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21章 我不会爱上魏化雨

第2121章 我不会爱上魏化雨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1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还没说完,鳐鳐却气上了头。

  小姑娘把怀里抱着的衣裳往地上一扔,叉腰道:“嗨我这暴脾气,我喊他魏化雨他都没说什么,你这人怎的这么碎嘴?!什么执掌朝中礼法,你又不是礼部尚书,执掌的哪门子礼法?便是正人君子,也该有个度!闲事管得多了,就不是什么端方君子,而是碎嘴的妇人!”

  碎嘴的妇人……

  这还是陈琅第一次听见有人这般评说自己。

  素来不善争吵的男人,面颊更红,抬眸盯向鳐鳐。

  倒映在眼睛里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五岁。

  还只是刚及笄的模样。

  容貌虽和皇后一样,可不知怎的,明明是出身三教九流的女子,但那双琥珀色眼睛却格外清澈干净。

  那是不染世故的瞳眸,仿佛高山深处的幽潭,一眼就能看见底。

  便是如今在生气,也仍旧透着几分娇俏可爱。

  “娇俏可爱”这个词从陈琅脑子里掠过,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时,后背不觉沁出一层冷汗。

  二十来年,他从未对哪个姑娘有过如此感觉。

  始终沉稳的男人,心跳忽然在此刻加快了下。

  他把这归结于慌张,因此勉强按捺下这股子悸动,仍旧板着那张清秀的脸,“皇上,近身侍奉您的宫女,不该是如此德行。最起码,得挑些温顺谦恭的。”

  鳐鳐挑眉而笑,“怎么,陈大人觉得我不够温顺谦恭?可我觉得,我已然相当贤惠。”

  她可是放下了身段,愿意给魏化雨洗衣裳啊!

  陈琅只觉这姑娘说话真是好笑。

  直呼圣上姓名,还与他这位大臣这般无礼的讲话,他着实看不出来她究竟哪里贤惠。

  因此,他冷冷道:“姑娘说话还是注意些分寸为好。终归皇宫里,比不得天香引那种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的地方。”

  鳐鳐眯眼轻笑,从角落里抽出一把鸡毛掸子,“那我倒要叫你瞧瞧,什么叫真正的不贤惠!”

  说着,竟直接拿鸡毛掸子去赶陈琅。

  饶是陈琅在魏北这里长大,见识过无数厉害姑娘,却也震撼于这女孩儿的泼辣直接。

  他慌忙站起身,对魏化雨道:“皇上可瞧见了?!哪有宫女随意抽打大臣的,可见此女的确不能留!最起码,最起码也得先送到鬼市调教——”

  “调教调教,你们这群臭男人就知道调教女人,我还要调教你们呢!”

  鳐鳐咬牙,毫不客气地拿鸡毛掸子往陈琅身上招呼。

  她原还认为这男人乃是个正人君子,可如今这人管得也忒多了!

  陈琅原以为魏化雨会救他。

  好歹,他也是九卿之一不是?

  然而他抽空望向自家君王,却见对方单手托腮,笑吟吟坐在案几后,目光中似乎还对这小宫女的行为带上了鼓励。

  得吧,

  他家皇上怕是被这女人迷得五迷三道了。

  陈琅想着,狼狈地对魏化雨行了退礼,就在鳐鳐的鸡毛掸子下,被匆匆撵了出去。

  “哼,”鳐鳐扔了鸡毛掸子,斜睨向魏化雨,“你刚刚,为何不阻止我?好歹我打的,也是你手底下的大臣不是?”

  少年笑得毫不在意,“陈琅迂腐,朕早就想揍他了,却碍着他的好名声,没法儿揍。风儿抽的这几下鸡毛掸子,倒是替朕解了一口闷气。果然,风儿当真是最心疼朕的。”

  “谁替你解闷气了,不要脸……”

  鳐鳐嘀咕着,愤愤不平地抱着他那堆脏衣裳臭袜子出去洗。

  总归她得先在宫里住下,才能找机会证明自己的身份。

  若能见到季嬷嬷,说不准她还会帮她的。

  魏化雨目送小姑娘带着思量的背影消失在殿外,一杆朱砂笔在修长的指尖转了转。

  宫中遍布宋家的耳目,想必那宋蝉衣,已经知道他带了个女人回宫,这女人,还与鳐鳐生得一模一样。

  那么,她会怎么做呢?

  他很期待。

  ……

  因着当初战乱,所以魏北的皇宫是重新修建的。

  选址就在当初沈妙言所建造的明天宫附近。

  当年的明天宫高达百丈高耸入云,金银堆砌、明珠为灯,重檐叠嶂、高阁无数,可谓倾尽了天下的财宝。

  而现在的明天宫,虽不及当年豪奢,却也是飞檐斗拱、雕梁画栋,乃是燕京城皇宫内最富贵堂皇的一座宫殿。

  原是魏化雨为了迎娶鳐鳐特意准备,是想做大婚时的宫殿的。

  只可惜如今宋蝉衣顶替了鳐鳐的身份,他自然也懒得入住明天宫,只仍旧住在自己的寝殿里,由着宋蝉衣在那宫殿中折腾。

  此时,明天宫寝殿。

  地面光可鉴人,珠帘高卷,博古架上堆积着数不胜数的宝物。

  几盆罕见的花株幽幽在角落盛开,在殿中弥漫出清雅淡然的香气。

  诸多宫女垂头侍立其间,却静悄悄半点儿声音也无,可见这明天宫主人治理宫闺的强势手段。

  寝殿深处,身着凤袍的少女独自立在窗边书案旁。

  她手持一杆湘妃竹制成的细羊毫,正面容冷肃地在宣纸上写字。

  一位容貌俊俏的男人端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眉宇间皆是冷意,“事情已经很明了,那个天香引的女人,就是魏文鳐!妹妹,小皇帝显然已经知晓你是假的,你该如何是好?”

  宋蝉衣低垂眼睫,语调清冷:“我说过很多遍,不要再叫他小皇帝。宋问,魏化雨这个人,并非是你或者父亲能够随意奚落的。”

  宋问冷笑,“我从不知,妹妹竟也会帮着他人说话!怎么,你爱上魏化雨了?!难道你忘了咱们宋家的大业了吗?!”

  “啪嗒”一声响,宋蝉衣手中的羊毫笔折成两半。

  宣纸上是凌乱而不失美感的草书。

  只最后的笔画如同一杆破开的竹,令整幅书法都失去了观赏性。

  她侧目,眉眼凌厉:“我不会爱上魏化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宋家的大业!宋问,不要用质疑的语气跟我说话,你不应该,也不配!”

  她如今明明与鳐鳐是同样的容貌,可此时此刻,却分明就是两个人。

  她的冷艳如同出鞘利剑,一往无前绝情绝爱,与鳐鳐的娇俏良善全然不同。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