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20章 魏化雨的臭袜子

第2120章 魏化雨的臭袜子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1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鳐鳐自然不知晓少年隐秘的心思。

  她咬牙,不知想到什么,忽然下定决心,独自走到屏风后。

  魏化雨只听得窸窸窣窣的衣料声随之响起,紧接着,屏风后响起鳐鳐犹犹豫豫的声音:“你过来。”

  “作甚?”

  “哎呀你过来就是!”

  魏化雨挑了挑眉,颇有些好奇地步到屏风后。

  只见少女站在薄金色烛火的光影之中。

  她背对着他,宫衣褪至臂弯,露出大片雪白滑腻的脊背。

  一株血红色的曼珠沙华,在白腻纤背上蔓延生长,栩栩如生的模样,仿佛正在怒放。

  少年眯了眯眼。

  “这是从前在凉州词的那一夜,你纹到我身上的……这个,总能证明我的确是真的魏文鳐吧?”

  鳐鳐嗓音细弱,却带着无法反驳的笃定。

  魏化雨眼底眸色渐深。

  他欣赏着鳐鳐,如同欣赏一件完美的羊脂玉雕琢品。

  胭脂红的裙摆旖旎曳地,纤腰不盈一握,衣衫半褪,火光中的肌肤白嫩细腻,带着通透的玉色。

  令他沉沦。

  他上前,从背后搂住鳐鳐,低头凑到她耳畔,“风儿也真是,喜欢朕的宠幸,直说便是,何必这般拐弯儿抹角地勾引朕?不过……朕很喜欢呢。”

  鳐鳐无语。

  这厮真是好厚的脸皮,她不过是力证清白,怎的落在他眼中,就成了勾引?!

  少女愤然转身推开他,警惕地把衣裙拢好,“难道那个女人的背后,也有这曼珠沙华吗?!魏化雨,你为何就不肯信我?!”

  魏化雨当然不曾看过宋蝉衣的背。

  他怎么知道对方有没有曼珠沙华。

  不过那又如何,终归魏北是他的地盘,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由不得鳐鳐反抗拒绝。

  男人格外霸道,上前就把少女抵在屏风上,一手捏住她的下颌,嗓音低沉:“朕想好了,朕要尽快与你生个孩子,你意下如何?”

  他是魏北的帝王,天生一张英俊深邃的面庞,狭长如刀的眉眼明明该是凌厉摄人的,可此时此刻,却透着刀锋舔血的深情。

  撩拨着女孩儿的心弦,若叫那些不曾见过大世面的姑娘家瞧见,定然要沉沦在这温柔里。

  男色当前,鳐鳐咽了口口水,紧紧拢着衣裙,小声道:“我……我不想与你生小孩儿……”

  她还没有恢复身份啊!

  当务之急哪里是生小孩儿,是恢复身份啊!

  可少年浑然不觉她的急迫,只挑起她的脸,垂眸欲要吻下。

  恰此时,殿外传来张公公的声音:

  “皇上,鸿胪寺大人求见!”

  魏化雨睁开眼。

  深深盯了眼面前这人比花娇的小姑娘,他道了句“把衣裳洗了”,便抬步往殿外而去。

  鳐鳐朝他背影挥了挥小粉拳,忽而福至心灵,想瞧瞧那位鸿胪寺大人要与他说些什么。

  小姑娘装模作样地走出去,就看见雅座中见过的陈琅,正跪坐在殿中。

  他与魏化雨不同,他的衣冠纤尘不染,即便保持着跪坐的姿态,衣袍也整理得近乎苛刻,连半点儿褶子都没有。

  皮肤白净,叠放在膝上的双手细白修长,指甲里半点儿污垢也无。

  鳐鳐默不作声地走到角落,想起来魏北之前做过的功课。

  听闻魏北这里有位端方君子,熟知儒家文化,最反对太子哥哥以兵家治国,常常在朝堂上提倡以儒治国。

  他年纪轻轻品行却是一流,因此乃是魏国人尽皆知的君子。

  她想着,在角落里蹲下,随手拾起被魏化雨乱扔一地的麻纱袍子。

  那两人似是在说大齐雍王的事儿,好似是雍王对所住行宫十分不满意,要求搬到承恩殿隔壁,却被陈琅给拒绝了。

  然而那位雍王看似总是温柔含笑,但人却十分不好惹,短短一个时辰,就给陈琅造成了不少麻烦。

  陈琅不堪其扰,才过来向魏化雨求救。

  “他要住朕隔壁,叫他住就是。”

  魏化雨把玩着一杆朱砂笔,浑然无所谓的姿态。

  “微臣以为,此举于礼不合。他不过是别国王爷,岂有与皇上平等吃住的道理?更何况承恩殿这里靠近御书房,机要繁多,若是被他窥见——”

  “陈琅,你是在低估朕的本事,还是在高估萧廷琛?你以为,朕会怕他?便是他睡在朕的龙床上,朕也无所畏惧。凭他,还不够资格从朕手上探查出魏北机密!”

  陈琅沉默。

  素来恪守礼仪的男子,面对流氓似的魏化雨,无可奈何。

  殿中陷入沉默,唯有鳐鳐收拾衣裳的窸窣声。

  小姑娘把衣裳一件件搭到臂弯,脑海中想着的倒也不是什么军国大事,而是若那萧廷琛搬到承恩殿隔壁,小酒想必也会过来。

  到时候,她又能找小酒玩儿了呢。

  小酒看着娇憨,但实则狐狸似的腹黑狡诈。

  说不准她还能帮她出点儿主意,教她把身份夺回来。

  这么想着,小姑娘忍不住露出一点儿笑颜。

  她用两指夹起魏化雨的罗袜,为确定干净与否,下意识凑过去嗅闻了下。

  呃……

  (⊙o⊙)…

  少女仿佛灵魂出窍般呆滞片刻,才猛然把那双臭袜子甩出去:“魏化雨,你这袜子多少天没洗过了?!便是不喜人动你殿中的东西,你也得让宫女给你洗衣裳吧?!”

  一只臭袜子落在龙案上。

  另一只,成功砸到魏化雨脸上。

  少年笑眯眯把袜子取下来,“瞧你说的,这等贴身之物,自然要亲近之人才能洗涤。其他宫女若是碰了朕的贴身衣物,朕可是会觉着恶心的。”

  “你——”

  鳐鳐气个半死,半天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而陈琅的脸,却一点点板了起来。

  他看了眼鳐鳐,继而朝魏化雨拱了拱手:“皇上怎能容宫女直呼您的名讳?此举于礼不合,您该根据宫规,罚她才是。”

  “她乃是朕的新宠,唤朕什么朕都乐意,与你何干?”魏化雨挑眉,“你再多盯她一眼,朕挖了你的眼睛!”

  不知怎的,陈琅望向鳐鳐的目光,令他十分不舒服。

  陈琅被呛了下,脸色微红,语气却越发坚定:“臣执掌朝中礼法,自然要积极向皇上进谏。皇上,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且不说这女子乃是三教九流出身,仅凭她这副与皇后娘娘一模一样的容貌,就不该进宫!更何况她没大没小,不懂宫规,着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