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11章 抵达燕京

第2111章 抵达燕京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0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宋蝉衣余光注意到魏化雨,一个闪身,如同轻盈的火蝶般,转眼便掠至他面前。

  闪烁着寒芒的剑锋,毫不迟疑地架上他的脖颈。

  少女歪头而笑:“太子哥哥来了也不说一声,这般偷看人家练剑,会叫人家害羞的。”

  “朕从来不知,朕的小公主,一身剑术如此登峰造极。”魏化雨单手负在身后,抬手轻握住剑刃,“只是刀剑无眼,小公主还是少碰为妙。”

  宋蝉衣始终盯着他。

  她不确定这个男人究竟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然而根据他对她的关心来看,他应当仍旧以为,她就是魏文鳐。

  少女试图从他手中把剑刃抽出来,可动了几下,却只是徒劳。

  他的劲道,大得可怕!

  宋蝉衣眼眸流转,清丽小脸上无法自抑地浮现出好胜心。

  她忽而一笑,转身朝着魏化雨就是一脚!

  少年顺势把剑刃抛上半空,墨色袍摆宛若盛开的墨莲,旋身而至宋蝉衣跟前,抬手就欲要捏住她的脖颈。

  宋蝉衣一惊,瞬间做出反应,整个人往下一沉。

  魏化雨微微一笑,虚晃一招,猛然一掌拍向她的胸口!

  宋蝉衣眉眼一凛,就势折腰,朝后仰倒!

  却被重重叠叠的裙摆绊了下,整个人往地面坠去!

  少年挑眉,轻巧揽住她的腰身。

  满树梨花,落英缤纷。

  花雨中,魏化雨唇角轻勾,“腰很软。”

  宋蝉衣霎时红了脸,一把将他推开,自己也快速后退两步。

  恰此时,那柄被魏化雨抛上半空的剑刃,笔直坠下!

  它重重插进两人之间的泥土中,发出铿然一声响。

  似是在提醒什么。

  宋蝉衣眼底的情绪逐渐恢复正常,伸手撩了下略微有些凌乱的漆发,寒着小脸,一言不发地抬步往屋内而去。

  魏化雨对着她的背影,忽而冷笑。

  旋即,他敛去那冷笑与嘲讽,上前温柔揽住她的腰身,“小公主今儿是怎么了?好似火气格外的大?怎么,莫非是怨朕这两夜不曾宿在你房中?”

  “谁稀罕你宿在我房中?!”宋蝉衣气极反笑,伸手欲要拍开魏化雨那不规矩的爪子。

  然而她很快想起自己目前扮演的人物。

  她露出一派天真,“太子哥哥忙于政事,我自然是理解的。至于宿我房中之事,还是等回燕京再说吧。”

  她不确定,若魏化雨真爬上她的床,她会不会半夜奋起把他杀了!

  毕竟,她宋蝉衣活了十七年,从来没有男人敢占她的便宜!

  魏化雨却铁了心要给她点儿苦头尝尝。

  这女人顶替他的小公主,他若能叫她安安稳稳抵达燕京,那才是见鬼。

  因此,他揽着宋蝉衣腰身的手越发收得紧了,在檐下驻足,凑近她的耳畔,呵气如兰:“瞧小公主说的,你分明是气我这两日不曾与你同房。罢了,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朕现在就携你……中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共赴巫山云雨?”

  热乎乎的气息喷吐在宋蝉衣耳畔,令她整个人为之一抖。

  她使劲儿挣开魏化雨,从来骄傲矜贵的姑娘,在此刻如同见了鬼似的惊恐,转身就快速冲进了屋子里。

  还不忘重重掩上屋门!

  魏化雨站在廊下,轻笑几声后,眼底皆是戾气。

  而一门之隔的屋内,宋蝉衣靠在门上,情绪更是几度起伏。

  她伸手轻抚过胸口,轻声道:“宋蝉衣啊宋蝉衣,你要记住,你的目标从来只有一个。魏化雨那种男人,配不上你。”

  她这样劝慰自己。

  ……

  大漠连天,戈壁上一望无际都是沙海。

  鳐鳐发誓,这两个月,绝对是她此生里最苦的一段岁月。

  每日里不仅没有热水沐身洗浴,有时候连着三天找不到水源,连喝水都极为奢侈。

  更遑论饥饱。

  此刻两人衣衫狼狈,正灰头土脸地行走在戈壁之中。

  白鸟舔了舔干裂的唇瓣,抬手指向一个方向:“再走一天,就能离开这里。等到了外面,雇马车前往燕京,也不过是一天一夜的功夫。”

  鳐鳐看他一眼,伸手拿了囊袋,迫不及待地把水往嘴里倾倒。

  “给我留些。”

  白鸟喊了声。

  可水囊中统共也只剩下几口水。

  他接过水囊,试着去喝时,半滴都不曾剩下。

  他望向身后的姑娘,只见她面色发白,眼神几近涣散,迈步行走只是依靠身体本能的反应。

  她已临近崩溃的边缘。

  男人把水囊挂在腰上,仰头望了眼刺目的太阳。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在这里暂时休息时,“噗通”一声响,鳐鳐突然晕厥了过去。

  他怔了怔,紧忙上前把她抱起来,试着唤了几声她的名字,可怀中的女孩儿半点儿反应也无。

  她被娇养多年,突然跑到这般恶劣的沙海里,严重缺水再加上中暑,拖到两个月后才发作,已是奇迹。

  男人喘息着把她背起来,抬眸望向遥远的方向,眼神格外坚定。

  他不知晓把这个女人带到沙海,以此避开魏化雨的追捕,究竟是对还是错。

  可是他还有未完成的剑道,他不能死在这里。

  这个女人,也不能!

  ……

  鳐鳐再度醒来,已是两日之后。

  入目所及,是淡粉色垂纱帐幔。

  鼻尖萦绕着清凉花香,外间传来女子们的笑闹声,还有丝竹管弦的靡靡之音。

  她猛然坐起。

  身上那件极肮脏破烂的衣裳已经被换下,此时穿着的,乃是套质地柔软的胭脂红丝绸襦裙。

  两个月没洗的漆发,被精心保养过,顺滑地披散在腰间,触感格外温凉柔顺。

  最重要的是,那要命的饥渴感,已然消失无踪。

  她倏然望向屏风后。

  隔着纱绢屏风,隐约可见一个男人正端坐在圆桌旁。

  鳐鳐顾不得其他,赤脚跳下床榻奔到外面,果然看见这人正是白鸟。

  他也重新梳洗过,仍旧穿一袭雪色羽衣,眉尖一点朱砂痣,鲜红欲滴,妖艳非常。

  他呷了口酒,抬眸望向鳐鳐,“醒了?”

  鳐鳐点点头。

  “有人请我毁你容貌,再把你送入天香引。我从不对女人下手,因此我不会碰你。只这天香引,我却必须按照她说的话做。身不由己,还望你勿要见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