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22章 你对我好,是因为我娘吗?

第2122章 你对我好,是因为我娘吗?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1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菜菜新书《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已发布哦,QQ阅读搜新书名,或者直接搜菜菜的笔名!】

  她的兄长宋问,收回视线,沉默着掸了掸衣袖。

  片刻后,他起身道:“没有自然是最好的。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说罢,戴上遮掩容貌的宽大兜帽,抬步离开这座寝殿。

  临出殿门时,他微微侧目,“今儿是母亲的祭日,你顶着魏文鳐的身份,虽不能回府祭拜,可到底也不该穿红色。”

  他离开后,宋蝉衣恶狠狠把书案上的笔墨纸砚尽数扫落在地。

  端着茶水从隔壁过来的杏儿,不解地望着满地狼藉,弱声道:“娘娘,您不是说有客人吗?客人去了哪儿?”

  她在宋蝉衣的整治下,如今已然像是被猫摁在爪子下的老鼠,简直乖得不得了。

  宋蝉衣无视她,只盯着虚空,红唇微启,一字一顿:“我永远,永远也不会爱上他!”

  她的眼眸中满是摄人的寒意。

  周身气势外放,

  如同君临天下的女帝。

  杏儿越发觉得她们公主陌生,于是低下头,端着茶一声不吭地退下了。

  偌大华丽的寝殿,冷冰冰的,只剩下宋蝉衣一人。

  娇美面庞上的狠意,逐渐敛去。

  她伸手抚了抚身上的朱砂红凤袍,眼底难得流露出一抹寂然,“母亲的祭日……距离那一天,竟又过了一年吗?”

  ……

  春夜。

  魏北燕京的气候偏于温润,与镐京城很是相仿。

  鳐鳐给魏化雨洗完衣裳后,说什么也不要与他同宿一座寝殿,闹着吵着非得要去寻苏酒。

  魏化雨正好也有些事要做,因此不曾挽留,由她去隔壁宫殿闹苏酒。

  总归他今夜睡不到媳妇,那萧廷琛也休想睡到他媳妇就是了。

  夜雨阑珊,淅淅沥沥落在御花园。

  夜色朦胧,远处的花树犹如连绵黑影,悬挂在游廊下的宫灯在雨幕中晕染开朦胧光华,把这座皇家园林照得影影绰绰。

  身着墨色大氅的少年,身姿高大如楠木,携一身大漠般的凛冽风华,正慢条斯理地穿过其间。

  游廊外,池水粼粼,隐约可见几尾硕大锦鲤游曳其间,越发透出迷蒙而梦幻的美感。

  身姿修长的少年君王,在游廊中站定。

  隔着宽大的水池,可以看见有少女一袭白裙,正蹲在对岸,往盆子里烧纸莲花、锡箔元宝等物。

  火盆里,灰烬的光芒明明灭灭。

  空气中隐约可见飘飞的纸灰,它们被春夜的细雨打湿,那一点点红色火光,也彻底湮灭在泥土里。

  少女低着头,只见其身姿单薄,素白裙摆拖在地上,沾染了些许湿泥。

  鸦色的长发早已浸湿,正紧贴在面颊上,越发衬得脸色苍白羸弱。

  她鲜少会有这样的一面。

  魏化雨眯了眯眼。

  隔着一池烟雨、无边夜色,他淡淡道:“你在祭奠谁?”

  宋蝉衣未曾抬头,纤细指尖拾起最后几只锡箔元宝,慢悠悠放进火盆中。

  火舌跃起,瞬间吞噬了元宝。

  少女缓缓抬眸,眸色格外晶亮。

  她歪头,笑容狡黠,“你猜?”

  魏化雨才不猜。

  少年一跃而起,足尖点过池塘水面,平稳落在宋蝉衣跟前。

  他居高临下,薄唇轻勾起一点微笑,“皇宫内,禁止随意烧纸祭奠。”

  “本宫便是违抗宫规,皇上又能如何?”

  宋蝉衣站起身,神色嘲讽而又挑衅地与他对峙。

  总归,这个男人已经寻回了真正的魏文鳐。

  那么他显然已经知晓她的真实身份。

  再装下去,也没意思不是?

  面对她的挑衅,魏化雨却半点儿怒意也无。

  少年轻笑出声,解开墨色大氅,淡然地为宋蝉衣披上。

  “春雨虽温柔,可这寒夜,却到底沁凉入骨。女孩子家,还是莫要淋雨为好。”

  说话间,他在少女面前蹲下,“上来,朕送你回宫。天黑路滑的,若脏了绣鞋、湿了罗袜,岂不可惜?女孩儿家的东西都精细,须得小心保管,方才美丽。”

  宋蝉衣表情微妙。

  细白指尖,忍不住捻了捻肩上披着的大氅。

  这大氅还带着他的味道,苍茫,冷冽,一如大漠戈壁的猎猎狂风,一如那悬崖上生生不息的松木。

  她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鬼使神差的,竟然趴了上去。

  于是少年把她背起来,目视前方,一步步往明天宫而去。

  宋蝉衣却有些手足无措。

  素来淡定的少女,即便站在沙场上,指挥起千军万马来也毫不手软,面对鲜血与人命,果决勇敢得令人敬佩。

  可趴在这个男人的后背上,她突然连手脚如何摆放,都茫然起来。

  他的脊背很宽厚,犹如高山与河川。

  叫人觉得很踏实。

  宋蝉衣这么想着,微微皱了皱眉。

  她开口,声音仍旧冰冷霸道:“你为何还要对我好?”

  他明明已经知晓,她是宋蝉衣,是他的政敌……

  少年戏谑的嗓音,透着几分调笑,在雨幕中传来:“你是姑娘不是?我这人素来怜香惜玉,见不得女孩儿家吃苦呢。你若非生在宋家,我……”

  宋蝉衣的心提了起来。

  然而后面如何,他却不曾往下说。

  沉默之中,淅淅沥沥的雨声响彻四野。

  宋蝉衣终未能等到后面的话。

  她慢慢放软了僵硬的身体,在魏化雨背后趴好。

  把头埋在他的颈间,少女声音闷闷的:“别以为你对我好,我就会率领宋家投诚。我不会,我爹更不会。咱们的战争,还会继续。”

  “朕从没有认为,咱们能够和解过。”

  宋蝉衣听见他这么说。

  心里不知怎的,却有些失落。

  是了,宋家与魏化雨,他们永远不会和解,永远不能和解。

  今夜这片刻的安宁,已是世间难得。

  她抬眸望向明天宫的方向,莫名希望,这花径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

  可世间从无走不完的路。

  魏化雨在明天宫外,把宋蝉衣放下来,“去泡个热水澡,再喝盏姜茶暖暖身。”

  “我说了,你不必对我好!”

  宋蝉衣忽而气怒。

  “啧,女人真是阴晴不定。”魏化雨挑了挑眉,转身潇洒利落地踏进雨幕之中,“罢了,朕不管你了。”

  宋蝉衣咬牙,不知想到什么,忽而追了两步,“你对我好,是因为我娘吗?!因为五年前,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