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27章 玩物动了真情,又该如何?

第2127章 玩物动了真情,又该如何?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2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哦?”魏化雨低头望向怀中姑娘,“你果真如此说了?”

  鳐鳐心虚地别开视线。

  若她现在还是魏文鳐的身份,自然敢理直气壮地对他说出这番话。

  可小酒说得不错,在没搞明白宋蝉衣的动机前,她贸然嚷嚷自己才是大周公主,并不妥当。

  就算真的恢复了身份,可谁知道魏宫里藏着什么魑魅魍魉,她总得先打听清楚了不是?

  在她盘算的时候,锦鱼又道:“皇上,奴婢以为,该狠狠掌掴这个女人的嘴,以儆效尤!否则的话,后宫之人争相模仿,到时候宫闺可就乱了!”

  鳐鳐皱眉,望向魏化雨。

  少年仍旧是风轻云淡的姿态,把她从怀里放下来,“掌嘴却是不必,这般好的容貌,若是打坏了,怪叫朕心疼的。这样吧,罚你把朕的承恩殿里里外外好好打扫一遍,如何?”

  当然不如何……

  鳐鳐心里想着,却没敢与他顶嘴。

  锦鱼却仍旧气愤。

  可终究魏化雨才是皇帝,她便是再气愤也无可奈何。

  因此,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鳐鳐不知从哪儿摸出个扫帚扛在肩上,大咧咧就往承恩殿外去了。

  正嫉恨时,魏化雨的声音悠然传来:

  “看不惯她?”

  锦鱼愣了愣,下意识望向他。

  她们皇上正面无表情地把玩着一盒眉黛,狭长如刀的双眸盛着寒芒,令人生畏。

  她连忙跪了下去:“奴婢不敢……”

  平日里,皇上待她们虽好,可若生气起来,也足够她们喝一壶的。

  从前泰和宫有位容貌出众的宫女,常常与皇上调戏着玩儿。

  可有一日这宫女恃宠生娇,在没得到皇上允准的情况下,偷了皇上的一只金镯子玩儿,事发之后,那宫女就被皇上扔进慎刑司,直接残酷地斩断了她的两只手!

  再后来,她们就没见过那名宫女了。

  锦鱼额头贴地,战战兢兢。

  寝殿内的寂静令她害怕,前方那个尊贵男人若有似无的呼吸声,更加令她害怕。

  就在她恐慌而不知所措时,魏化雨终于缓声道:

  “她是朕的女人,你看不惯,也得给朕忍着!”

  锦鱼心口一紧,哪里还敢想其他,忙不迭先应了下来。

  她退出去时,就看见鳐鳐仍旧扛着把扫帚,百无聊赖地在宫苑里转悠,半点儿打扫的心思也无。

  然而她再也不敢随意出口教训她,脸色惨白地快速离开了这里。

  而这里的一切,悉数被隔壁宫殿里的人知晓得清清楚楚。

  萧廷琛正懒散坐在太阳底下吃茶呢,两座宫殿之间并无围墙,加上离得近,他是习武之人听力又素来灵敏,因此几乎是一字不落地知晓了承恩殿里的矛盾。

  陪同的官员乃是陈琅。

  面容清秀、气度如竹的男人,敛着眉眼,仿佛什么都不知道般沉静。

  ……

  却说锦鱼回到宫女们所居住的殿宇,因受了惊吓,再加上委屈,直接就扑到床榻上哭嚎起来。

  她的性子是典型的魏北姑娘家的性子,直爽,霸道,若喜欢一个人,必定就是倾尽全力的喜欢。

  可如今这个男人,不止娶了皇后,还宠幸一个青楼妓馆里出来的姑娘。

  她们这些从前侍奉他的女子,都得不到他的亲近了。

  她正伤心时,锦瞳端着红漆托盘进来了。

  她见锦鱼恸哭,诧异不已,忙把托盘放到桌上,在床边儿坐了,小心翼翼地把她扶起来,“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哭成了这样?”

  锦鱼一把抱住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姐姐!你说陛下娶了皇后也就罢了,好歹这半个月都不曾宠幸她,更不曾在明天宫里歇息过!可他如今又得了个与皇后容貌一样的姑娘,他就彻底不搭理我了!我今儿,我今儿不过训斥那女人两句,皇上就为那女人出头,还明明白白地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他的女人,呜呜呜……”

  锦鱼虽是宫女,却因为在魏化雨身边伺候的缘故,身份比其他宫女贵重些许。

  再加上她姐姐宠她,因此到如今还是个孩子心性。

  锦瞳轻抚着她的后背,语带无奈,“他是皇上,咱们到他身边伺候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时刻牢记这一点……他会立后,会有三宫六院,会有数不胜数的女人……而我们,终不过只是他年少时的玩物罢了。”

  “可玩物动了真情,又该如何?!”

  锦鱼擦了擦眼泪,美眸中都是执着,“姐姐,我就是动了真情、动了真心!我就是看不惯他身边有旁的女人受宠!难道,难道你就甘心吗?!我知道的,我知道你对皇上的喜欢,不下于这世间任何一个姑娘!那些画像,我都看见了!”

  锦瞳脸色微变。

  很快,她站起身,往圆桌旁走了几步。

  一只玉手,忍不住地轻抚心口。

  是,

  她是喜欢皇上,

  可那又如何?!

  终归她们只是身份低贱的宫女不是?

  只要能朝朝暮暮地侍奉他,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他一眼,她也就满足了啊!

  而锦鱼显然没有她的知足心。

  她从床榻上跳下来,秀美的面庞上满是决绝,“姐姐,咱们一不做二不休,不如……”

  她抬手,对锦瞳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妥!”锦瞳皱眉,“妹妹可别忘了,承恩殿那位正在得宠的风头上,她是皇上护着的人,而你我却只是宫婢!”

  锦鱼立即变脸,怒道:“难道咱们后半生,就只能当这小小宫女?!姐姐甘心,我却不甘心!”

  她在桌边坐了,挽袖斟了一盏茶,美眸中满是勃勃野心,“到底咱们与皇上也有些情分,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就不信捞不到一个宫妃当当!史上宫女出身,最后却母凭子贵、母仪天下的例子,难道还少吗?”

  “例子虽不少,可那并非你我!史上那些个皇帝,也不是咱们的君王!须知,皇上他心中所爱——”

  锦瞳争辩了几句,却戛然而止。

  杏眸中,有着浅浅的思量。

  皇上他心中所爱,乃是大周的公主。

  可如今大周公主被晾在明天宫,得宠的却是另一个与她容貌全然一样的姑娘。

  难道说,

  明天宫那位,

  其实是……

  ,

  谢谢为梦里寻觅.因昼思夜想的打赏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