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08章 骄傲如宋蝉衣

第2108章 骄傲如宋蝉衣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3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0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三十里之外,津门镇驿馆。

  正厅里,魏化雨一袭墨袍,面无表情地坐在大椅上。

  他面前,以褚随德为首的地方官员跪了一地。

  褚随德抬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无奈道:“不瞒皇上,昨夜下官睡得极早,当真不知道皇后娘娘去哪儿了呀……微臣以为,皇后娘娘生性好玩,莫不是独自跑出去玩了?兴许过几日就会回来!”

  “睡得极早?”

  魏化雨狭眸如刀,唇角虽噙着笑意,可那笑容里分明蕴着狂风暴雨,仿佛下一刻就会袭卷着屠戮这群官员。

  他指尖轻轻拂拭过腕上的金镯,“想来爱卿定然不知道,昨夜朕曾亲临贵府,拜访过你褚随德。只可惜,后院里你儿子正搂着你爱妾滚床单,却不见你的人影。”

  “什么?!”褚随德大惊,猛然抬起头。

  可对上魏化雨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他又很是害怕,连忙低下头。

  他已然顾不得自己儿子怎么会和爱妾滚到一起,满身心只想着魏化雨怎么会去他府上。

  怪不得,怪不得昨夜他偷偷前来驿馆时,不曾听宋家的千金说皇上在哪儿……

  那会儿,皇上分明不在驿馆里,所以她才有恃无恐,对大周的公主痛下杀手!

  对了,宋家千金呢,

  宋家千金不是扮成了大周公主的模样吗?!

  她该出来救场才是!

  褚随德额头冷汗直冒,下意识朝四周张望,正紧张得颤抖时,一道清脆甜美的嗓音,自屏风后传了出来:

  “大清早的,太子哥哥这是在作甚?”

  身着火色凤袍的少女,佩戴珊瑚珠的额饰,正姗姗而来。

  她容貌清丽,因为打扮成了魏北姑娘的模样,倒是少了几分柔弱,多出两分英气来。

  她笑吟吟蹦跶到魏化雨跟前,展开双臂转了一圈,“听说燕京那边送了凤袍过来,我一大早就等在了城门口,就想着早点儿穿上凤袍,好叫太子哥哥欣赏一番!”

  她的模样纯净甜美,在魏化雨面前乖巧得像是只小绵羊。

  笑得双眼弯成了月牙儿,只甜甜瞅着魏化雨。

  叫旁人的心,都要被甜软了。

  魏化雨始终单手托腮,眯着眼打量她。

  目光不着痕迹地从她腕上掠过。

  那只雕刻着青梅的金镯子,不在。

  他对鳐鳐的身体何等熟悉,尽管面前这个女人看似与鳐鳐体态相仿,可惜即便多出半寸骨架,他也一眼就能洞穿。

  宋蝉衣……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名字。

  少年皇帝,眼底极快掠过一抹复杂。

  有时候,知晓敌人的目的,反而容易使自己不那么忌惮敌人。

  可连敌人的目的都不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若说宋蝉衣爱他,欲要借鳐鳐的身份留在他身边,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骄傲如宋蝉衣,如何会用别人的身份去爱一个人?

  她是一团火焰,若爱一个人,必定要满世界宣扬,叫所有人都知晓,那个人是她宋蝉衣选中的,别人碰都不能碰一下。

  那么现在,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才顶替鳐鳐的身份呢?

  魏化雨想不明白。

  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鳐鳐在宋蝉衣手上。

  少年唇角微勾,英俊的面庞上,流露出一抹释然与放心,“黎明前回驿馆,发现你不在馆内,你可知道朕有多着急?”

  说罢,拉过宋蝉衣的手,直接把她拽到了怀里。

  宋蝉衣下意识就要格挡,只瞬间想到自己目前的身份,于是强压下那份被人触碰的不满,笑吟吟坐到了魏化雨怀里。

  魏化雨眼底皆是嘲讽与冷意。

  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拍了下宋蝉衣的臀,眼神暧昧,“下次,可不许这般顽皮。”

  他怀中,宋蝉衣的笑脸绷得快要受不住了。

  骄傲如她,高贵如她,怎能被人如此轻薄?!

  她强忍着把魏化雨爪子剁掉的冲动,在偏头钻进他胸膛的刹那,面色狰狞。

  魏化雨自然知晓她的心思。

  只他的小公主目前还在对方手上,他不好轻举妄动就是。

  他的目光落在褚随德等人身上。

  宋蝉衣动不得,不代表这些人动不得。

  他淡淡道:“鳐鳐,你先回寝卧,朕有些事亟待处理。”

  宋蝉衣从他怀中站起,整理了下衣裙,余光扫视过紧张兮兮的褚随德,甜笑道:“太子哥哥从前处理政事,从来都不避着我的,今儿这是怎么了……”

  “丑事而已,平白叫小公主见笑。”

  魏化雨端起一盏苦艾茶,垂下眼帘,慢条斯理地吹了吹浮沫。

  宋蝉衣微微一笑,不再多留。

  她走后,魏化雨才抬眸盯向褚随德,“据朕所知,从前津门镇虽则干旱,却也有良田千亩,沙林万顷。兼之这地方乃是交通要塞,因此养活镇上数万口人,应不是问题。”

  “瞧皇上说的,您昨儿晚上不是逛过镇子里的夜市了吗?您难道没瞧见,那夜市上的笙歌繁华吗?”

  褚随德笑得恭敬。

  “笙歌是有,却是在这驿馆里。而繁华,朕只瞧见你褚随德几位大人府上颇为繁华,小桥流水,园林景致,比中原那些个豪门富户还要阔气呢。”

  魏化雨盯着他笑,舌尖抵着虎牙,邪肆地舔了舔唇瓣。

  好似那深林里的恶狼。

  褚随德抖了抖,连忙陪笑道:“这都是镇上百姓们的意思,他们觉得微臣治理有方,因此非得送金银朱贝给微臣。微臣推辞了许多次,可他们集体请愿,非得要微臣收下不可……”

  “集体请愿?”魏化雨笑出了声儿,“朕活了十几年,还从未碰上如褚大人这般黑白颠倒的人物!镇上百姓人都快死得差不多了,你跟朕说,是他们集体请愿?!集体情愿让朕取你人头才是真的!

  “褚随德,那夜市里游人羸弱,可见是你们随便抓了些百姓,套上华丽光鲜的衣物假扮而成!酒楼店铺、小摊小贩那卖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分明就是随便做的食物用来滥竽充数!那般虚假的夜市,你当朕瞎了不成?!”

  跪在地上的肥硕官吏,满头冷汗,揩了又揩。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有想不明白的。

  想来,昨夜去他们府上偷开粮仓的那群强盗,正是皇上他们。

  他有备而来,竟是早就打着整治他们的目的……

  脑满肠肥的男人,又抬袖揩了把汗,“皇上,微臣可以跟您仔细解释的……这津门镇连年少雨,百姓们着实没有办法,因此都,都搬走了……微臣们苦啊,微臣们驻守此地,着实清苦——”

  “清苦?”魏化雨挑眉而笑,“这楼台亭阁、小桥流水的,你跟朕说清苦?打量着蒙朕呢?来人,把这群尘垢秕糠的玩意儿,都给朕下到大牢里去!”

  他说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