕死,却怕死在小酒儿前面。”

  萧廷琛歪头,轻吻了下苏酒的面庞。

  苏酒脸颊微红,声音细弱了几分:“观哥哥与魏帝神色,似乎对今日这场局已有所准备。怕是送鳐鳐去天牢,不过是个幌子吧?”

  “小酒儿如此冰雪聪明,真叫本王害怕。若将来本王去那烟花之地沾染姑娘,小酒儿怕也会第一时间发现吧?”

  少年撩起她的一缕漆发,薄唇轻勾,于掌心细细把玩。

  苏酒恍若透明的耳尖,不觉更红。

  这人,便是同他说正事,他却也没个正经。

  这么想着,只得先跟他回逍遥宫。

  于是桃林里,便只剩下魏化雨与宋蝉衣。

  四目相对,宋蝉衣率先挑眉,“今儿这局,我不过顺水推舟。害你家小公主的人,可不是我。”

  “宋姑娘这般急着否认作甚?”魏化雨不以为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急着自证清白,以便争取给朕留下个好印象呢。你欢喜朕?”

  “厚脸皮。”

  宋蝉衣送他一个白眼,果断拂袖离开。

  桃林芳美,落英缤纷。

  身着墨衣绣盘龙纹锦袍的少年,独自漫步于林中。

  狭长如刀的漆眸里,轻佻不在,只盛满深邃幽暗的思量。

  今儿这局,应的确与宋蝉衣毫无关系。

  设局的人,

  如萧廷琛先前所言,

  是蠢蠢欲动的陈家……

  是陈琅。

  他利用锦鱼的死,把小公主送进天牢。

  天牢里遍布陈家暗桩,届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小公主,再通过秘法告知大周那边。

  那么,大周必然愠怒,继而掀起与魏北这边的战火。

  他们陈家再从中浑水摸鱼,便是他的位置,似乎也指日可待。

  倒是好谋算……

  少年在一棵桃花树下站定,伸手折下朵桃花于掌心揉捏,不知想到什么,眼底皆是嘲讽凉意。

  桃花汁水顺着他的指缝滑落,黏黏糊糊,还带着一丝甜香。

  他垂眸轻嗅,脑海中浮现出鳐鳐气鼓鼓离开的模样,唇角忽而漾开半抹宠溺浅笑。

  到底是涉世不深的小公主,罢了,既娶回了家,今后他只好好护着她就是。

  ……

  天色渐晚。

  却说鳐鳐被关进天牢,独自盘膝坐在稻草堆上,仍旧气得不行。

  她对着墙角,伸手在墙面上画圈圈。

  琥珀色瞳眸忽明忽暗,少女凝思半晌,仍旧想不通自己为何会陷入这种陷阱里。

  锦鱼手里拿着她的荷包,这就表明确确实实是有人要害她。

  可她现在的身份,不过是承恩殿的小宫女,哪里就值得人费尽心思的害她了?

  不过,若说害她的人是宋蝉衣,那倒也说得过去。

  毕竟她只要死了,那个女人就能真真正正顶替她的位置不是?

  不过……

  小姑娘忽然往后仰倒。

  她双手枕在脑海,盯着漆黑肮脏的房梁,总觉这件事情里存着许多不对劲。

  女孩子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与宋蝉衣无关。

  那会是谁呢?

  她忽然爬起来,捡了根稻草杆,认真地在地面书写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魏北的几大世家豪族,全部跃然土上。

  假设今日这事并非是宋蝉衣下手的,那么很明显,旁人栽赃陷害她这个不成气候的小宫女必然有所图谋。

  能使他们冒险下手的唯一理由,是他们知晓,她真正的身份!

  “也就是说,幕后的凶手,早已知晓我才是真正的魏文鳐。而他杀害我,势必会引起大周与北幕震怒。一旦大周与北幕联手,必定要掀起魏北这边的战火,叫太子哥哥难以招架……可见凶手要么是仇恨太子哥哥,要么,就是打算在战争中浑水摸鱼……”

  小姑娘细声分析,原本被陈琅气晕的脑袋,竟然逐渐清晰明了起来。

  她盯着地面那些世家名字,忽然伸手一个个划去。

  “我进宫不过几日,尚未接触过这些人。唯一有过接触的,是陈琅。”

  小姑娘扔掉手中的稻草杆。

  地面上,赫然只剩下“陈家”二字尚还清晰。

  管他是怎样的正人君子,管他有着怎样的温润美名,排除掉所有可能,那么剩下的,看似最不可能的,却恰恰就是真相。

  鳐鳐站起身,愁眉不展地在天牢中踱步。

  素来娇生惯养、衣食无忧的小公主,头一次主动思考起人生来。

  陈家这般嚣张,也不知太子哥哥知不知晓……

  她得想办法,把这事儿告知他才好。

  她兀自思考,却不知黑暗处,一双狭长如刀的双眸,把她的担忧尽收眼底。

  就连她刚刚那些自言自语,也尽数被听了去。

  ……

  不知不觉已是夜深。

  鳐鳐钻进稻草堆里,叼住一根草,决定这些烧脑子的事儿明日再想,今儿夜里还是先补足睡眠比较重要。

  就在她昏昏沉沉快要睡着时,隐约听见走廊里传来轻快却混乱的脚步声。

  脑海瞬间清明。

  她在黑暗中睁开眼,意识到有不少人,正朝自己这边而来。

  陈琅身着黑色劲装,黑布遮面,率领暗卫出现在了这间天牢外。

  世人口耳相传的正人君子,朝堂中无人不晓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在今夜以刺客形象登场。

  步履之间,半点儿声音也无。

  可见其真正的身手。

  他抬手覆在铁锁上。

  不过瞬息,铁锁就被内劲震断。

  陈琅带着人踏进了门槛。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