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31章 征服起来,定然非常有意思

第2131章 征服起来,定然非常有意思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47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2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桃林深处。

  桃花开得千娇百媚,可惜那桃树上吊着的尸体,却全然破坏了这份浑然天成的美感。

  尸体生前或许很美,可惜如今面部狰狞,空留下一具窈窕身段,在风中无力摇摆。

  鳐鳐紧紧捂着嘴巴。

  除去当初在镐京皇宫,她射杀卢鹤笙外,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尸体。

  被娇养长大的小姑娘,呆滞良久,才想起来去叫人。

  只可惜刚转过身,就看见一群宫女手捧美酒而来。

  她们也瞧见了锦鱼的尸体,骇得手中酒盏跌落在地,胆小的甚至尖叫出声,望向鳐鳐的目光更是如同见鬼似的。

  “是她杀了锦鱼姐姐!”

  其中有个与锦鱼关系极好的宫女,泪流满面地喊出了声。

  鳐鳐心底一沉。

  ……

  不过半个时辰,包括魏化雨在内,皇宫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齐聚桃花林。

  毕竟,皇宫里悄无声息地少了个宫女或许无法惊动他们,可现在有宫女被明目张胆挂在桃花树上,这无异于是对皇权的挑衅。

  更何况,

  锦鱼还是从小就服侍在魏化雨身边的人。

  魏化雨身着墨色龙袍,面无表情地歪坐在大椅上。

  他单手托腮,狭长如刀的漆眸,深邃幽暗,正盯着两名仵作把尸体从桃树上放下来。

  鳐鳐就跪在他脚边。

  带着委屈与不安。

  片刻后,仵作验完尸,起身拱了拱手:“回禀皇上,锦鱼姑娘乃是被人用绳子缢死后,再挂到这棵桃花树上的。死亡时间应在三刻钟以前。”

  一名身为目击者的宫女,哭着抹了把眼泪,“启禀皇上,奴婢等人路过这里时,看见这个风儿正站在树下!定然是她杀害的锦鱼姐姐,定然是她无疑!”

  “我没有!”鳐鳐反驳,“我到这里时,锦鱼就已经死了!”

  小宫女又擦了把泪,理直气壮道:“我知晓你与锦鱼姐姐有矛盾,她指责你不该随意踩踏皇上的衣物,却被你反驳回去。锦鱼姐姐告知了皇上,可皇上却偏袒于你!你杀害她,乃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怜锦鱼姐姐对皇上一片痴心……”

  她说着,含泪望了眼魏化雨,忍不住放声痛哭。

  魏化雨抬了抬手,立刻有人把她扶了下去。

  他瞥向鳐鳐,“三刻钟前,你在何处?”

  鳐鳐鼓了鼓腮帮子。

  三刻钟前,她刚好和千金分别,准备去御花园寻小酒。

  只可惜她迷路走岔了,因此才孤身一人进了这桃花林。

  平心而论,她是没有不在场证明的。

  不过……

  小姑娘垂下眼睫,声音细弱:“三刻钟前,我在鹤芷汀与熙平郡主偷东西吃。我吃了个酥鸡腿,就独自回了御花园。可是我中途迷了路,因此拽了个小宫女问路。你把那小宫女寻来,就知晓我所言不虚。”

  话音落地,不远处传来一道轻笑。

  魏化雨抬眸望去,只见萧廷琛正携苏酒而来。

  手持细烟枪的少年郎,生了副春花秋月的好容貌,语带调笑:“莫非你家皇上克扣你吃食,竟叫你去鹤芷汀偷东西吃?魏兄,此事是你有失妥当啊。”

  魏化雨嘴角微抽。

  他懒得搭理这唯恐天下不乱的顽劣货,仍旧盯着鳐鳐,“那小宫女长什么样?”

  “就……就普通模样啊……”

  鳐鳐挠挠头,显然是想不起来了。

  魏化雨恨铁不成钢地瞥了她一眼。

  皇宫中宫女上万,难道要一个个把人揪出来叫鳐鳐认吗?

