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23章 雨夜里的美人画卷

第2123章 雨夜里的美人画卷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3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1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少年的背影在雨幕中顿了顿,却沉默着再度走远。

  雨水渐大。

  宋蝉衣抬袖擦了把脸上的水珠,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魏化雨,永远不要对我好!永远不要因为我娘,而对我好!”

  她怕她会爱上他。

  她更怕他是因为别人才待她好。

  可少年沉默着,消失在了茫茫雨幕之中。

  明天宫的灯火游龙走凤,在漆黑的雨夜中亮如仙宫。

  殿顶上有白色鸟儿,正俯瞰着宫殿外发生的一切。

  圆溜溜的黑眼珠转了转,它收回视线,用鸟喙啄了啄被雨水弄乱的羽毛。

  它栖息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

  男人面容清秀,身着羽衣,腰间挎着长剑,眉心一点朱砂痣,正盘膝而坐,静静遥望雨中的宋蝉衣。

  目光中满是复杂与不解。

  ……

  雨夜深深。

  有端方君子站在窗畔,对着绵绵春雨,对着窗外的丛丛牡丹,于琉璃灯盏下绘制一副仕女图。

  仕女图上,牡丹次第而放,立于花中的姑娘,却国色天香、人比花娇,一眼看去格外娇俏清丽。

  正是鳐鳐的画像。

  外间有小厮进来禀报:“公子,老爷来了。”

  “嗯。”

  以端方雅正闻名魏北的男人陈琅,未曾歇笔,仍旧细细勾勒着女子的眉眼,试图还原出她最真实的容貌。

  在这样寂静幽深的雨夜里,没人知晓他画上的人儿,并非他的妻室。

  更没人知晓他这讲究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君子,竟也会在摆满圣贤书的书房中,悄悄想着那些个旖旎暧昧的事儿。

  片刻后,陈家的老爷,朝中的三公之一陈举,迈着威严的步伐踏了进来。

  他生得虎背熊腰,即便年过半百,却仍旧精神奕奕,看起来正值壮年的模样。

  他走到陈琅背后,看了眼画卷上的姑娘,嗤笑道:“一介儒生,也敢觊觎当今皇后?琅儿,你从前不是说,若要做君子,便要从内到外都得君子吗?怎的如今,却也学会这下九流的事儿了?”

  陈琅勾勒完最后一笔,将细笔搁在金刚木笔山上。

  冷漠的眉眼,全然不像是外人面前那位知礼端方的君子。

  他瞥了眼陈举,在侍女呈来的银盆中净手:“君子爱美,有何不可?只是这画上的人物……”

  却并非是那位“皇后”呢。

  而陈举却毫不在意他的说辞,在太师椅上坐了,慢悠悠捧起茶盏,“我瞧着宋家那边,这段时日以来,不知怎的半点儿动静也无。那个宋蝉衣,更像是凭空消失了般。呵,到底她才是皇上的未婚妻,如今皇上另娶他人,女孩子家嘛,脸皮薄觉得没脸再见人也是有的。”

  陈琅继续净手,没搭理他。

  “我以为,不如趁宋蝉衣伤心的机会,你爹我为你上门求娶,你意下如何?那个女娃儿心思深沉不下当今圣上,若有她相助,相当于咱们府中多了十位幕僚!咱们的大业,可成矣!”

  陈举的眼睛,在灯火下熠熠生辉。

  贪婪,欲望,冷血,在瞳孔中交织成最纸醉金迷的颜色。

  “宋蝉衣那个蛇蝎女人,若缠上谁,也算谁倒霉,我又怎会主动送上门?”陈琅冷声,拿起另一侍女呈来的帕子,重重把双手擦干净。

  “哼,她生得貌美,便是心狠些,也不过境遇使然。可再狠又如何,终究是个女流之辈,终究是要嫁人的,难道她还能坐上那个位置?琅儿自幼天资过人,又怎会降不住她?”

  陈举说着,捋了捋胡须,又道:“为父左思右想,皇上与大周的联姻,着实不妥。大周才吞并楚赵,正是强盛的时候。再加上这魏文鳐还是那北幕小儿的妹妹,背后还有个北幕撑腰。有这样强横的娘家,若咱们对付魏化雨,大周与北幕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为父认为,这门联姻,还是得毁掉为好!”

  当初魏化雨在朝堂上提起欲要迎娶鳐鳐时,几乎被所有老臣反对。

  一大部分是因为他们觉得不能立一个外邦的女人为皇后,否则生下来的继承者,岂不是也会亲近外邦?

  另一小部分的老臣,以陈举为首,同样反对。

  可他们却有着不可告人的理由,那便是迎娶鳐鳐,会令魏化雨背后的势力得到壮大。

  如此,不利于他们将来夺取权势。

  陈琅把毛巾重重扔回侍女手中,一双眼透着冷漠,盯向自己的父亲,“你希望我如何?”

  陈举笑了笑。

  春雷萌动。

  正是惊蛰,被春雨打湿的土地里,有眠了一冬的虫儿悄然苏醒,蠢蠢欲动地往泥土外钻来。

  夜雨飘窗,画卷上的少女眉目清丽,团扇柔柔,巧笑倩兮的模样极为娇俏勾人。

  ……

  至于画上的真人,此时正在逍遥宫赖着不走呢。

  逍遥宫就在承恩殿隔壁,修筑得精巧又大气,加上寝殿被萧廷琛的人重新布置过,因此十分华贵奢侈。

  罗汉床上,鳐鳐死皮赖脸抱着苏酒蹭,“……我的故事就是这样,我才是大周嫁过来的公主魏文鳐!小酒,你相信我吗?”

  苏酒手里还握着卷看到一半儿的书,闻言,很认真地点点头,“我自是信你的。”

  “真的?”鳐鳐惊喜地睁大眼睛,“魏化雨那个混账东西都不肯信我,你才认识我几天,就这么信我……小酒,你怎么这么好?!说起来,你为什么这般信我呀?是不是因为我身上自有股大国公主的霸气和尊贵?!”

  “霸气和尊贵倒是没有的……”苏酒眼如月牙,笑得甜兮兮的,“因为我觉得吧,鳐鳐是被娇生惯养宠大的,不曾经历过太多阴谋诡计,所以才会笨到被旁的女子夺去身份呀!”

  鳐鳐小脸僵住,“小酒,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我咋觉得你这人看起来又甜又美,怎的说起话来,却这般毒舌?”

  苏酒轻笑,亲亲热热地执起她的手,“那位叫宋蝉衣的姑娘,既夺了你的身份,必然是有所图谋。我倒是觉得,你现在待在魏帝身边,反而十分安全。毕竟她的手再长,也伸不到承恩殿里去不是?且先静观其变为好,哥哥说过,若要杀一个人,必定要一举杀死他,绝不留后患,才是上佳。”

  ,

  菜菜新书已发布,QQ阅读搜《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

  要投推荐票的宝宝们,可以把票票留给《小萌妃》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