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24章 我家妹妹国色天香

第2124章 我家妹妹国色天香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2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等萧廷琛走后,她才反握住苏酒的手,“小酒,你们真像是一对欢喜冤家!你们的关系,一定很好吧?”

  欢喜冤家?

  苏酒怔了怔,耳尖难得露出一点儿红。

  她别过目光,否定道:“鳐鳐可别乱说,我与那个大魔王,才没有什么关系呢……”

  鳐鳐轻笑,忽而嗅到伽楠的雅香。

  她低头,就瞧见苏酒的腕子上,正缠着一串伽楠珠。

  莺歌绿的细珠串,用金丝线编织了同心结,瞧着十分稀罕珍贵。

  她不觉促狭:“小酒不必否认得这么快,我瞧着这伽楠手串,分明就是那雍王赠与你的!定情信物都有了,你怎的还不认?”

  “这……这是我替他保管的东西,怎就成了定情信物?!”

  苏酒羞恼,连忙抽回手往宽袖中缩。

  然而鳐鳐眼尖,很快注意到她掌心好似有条红线。

  她皱眉,把苏酒的手拉出来,仔细望向她的掌心。

  果不其然,小酒的皮肤下,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红线,沿着肌肤生长蔓延,顺着手臂,一路往上而去。

  “这是什么?”

  她惊讶。

  苏酒原本略带羞赧的脸色,稍稍冷肃了些。

  她揉了揉掌心,那条红线就生长在皮肤底下,如何也抹不去。

  她笑了笑,“这是一种毒……之前齐国香道大比,我赢了别人,可人家却怀恨在心,不止对我下毒,还把我送到这数千里之外的天香引……欲要毁掉一个姑娘,最狠心的做法,也不过如此了吧?等红线从掌心延伸到手臂,就会慢慢往颈间延伸。等它从颈间再延伸到眉心时,我大约就会死了。”

  她天生一张甜兮兮的俏美容貌,如今半垂着眼睫说话,尾音带着颤抖,莫名叫人心疼。

  鳐鳐很喜欢她的,舍不得看她这般伤心,于是温柔地抱了抱她,“小酒,我始终相信好人有好报,你这般善良,便是老天爷,也舍不得让你死掉的。你放心,我马上就去找魏化雨,问问他可知晓这毒的解药。”

  “哥哥他手上,已经有解药的线索了,倒是先不必麻烦魏帝。”苏酒笑了笑,眼睛里若有光彩。

  鳐鳐看她如此,知晓这姑娘心底,必然十分信任那位大齐雍王。

  刚刚之所以非得说不欢喜人家,怕只是女孩儿家的害羞。

  所以说,爱情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有人爱得轰轰烈烈,非得昭告天下,叫所有人都见证他们的爱。

  可有的人,却偏要把爱情藏在心底最深处,除了自己,不许任何人碰。

  那么自己呢?

  她自己的爱情,又该是何种面貌?

  翌日。

  鳐鳐还在赖床呢,就听得外殿传来争执声。

  到底不是周国的雍华宫,小姑娘没睡得死沉,听见声音就坐了起来。

  睡在身边儿的小酒并不在,她的声音却从外殿传进来:

  “谁要哥哥给我画眉了?你把眉黛膏放下,我自己来!”

  “啧,我如何就不能给你画眉?魏北之地凶险无比,万一我葬身此地,余生岂不是都不能给你画眉?小酒儿也该满足下我的愿望!”

  “呸,你就知道胡言乱语!什么葬身此地,大早上的,乱说什么!”

  “好吧,那咱们想开点,万一是你奇毒发作,过几天就死了怎么办?”

  苏酒半晌没说话,显然气得不轻。

  鳐鳐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好奇地趴在珠帘后往外张望,就瞧见那位大齐雍王坐在梳妆台上,手里高举着眉黛,正居高临下地逗弄小酒。

  而小酒那么聪明伶俐的姑娘,竟然拿他一点儿辙都没有。

  很快,小酒咬了咬牙,认命般在梳妆台前坐下。

  雍王满意一笑,跳下梳妆台,一手抬起小酒的下颌,认真地给她画起了眉。

  春阳从镂花窗外洒落进来,在他们的身上温柔跳跃。

  “画歪了……”

  小酒出声提醒。

  “我家妹妹国色天香,便是画歪了,也仍旧美呢。”

  容貌昳丽的少年笑吟吟的,虽是不着调的样子,可眉眼中,却尽是三月春水似的温柔。

  他们看起来那么登对……

  鳐鳐歪了歪头,眼底不觉浮现出一抹羡慕。

  ……

  待她告辞小酒回到承恩殿,就看见魏化雨那厮,又把穿过的衣袍、臭袜子什么的,扔得到处都是。

  那厮也不知跑哪儿去了,整天日的不见人影。

  小姑娘想着苏酒与萧廷琛临窗画眉的恩爱模样,在心底无力轻叹,又是一阵忍不住的艳羡。

  半晌后,她终于认命地开始拾掇魏化雨的衣裳。

  从小到大,她从未洗过衣裳。

  所以所谓的给魏化雨洗衣裳,也不过是把它们扔到盆子里,放进温水后,脱了鞋袜跳上去使劲儿踩跺。

  她在宫苑里,正踩得起劲儿,不防一道嚣张的女音陡然响起:

  “喂,你在做什么?!”

  鳐鳐回头,只见来者不是旁人,恰是伺候魏化雨的那两个双胞侍女之一。

  看着这般张扬跋扈,应是那个叫锦鱼的。

  鳐鳐想着,故意当着她的面抬起一只光脚丫子,再慢悠悠踩到衣袍上,“我在干什么你看不见吗?自然是给皇上洗衣服!”

  锦鱼早就听说她们皇上领了个女人回宫,那女人,还与中宫皇后生得一模一样。

  她原以为这不过是宫人们夸大其词,毕竟世上哪儿会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可如今一见,却也先呆了半晌。

  眼前这丫头,分明就与皇后容貌别无二致!

  她本就暗暗嫉恨魏文鳐成了皇上的正室,可魏文鳐贵为皇后,在明天宫深居简出,她轻易见不到,因此便是妒忌也没办法。

  可眼前这丫头不一样,她出身天香引,不过是个低贱之人罢了。

  便是她打了骂了,又能怎样?

  这么想着,锦鱼脸上多了几分笑,上前道:“我姐姐总管泰和宫所有事,我身为她的副手,当然也有权利教管宫女!我问你,你可知晓,你脚底下踩着的,是谁的衣裳?!”

  “当然知道了,魏化雨的嘛。”

  鳐鳐不以为意,继续淡定地踩踩踩。

  “你踩了皇上的袍子,就等于踩了皇上!你可知这是什么罪?!”

  锦鱼厉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