  更何况……

  那小宫女,

  未必就不是旁人的暗桩。

  特意为小公主指一条错路,令她目睹这场凶杀,也让她陷入无法自证清白的陷阱之中。

  他正想着,听见仵作又道:“皇上,锦鱼姑娘的手上抓着个东西。”

  说话间,已用红漆托盘呈上那物。

  魏化雨看去,只见那东西乃是只小巧玲珑的荷包。

  荷包一角,还绣着一条长了翅膀的墨色小鱼。

  立即有宫女站出来指认:“我知道这是谁的荷包!这就是你的荷包,我看见你戴过!”

  被指的,正是鳐鳐。

  鳐鳐盯着那荷包,同样出神。

  她名字是“文鳐”二字,在《山海经》中,乃是会飞的鱼的意思。

  所以,她的荷包上从来都习惯绣一条长翅膀的小墨鱼。

  可是她的荷包……

  为什么会在锦鱼手里?!

  “本宫以为,事情已经很分明了。”

  清脆悦耳的女音响起,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宋蝉衣身着凤袍,正款款而来。

  她朝魏化雨略福了福身,带着嘲讽的目光很快落在鳐鳐身上,“定然是你这婢子对锦鱼怀恨在心,所以才暗杀她。只可惜挣扎之中,你挂在身上的荷包被她拽走,而你在慌乱中并未察觉。这荷包,就是你杀人的证据呢。”

  众人忍不住看了看鳐鳐,又看了看姗姗而来的宋蝉衣。

  他们皆都听说皇上领了个与皇后容貌一致的女人进宫,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天底下,

  竟真有长得一样的人!

  鳐鳐不肯搭理宋蝉衣,只倔强地仰起头,盯向魏化雨,“我只问你,你可信我?!”

  魏化雨还未说话,陈琅先站了出来。

  他朝魏化雨作了个揖,“皇上,微臣于三刻钟前,在桃林里亲眼目睹这位宫女往这方向而来。”

  鳐鳐猛然转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琅目不斜视,“只是话里的意思。”

  “你——”

  鳐鳐磨牙,是真恨上陈琅了。

  这厮分明心机深沉,不知怎的好似还格外看她不顺眼,可怎的全天下人都说他是君子?!

  伪君子、真小人还差不多!

  陈琅仿佛看不到鳐鳐的咬牙切齿,继续淡定道:“皇上,臣以为兹事体大,不若先移交大理寺仔细审问,方是上策。”

  “什么移交大理寺,这桩案子并非是我犯下的,凭什么把我交给大理寺?!”

  鳐鳐蹭的站起身。

  她本是大周公主,这趟嫁过来,乃是为了做太子哥哥的皇后的。

  可现在倒好,皇后没捞着,如今还即将成为阶下囚!

  若给镐京城那群贵女知晓,定然要笑话她!

  陈琅笑容温润,“你何必这般生气?若果真清白,大理寺自然会探查分明。还是说,此事另有隐情呢?”

  他站在一棵细弱的桃花树下。

  鳐鳐被他气得五脏六腑都在生疼,干脆跑过去,猛然一脚把那棵细弱桃花树给踹得生生折断!

  桃树倒地声中,少女眉眼凛冽:“我不知何处得罪陈大人,竟叫你这般孜孜不倦地揪着我?!还是说,陈大人觊觎我的容色,这是在想方设法引起我注意你?!”

  她不过随口一说罢了。

  漫天花雨中,陈琅却眉尖微蹙,盯着她的目光几度变幻。

  他知晓少女本就姿容清丽娇俏,是他喜欢的那一类。

  而现在,这姑娘柳眉倒竖,活泼生动的泼辣模样,同他后院的女人全然不同。

  而她开口成章,竟来个“孜孜不倦地揪着我”,“孜孜不倦”一词是这样用的?

  真有趣。

  若征服起来,定然非常有意思。

  这些旖旎念头,不过一转而过。

  须臾,他转向魏化雨,拱手道:“皇上亲眼所见,这宫女天生蛮力,可见杀死锦鱼对她而言并非难事。把锦鱼吊上桃树,于她而言更是轻而易举。”

  鳐鳐身子一僵。

  她恶狠狠盯向这个青竹般的男人,杀人的心都有了!

  ,

  宝宝们不喜欢菜菜的新书咩,《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全程高糖无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