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26章 为我画眉

第2126章 为我画眉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2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魏化雨毫不在意她的指责。

  他在鳐鳐坐过的大椅上坐了,把玩着那盒眉黛,轻描淡写道:“再圣明的帝王,也得花时间宠妻不是?更何况,朕这可不是耽搁朝政,而是在积极孕育皇嗣,为皇族开枝散叶呢。”

  “你……强词夺理!”

  “花宴的事,朕已经允了。你留在这儿,还要如何?”

  宋蝉衣沉默地盯着他。

  除了一年之中的那一日,这个男人,每每待她都如此冰冷薄情。

  他会调戏旁的姑娘,

  却鲜少调戏她……

  似是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寒着脸,转身离开了泰和宫。

  女孩儿迎着暮春的风,疾速往明天宫而去。

  明天宫的宫女们跪了一地,可她目不斜视,只飞快踏进寝殿。

  屏退所有人后,她发脾气般,将梳妆台上的所有胭脂水粉全部扫落在地。

  双手撑着梳妆台面,她抬头望向镜面。

  镜中的少女,分明有着和魏文鳐一模一样的容貌。

  却,

  怎么也无法博得那个男人多看一眼的资格。

  难道他喜欢的,并非是这容貌吗?

  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令少女再度崩溃。

  她使劲儿摇了摇头。

  她扮成魏文鳐,不过是为了踏进他的后宫,再趁机取得他朝堂上的机密。

  并非是为了让他多看她几眼……

  少女在心底这么强调着,那颗犹如擂鼓般乱跳的心,才缓缓平静下来。

  她在梳妆台前坐好,对着菱花镜发呆。

  良久后,她不知想起了什么,从宽袖中取出一只骨哨。

  骨哨制作成竹节形,只有小小的四截。

  她沉吟良久,忽然吹了一声。

  清脆婉转的黄莺声立即响起。

  而纤细玉手中的骨哨,则很快碎裂掉一截。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有身着白色羽衣的清秀男人,神出鬼没般出现在明天宫的寝殿。

  男人眉间一点朱砂,面无表情地看着宋蝉衣,“这一次唤我,所为何事?我的剑已经赠人,若要我杀高手,怕有些难度。”

  “提剑杀人你会,为女人描眉,你会吗?”

  宋蝉衣盯着镜面。

  白鸟不解:“为女人描眉?”

  宋蝉衣抬手,慢慢揉下脸上的人皮面具,“来吧,为我描眉。”

  白鸟皱了皱眉。

  在他眼里,眼前这个女人是叱咤战场的豪杰。

  她一袭红衣站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姿态,他记忆犹新。

  那时的她,美得肆意而张扬,从不施粉涂朱,更不会在乎女人的衣裙首饰。

  一双鹿皮长靴,一袭火色红衣,再加上红缎带高束的马尾……

  她手持画戟往那儿一站,活脱脱便是战神在世。

  可这样的女豪杰,却也有当窗画眉的时候。

  还是……

  要求他为她画。

  男人眼底掠过复杂,却仍旧依言上前,从她手中接过描眉的笔。

  他握惯长剑,却从未握惯眉笔。

  他有些笨拙地抬起宋蝉衣白嫩的下颌。

  暮春的阳光从镂花窗槅外洒落进来,透过软烟罗的绣花帐幔,温温柔柔地轻覆在少女的面庞上。

  白鸟注视着她。

  她的肌肤与寻常魏北女子的麦色不同,而是偏于白皙通透的那种。

  朱红唇瓣非常饱满,鼻梁山根也很挺。

  眼帘紧闭,漆黑的睫毛根根分明,在细碎的阳光里轻微颤抖。

  两痕剑眉不描而黛,弧度完美而锋利,根本无需再行描画。

  白鸟看了半晌,默不作声地弃了眉黛。

  宋蝉衣立即睁眼。

  漆黑中的情绪极为冰凉,她冷声质问:“为何不画?!”

  “你的眉很好看,无需再画。”男人说着,不知怎的却有些生气,于是背转过身不再看她,“你若有其他要我做的事,可以重新说。”

  他说完,却久久不见宋蝉衣回答。

  回转身,只见少女面无表情,正拿着把匕首,对着镜子把那双剑眉修成柳叶眉的形状。

  只是她鲜少做这种事,因此半边儿眉被刮得歪歪扭扭,相当惨不忍睹。

  “你在做什么!”

  白鸟皱眉,一把夺下匕首。

  宋蝉衣盯向菱花镜,“我不喜这种剑眉,我喜欢柳叶眉,就像……”

  “就像大周公主那样?”白鸟冷声,“可那样的眉,并不适合你。”

  宋蝉衣大约心绪相当紊乱,因此懒得同他争论,只面无表情地盯着菱花镜。

  寝殿中寂静良久,白鸟见她没再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于是再度离开。

  暮春的阳光染着些许凉意,落在奢华唯美的深宫里。

  宋蝉衣面对铜镜,

  周身毫无暖意。

  ……

  而承恩殿内。

  宋蝉衣走后,鳐鳐才从寝殿深处出来。

  只见魏化雨仍旧坐在梳妆台前,也不知在想什么。

  她上前,小心翼翼往珠帘外望了眼,“她走了?”

  魏化雨回过头,伸手抓住她的手,笑问道:“怎么,你这冒牌货碰见正牌,怕了不成?”

  “呸!”鳐鳐挣开他的手,“我会怕她?若非你不信我,我——”

  话未说完,却被魏化雨再度握住手,把她给拉进了怀里。

  魏化雨摸了摸她的眉毛,嗓音之中染上些许低沉不悦,“怎的把我给你画的眉洗了?”

  “你给我画得那么丑,我如何出去见人?”少女抗议。

  魏化雨莫名想起那日寝殿里,陈琅盯向鳐鳐的目光。

  那目光,

  令他非常不舒服。

  他的态度冷淡了几分,“你的美貌,叫朕一个人欣赏就好,还想出去见什么人?”

  “可我难道一直要待在承恩殿吗?我总得出去走走不是?最不济,最不济我还要去隔壁看小酒呢!”

  “小酒有什么好看的,看朕不行吗?”

  魏化雨把自己的俊脸凑到她跟前,“你看,是不是比苏酒帅?”

  鳐鳐咬牙推开他的脸,还未说话,外面传来锦鱼的声音:

  “皇上,奴婢有事求见!”

  鳐鳐撇撇嘴,好嘛,告状的人来了。

  魏化雨注意到怀中姑娘的小表情,不觉轻笑,淡淡道:“进。”

  锦鱼快步入内,不敢直视魏化雨,只在珠帘外站定,福了一礼后,不忿道:“皇上,您带进宫的那个姑娘好生无礼,竟然在水盆里踩踏您的衣裳!奴婢不过数落她几句,她就各种辱骂奴婢!还说,还说这天底下她身份最尊贵,就算是皇上您,也没有诛她九族的权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