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12章 她很好奇,那位宋家千金

第2112章 她很好奇,那位宋家千金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0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鳐鳐盯着他。

  这两个月的相处,她早已把他当做朋友。

  明明生死与共过,可即便如此,他也仍然要恪守他对那个人的承诺吗?

  似是察觉到鳐鳐所想,男人避开她的视线,轻声道:“抱歉。”

  “那个人,是宋蝉衣吗?”

  鳐鳐轻声。

  白鸟不语。

  鳐鳐又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她?”

  白鸟握着杯盏的手,微微一紧。

  细微的动作,却被鳐鳐看得清清楚楚。

  她突然轻笑,“因为是你心爱的女人,所以你才愿意为了她,违背你的剑道,把我这个姑娘家,送进吃人不眨眼的凶恶之地。白鸟啊白鸟,你并非朝堂之人,你与她,不会是一路人的。”

  有的事,身处其中看不明白。

  可旁观者,却看得一清二楚啊!

  白鸟沉默着站起身,带着他的剑,往闺房外面而去。

  走到门前时,他驻足,“我会把你在天香引的事,想办法传达给魏化雨。这段时间,还望你珍重。”

  说完,就推门而出。

  鳐鳐惆怅地在圆桌旁坐了,还未来得及叹气,就瞧见这人突然又折了回来。

  他解下腰间佩剑,郑重地放到鳐鳐面前,“把你送到天香引,是为了完成我对她的承诺。可欺负妇孺,终究违背我的道义。这把万里挑一的宝剑,我已不配再拥有,便送给公主防身用罢!”

  说罢,才面无表情地离开。

  鳐鳐望向那柄剑。

  剑身古朴,每一寸的弧线都极为漂亮。

  抬手抚上,似乎还能听见剑鞘内,那利剑的铮鸣。

  鳐鳐心情复杂。

  就在她无所适从之际,房门外的游廊里,忽然传来女子娇俏却尖细的笑声:“……我金玲珑倒要瞧瞧,这新来的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凭什么就能打破楼里的规矩!若她生得不够美,我可是要她去做洒扫丫鬟,伺候我的!”

  话音落地,房门陡然被人推开。

  鳐鳐看去,只见来人被一群侍女簇拥,打扮得花枝招展,妆容极为艳丽。

  她穿着大胆,胸前半痕雪白呼之欲出,随着她的动作而颤巍巍抖动,于男人看了,大约很是诱人。

  红唇妩媚,双眼招摇,乃是个美人。

  只可惜,身上的风尘气太重。

  金玲珑也在打量鳐鳐。

  平心而论,除了前两天才被卖进楼里的那个憨头憨脑的女人,她从没见过这般好看的姑娘。

  肌肤白腻如鹅脂,眉眼清丽而又纯净,干干净净的模样,好似不曾经历过这世间的任何磨难。

  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眼眸,简直清澈得叫她妒忌。

  她很明白,对男人而言,这种货色的女人,往往能令他们产生无比寻常的保护欲和征服欲。

  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她叉腰骂道:“也不过如此嘛!常妈妈到底在干什么,凭什么叫这样的女人,一来就住上好房间?!咱们天香引的规矩,难道不是无论出身,只要被卖进楼里,一开始就得从丫鬟做起吗?!常妈妈难道是猪油蒙了心,才如此扰乱规矩?!”

  她一派泼妇骂街的架势,加上嗓音尖细穿透力极强,因此叫楼里不少姑娘都过来围观。

  鳐鳐已经知晓这里是天香引。

  天香引类似青楼妓馆,只是比寻常的青楼要高雅些。

  她淡定地坐在圆桌旁,没搭理金玲珑,脑海中想起的乃是宋蝉衣。

  到现在,她越发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宋家千金感兴趣了。

  究竟是怎样的女人,才有能力让宋家从三流世家一跃而成魏北朝堂首屈一指的豪门大族?

  又究竟是怎样的女人,能够叫白鸟那种心境坚实的男人忍不住地动了心?

  她还在思考呢,门口的金玲珑见自己被忽略了个彻底,顿时大怒,直接扭着细腰踏进来,翘着兰花指大骂:“喂,我跟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听见?!”

  鳐鳐回过神,笑容甜美,“我初来乍到,不知何处得罪了这位姐姐,叫你这般气怒?须知女子最不该生气的,否则脸上会多出许多细纹呢。”

  “你——”金玲珑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闻言越发怒不可遏,“你是在说本姑娘老?!你知道本姑娘有多少恩客嘛你就说我老?!”

  鳐鳐面色微寒。

  她才不在乎这个女人有多少恩客,只是把这种话挂在嘴边当做炫耀的资本,这个女人当真一点廉耻心也没有。

  而这边的吵闹声终于惊动了楼里那位主事妈妈。

  已过四十岁的常妈妈,妆容妖娆,捏着帕子就过来了,笑着把金玲珑拉开,“哎哟喂,这是在吵什么?我的金姑娘,这又是谁得罪你了啊?”

  “常妈妈!”金玲珑立即娇软了几分,倚着常妈妈撒娇,“咱们楼里不是一直都有规矩,只要是新进来的人,都得先从侍女做起吗?怎么这个女人就能够直接住在这金屋子里?!常妈妈偏心,也得有个谱才是!”

  所谓的金屋子,乃是装饰华美的屋宇闺房。

  能够住在这种地方的,皆是天香引最拿得出手的花娘。

  常妈妈眼底掠过一抹厌恶,显然是不喜这金玲珑。

  然而到底是目前楼里最赚钱的花娘,她还是赔上几分笑脸,劝道:“这不是咱们天香引要有贵客前来了嘛?听说乃是齐国的雍王爷,出手阔绰,最好美人,说不准就要来逛咱们天香引。你妈妈我也得照顾生意不是?所以才破例叫她住在金屋子里,好好训导她规矩,过几日好伺候雍王爷!”

  金玲珑眼珠一转,嗔道:“说常妈妈偏心,你还不认!那雍王爷如何就不能引荐给我?却得旁的女人去伺候……”

  “你呀!这不得多预备些各有千秋的美人,才能叫那雍王爷满意吗?”常妈妈说着,见金玲珑似是不肯罢休,于是看了眼鳐鳐,说道,“罢了罢了,我们玲珑既看不惯你,你也不能在这儿碍她的眼,便去银屋子里呆着吧!”

  银屋子比金屋子要低一个档次,得与人共用。

  鳐鳐倒是无所谓,穿了鞋袜,大摇大摆地被人领着离开了。

  常妈妈望了眼她的背影,老脸上的笑容越发满意。

  这么多年了,她已经许久不曾碰到过这样资质上佳的姑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