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13章 天香引里有小酒

第2113章 天香引里有小酒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8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1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就凭她这份容貌与气度,莫说侍奉雍王爷,便是给雍王做个妃子,也绰绰有余啊!

  再加上前几日刚收下的那个憨丫头……

  那丫头虽呆头呆脑,可贵在容貌甜美,声音如水。

  有这对璧人在,还怕从雍王口袋里勾不出银子吗?

  她想着,笑得越发灿烂。

  而鳐鳐被领到那间所谓的银屋子里,就瞧见这里装饰还算华美,屏风后摆着两张榻。

  临窗的罗汉床上,有位少女正在小佛桌上铺帛研墨,提笔写字。

  光线从半透明的高丽纸上透出来,洒在少女的面庞上,照得她如梦似幻,肌肤恍若羊脂白玉般通透雪白。

  柳眉不描而黛,因为写得很认真,所以眼睫低垂,但仍旧能够看见她生着双清澈湿润的小鹿眼,把本就年岁不大的人儿,衬得越发稚嫩了几分。

  她穿交领上襦,腰间系着条水青色八福长裙,如同从江南画卷中走出来的姑娘,恰似那枝头初生的嫩蕊,从骨子里透出股世间难得的沉静温婉。

  人皆有好美之心。

  即便鳐鳐是姑娘家,却也不妨碍她欣赏这等美人。

  而小美人似是写到什么有趣的地方,忽然一笑。

  她笑起来时,两个酒窝就好似盛了蜜糖,格外甜。

  鳐鳐对她起了几分兴致,上前望向小佛桌上的宣纸,只见上面的簪花小楷极为端丽,一行行看下来,写的竟是香方。

  她品了片刻,提醒道:“我倒是以为,这里面的丁香皮以半两为妙,酸枣汁子,或许得再掺些熟枣才更好。然后和合脑麝,并其他香料合为香丸。如此炼出来的丸子,烧出来时才真正好看呢。”

  端坐窗畔的少女,闻言,惊诧偏头。

  四目相对。

  鳐鳐惊异于少女的婉约如水,少女则惊异于鳐鳐的清丽张扬。

  两个年纪相仿的小姑娘,彼此寂静良久,少女才微笑道:“你可知,我写的是什么香方?”

  “宝球香咯!”

  鳐鳐说着,步到角落的香炉边,“丸如梧桐子大,每烧一丸,其烟袅袅直上,如线结为球状,经久不散,是为宝球香。”

  青铜小香炉,就置在花几上。

  她在花几旁的太师椅上坐了,揭开香炉小盖,又拔下发间银钗,用钗尖把里面的香片翻了个面儿,“再过半盏茶,这香就该熏糊了,现在翻面正好。”

  少女见鳐鳐乃是同道之人,因此从宽袖中取出一只小瓷瓶,“那香片是这房间里备着的,我闻着,乃是下等的檀香,味道着实很差。不如你熏我这蔷薇香露,倒还省了你翻面的功夫呢!”

  香丸、香片等,因着长时间熏烤,需得人常常翻面,才不至于使得香料发出焦糊之味。

  若使用香露,便全然没有这个担忧烦恼了。

  鳐鳐拿了她的小瓷瓶,小心翼翼拔开瓶塞,只嗅得甜香袅袅,几乎要沁到人的心脾里去,叫人闻了十分舒服。

  饶是她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这等好的香露。

  这般香露,市面上有价无市呢。

  可见,眼前这位少女,身份非常不一般。

  她心中越发好奇,不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哪里人士?”

  少女盈盈而笑,颊边的小酒窝甜得仿佛能盛下蜜糖,“我是大齐人士,唤作苏酒,你叫我小酒就好。不知你如何称呼?”

  “苏酒……凝风花气度,新雨草芽苏。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倒是好名字!”鳐鳐肚子里没多少墨水,却恰巧会这两句诗。

  她握住苏酒的手,“我叫魏文鳐,你唤我鳐鳐吧!她们皆是这般唤我的!对了,你家里人呢?为何会被卖到这个地方?不瞒你说,我可是被奸人所害,才到这里来的呢!”

  苏酒与她一同在罗汉床上坐了,“我是被人劫持,把我卖到这里来的。不过我并不害怕,哥哥他一定会来接我出去的。”

  “你哥哥也是大齐人士吗?”

  苏酒点点头,眼底浮现出一抹笑意,“虽然他这个人有些顽劣,可我知道,他一定会来救我。”

  鳐鳐羡慕不已,“你就好了,你还有个靠谱的哥哥,而我就……”

  说起来,她已经失踪两个月了,但太子哥哥好像压根儿就不曾派人寻过她。

  还没离开大周时,每每床榻之欢,他都说得极为好听,什么就爱她一个,一定会好好呵护她巴拉巴拉。

  可如今她丢了,他却一点儿也不着急。

  难道他想另娶宋蝉衣吗?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苏酒看见鳐鳐小脸上满是伤心,于是拉住她的手安慰,“鳐鳐你不要难过,等哥哥来了,我定然央求他把你一起带出去。哥哥他很厉害,他一定能办到的!”

  她睁着一双湿润乌漆的小鹿眼,温温柔柔的声音好似江南的小桥流水,叫人与她相处时会觉得非常舒服。

  鳐鳐很喜欢这个新认识的朋友,于是扬起笑脸,使劲儿地点点头,“那我就托你的福啦!”

  两姑娘俱是热爱香道之人,萍水相逢,一头就扎在了一块儿,共同研究起好玩的香料来。

  恰此时,外间有侍女推门进来,冷冰冰道:

  “常妈妈叫你们去打扫廊道!还不快点儿,磨磨唧唧什么呢?!对了,还有金姑娘的圆台,晚上金姑娘要当众表演华盖香,你们可得把圆台擦得铮亮,省得脏了姑娘的裙子!”

  她说完,把手中拎着的水桶重重扔到地上,水桶边缘还搭着两块抹布。

  两个小姑娘对视一眼。

  鳐鳐率先起身,撸起袖子,笑得见牙不见眼:“叫我们打扫廊道是吧?”

  她从前是镐京城里最嚣张跋扈的公主,做出这番盛气凌人的打架姿势来,倒是叫那侍女害怕了。

  苏酒悄摸摸地攥住鳐鳐的一角宽袖。

  鳐鳐发愣的功夫,她已经对那侍女甜甜一笑,“劳烦姐姐到此间传话,既如此,打扫廊道的活儿就交予我们了。”

  侍女轻哼一声,扭头离开。

  鳐鳐鼓了鼓腮帮子:“小酒,你干嘛要顺着她?这种人,打个一顿她就不敢造次了!”

  “打她事小,可你打得过这天香引里其他打手吗?我可是查探过了,这楼里高手云集,说起来不像是个青楼,倒像个兵营。”

  苏酒已经走到水桶边,卷袖拿起抹布,“寻常青楼不该如此,我料想,这楼里应该藏着什么大人物。所以鳐鳐,咱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妙。”

  她是个有脑子的人呢。

  鳐鳐颇为钦佩她,也乖乖过去拿了抹布,“可是,难道咱们就这样任人摆布?小酒,我咽不下这口气!”

  苏酒歪头而笑,“那侍女,不是让咱们打扫圆台吗?我瞧着这房里正好有灯油,鳐鳐可要玩个有趣的?”

  她天生一副甜兮兮的容貌,可眼睛里却蕴着藏不住的狡黠,像是只灵巧腹黑的小狐狸。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