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16章 小姑娘小脸臭臭的

第2116章 小姑娘小脸臭臭的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1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很快,便至第二日傍晚。

  天香引内布置焕然一新,其他客人早就被常妈妈差人请了出去,金碧辉煌的两扇朱门大大敞开,几名美貌侍女恭敬守在门外,只专注等待魏化雨与萧廷琛的大驾。

  楼内,鳐鳐与苏酒仍旧待在自己房中。

  婢女们有条不紊地为她们二人打扮梳妆,务必确保两人能够按照常妈妈的心意,以最美的姿态出现在魏帝与雍王面前。

  两个女孩儿浑然无所谓的姿态,由着侍女给她们梳头发,只对坐在罗汉床上,专心对弈。

  鳐鳐拈起一颗白玉棋子,纠结地盯着棋盘望了半晌,无奈歪头,“小酒,你也忒坏了!这棋走成这样,我无论下在哪里,都是我输啊!”

  说着,把棋子投进棋篓,“哎,我若是有你一半儿棋艺就好了!”

  苏酒含笑,极有条理地,把棋盘上的棋子一颗颗收回棋篓,“这种事,与高手多练练就好。”

  鳐鳐来了兴致,双眼发亮地问道:“那你的棋艺,是练了多久?你告诉我,也好给我点儿信心!”

  “我?”苏酒笑得很甜,“我倒是没怎么练,哥哥扔了本棋谱给我,我看看就学会了。后来与旁人下棋,就再没输过。”

  “……”鳐鳐无语,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幸好她没告诉小酒,她其实还跟着大周的国手学过整整两年围棋。

  两人正说着话儿,忽有人大力推开门。

  两名侍女率先踏进门槛,后面跟着的,正是金玲珑。

  她今日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袭水红色长裙,把她高挑的身材衬托得极好,后背更是半点儿衣料也无,越发衬得肌肤白皙,性感撩人。

  她抬手抚了抚金步摇,“我就知道常妈妈不肯雪藏你们两个,不过那又如何,等魏帝与雍王到了,我自有手段拿下他们!你们两个,终究不过是我的陪衬罢了!”

  鳐鳐与苏酒对视一眼。

  小姑娘笑容娇俏,“得到男人的喜欢算什么本事,我以为,需得自己有本事,才算是真正的厉害。”

  苏酒颇为赞同地点点头。

  金玲珑冷笑,“吃不到葡萄,倒是在那儿说葡萄酸。哼,你俩若低下头好好求我提携,我心情好了,说不准也愿意给你俩在魏帝面前美言。否则的话,你俩也只有艳羡我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份儿了!”

  “那你变凤凰去吧,飞得太高,当心别摔着了!”

  鳐鳐揶揄。

  “你——”金玲珑气急,狠狠剜了她一眼,道了句“别后悔”,就拂袖离开。

  半个时辰后,楼外传来整齐有序的马蹄声。

  乃是护卫队护送魏化雨与大齐雍王萧廷琛,抵达天香引了。

  常妈妈恭恭敬敬地等在大门口,甩着帕子扭着腰,热情地迎了上去,“哎哟喂,这可真是天大的稀客!草民给皇上、给雍王请安啦!”

  说罢,十分夸张地福下身。

  她身后,其他美人等也皆都福身行礼。

  一眼看去,环肥燕瘦,选秀似的热闹。

  常妈妈悄摸摸地抬起眼帘。

  她看见银甲侍卫们簇拥着前后两顶软轿。

  第一顶软轿里走下的少年,身着墨底绣金线双龙戏珠花纹袍,身材高大,有着魏北皇族特有的高鼻深目,龙冠束发,胸前垂落着数十条串着小金珠的细长发辫,一眼看去英俊凛贵非常。

  她暗暗点头,这位少年,应就是当今圣上。

  而第二顶软轿中出来的少年,看起来与魏帝一般年岁。

  踩云纹挖金皂靴,穿霜白劲装,肩上随意披着件宽大的桔梗蓝银线绣紫阳花团大氅,修长如玉的双指,闲适地夹着一杆紫金细烟枪。

  他肌肤偏白,一双温润玄月眉,两汪含情桃花眼,笑起来时右颊有个小酒窝,叫人一见便心生亲近之意。

  偏左腮上一点朱砂痣,鲜红欲滴,平添妖娆。

  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

  说的,大约便是大齐雍王了……

  正如魏北与周国隔着狭海,大齐国,还在魏北更西的地方,两者之间隔着更浩渺的海洋,若乘巨船,需得在海上航行两个月,才能抵达。

  因此,大齐与周国之间并无来往,与魏国的交往反倒要更密切些。

  也不知这雍王,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常妈妈想着,起身凑到魏帝身边,笑道:“里面的姑娘们都已经准备好,只等着皇上与王爷入席。”

  “都有什么表演?”

  魏化雨抬步跨进门槛。

  入目所及,乃是座高大的圆台。

  “首先由我们天香引的头牌玲珑,给二位表演香艺。说起这位玲珑姑娘,那可是才貌双绝!皇上这边请……接着是两位美人为皇上和王爷献酒,这两位美人皆生得国色天香,世间难得一见,保准叫皇上和王爷满意!”

  常妈妈笑得合不拢嘴,殷勤地领着两人朝楼上雅座而去。

  天香引布置豪奢,即便是楼梯,也仔细镂刻着缠枝花纹,甚至还铺了厚厚的红绒地毯。

  魏化雨抬手示意她闭嘴,含笑瞥向身后半步的大齐雍王,“怀瑾兄以为,这楼里如何?”

  大齐雍王名为萧廷琛,字怀瑾。

  披着桔梗蓝大氅的少年,眉眼含笑,“天香引之名冠绝天下,齐国亦有几座,本王素来欣赏得很。”

  “呵,看来怀瑾兄当是天香引的常客,不知你的王妃若是知晓,会是何种心情?”

  “本王与王妃素来感情极好,王妃善解人意、温婉贤惠,知晓本王到这种地方,乃是为了男人间的应酬。倒是听闻魏帝新娶皇后,这般明目张胆地来逛青楼,不知贵国皇后该是何种心情?”

  “朕的皇后母仪天下、心胸宽广,哪里会计较这种小事?她啊,巴不得朕的后宫再充实些,好给皇族开枝散叶呢。”

  两个男人兀自议论,骄傲地夸耀着自家妻室。

  坐在雅座隔壁的鳐鳐,却是莫名其妙。

  她什么时候心胸宽广了?

  又什么时候巴不得魏化雨那厮后宫充实了?

  还开枝散叶,呸!

  他想得美!

  小姑娘小脸臭臭的,拉了苏酒的手,谆谆教导:“小酒啊,这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就盼着妻妾成群,他好坐享齐人之福。咱们女孩儿家,得把眼睛擦亮,该和离时就和离,万万不要惯坏了他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