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07章 哥哥,带我回家好不好?

第2107章 哥哥,带我回家好不好?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6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0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小姑娘气个半死,“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就是,便是要把我卖了,也请干脆些,少在这儿假模假样的练功可好?这儿连架马车都没有,难道我要与你走去天香引?!”

  羽衣男人淡漠地睁开眼,仰头喝了些葫芦里的水,淡淡道:“这儿的荒漠绵延千里,人烟全无。只有在这里,才不会有魏化雨的眼线。你乖乖跟我走,我自会带你走出荒漠。否则的话……”

  一柄飞剑从他背后飞出,在强大内劲的操控下,猛然插进旁边一块巨石上。

  巨石抖了抖,瞬间分裂成无数碎块儿。

  鳐鳐身子一僵,舔了舔唇瓣,跟着抖了抖。

  “我是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客的男人,欺凌妇孺并非我的本意。你只要听话,我自会把你安安全全送去天香引。至于以后的事,就不关我的事儿了。”

  他倨傲说完,又闭上眼,欲要练功吐纳。

  鳐鳐鄙夷,“成为天下第一剑客的男人……你知道天下第一剑客是谁嘛,你就想成为他的男人……”

  羽衣男子正运功呢,被她一句吐槽气得剧烈咳嗽起来,险些走火入魔遁入邪道。

  他白了眼鳐鳐,“总归你我要在这戈壁里走两个月,搞好关系,也省得这段时间你我尴尬。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白鸟。”

  “白鸟?”鳐鳐与他隔了老远盘膝坐了,一本正经道,“不瞒你说,其实我本名不叫魏文鳐,我叫黑鸭。”

  自称白鸟的男人,嘴角忍不住抽了下。

  他轻哼一声,默不作声地闭上眼,继续吐纳运功。

  鳐鳐托腮,只静静盯着他。

  她知晓画本子里,这个男人的行为叫做吸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可是放在世上,便是吐纳浊气、运转心经,以追求更为纯粹的体魄。

  于武学上,乃是颇有裨益的。

  她歪了歪头,想起这个男人刚刚的话,不知怎的,突然有些佩服他。

  一位剑客,虽则受雇于人,却不为金银所诱惑,仍旧坚守他自己的剑道,这是很难的一件事。

  他该是个有骨气的人。

  鳐鳐想着,见旁边有搭好的草窝,于是钻到里面蜷缩好,打算继续睡觉。

  有的人就是如此,只见一眼,只交谈几句,就足够令人认为,他是值得信任的。

  因为他有旁人所不曾拥有的骨气。

  一个时辰后,天光渐亮。

  吐纳了半夜的男人,终于睁开眼。

  他望向草窝,那个小姑娘正睡得香甜。

  他挑眉,这姑娘到底是愚蠢还是单纯,睡得这般踏实,竟也不害怕的吗?

  他抽出插在土地里的长剑,珍爱万分地擦拭干净后,重新收入鞘中。

  皱眉望了眼酣睡的鳐鳐,他抬脚扯了扯丝线,“起来,该去弄吃的了。”

  鳐鳐迷迷糊糊,慢腾腾坐起来。

  她伸开双臂,嗓音犹还带着睡意,“更衣。”

  白鸟不悦。

  他正欲说话,可看见少女仍旧穿着昨夜他把她劫来时所穿的中衣,于是迟疑片刻,终是解下自己穿着的羽衣,扔给了她。

  兜头而来的宽大衣衫,带着草露的味道。

  鳐鳐睡意全消,蓦然想起自己目前的处境。

  她嫌弃地捧住羽衣,犹豫良久,才不情不愿地套上。

  那件羽衣着实宽大,她穿着袍摆拖地,走起路来磕磕绊绊,仿佛小孩儿偷穿了大人的衣裳。

  白鸟又皱了皱眉,弯腰在鳐鳐面前蹲下,直接撕下袍摆处的一大圈布条,这才令鳐鳐行动稍稍方便些。

  鳐鳐拿宽袖擦着面颊,软声道:“我要沐身。”

  “戈壁荒漠,哪来的水叫你沐身?”白鸟把装水的葫芦递给她,抬脚就往前方走,“我若没记错,北边儿应有座果子林,去那儿摘些果子果腹。”

  鳐鳐受制于那根红线,只得跟着他往那里走。

  她拔开葫芦塞,喝了小半瓶水,“要走多远啊?我挺怕吃苦的。话说那个雇佣你的人究竟开得什么价位,我若在那价位上翻一番,你可愿意送我回太子哥哥身边……”

  白鸟没说话,脚下步伐却格外坚定。

  鳐鳐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行了约莫两刻钟,两人终于看见前方有座沙林。

  鳐鳐早已饿得不行,跟着走近了,却发现沙林枯萎,叶片焦黄,枝头上哪里有半颗果子。

  小姑娘灰头土脸的,伸手折下一根树枝,“喂,本宫的早膳究竟在哪里?不让我沐身也就罢了,如今还不让我用膳,你到底几个意思?”

  “我是侠客,并非伺候你的宫女!”

  白鸟额角青筋直跳,越发大步地往沙林深处而去。

  鳐鳐被那根红线拽着,只得亦步亦趋,跌跌撞撞地跟着往里走,可小脸上却老大不情愿。

  没走多远,鳐鳐眼前一亮,突然指向其中一棵树:

  “白鸟你快看,那树上有果子!”

  说完,目光忽然顿住。

  视线慢慢往下,只见树下靠着一个小孩儿。

  破衣褴褛,黑瘦黑瘦,几乎只剩下一把骨头。

  他手里握着个小酸果,睁着因为过于消瘦而分外硕大的眼睛,望着苍天,一动不动。

  而他的怀里,还搂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瘦得可怜,也因此衬托得她的脑袋格外大。

  她蜷缩成小小的一团,鳐鳐眼尖,瞧见她的睫毛还在轻颤。

  她下意识奔了过去。

  白鸟因那根红线而被她拽住,纠结着被她拖到了那棵树下。

  似是听见动静,小女孩儿缓缓睁开眼缝。

  约莫是饿得太狠,她已经没有力气动弹了,只是冲鳐鳐龇牙一笑。

  她张开干裂的唇瓣,用魏北这边的土话,断断续续道:“姐姐,我好饿啊……”

  鳐鳐慌了手脚,站起来就从白鸟身上掏吃食。

  白鸟皱眉,嫌弃地推了她一下。

  鳐鳐瞪了他一眼,继而从他怀中掏出一包干饼。

  她手忙脚乱地撕开纸袋,把干饼递到小女孩儿面前。

  小女孩儿颤巍巍伸手接过一块儿,嗅着米香,却不曾去咬,只小心翼翼递到那个小男孩儿嘴边。

  可那男孩儿已然死去多时。

  小女孩儿脏兮兮的脸蛋上,满是依赖,“哥哥,你吃啊……”

  余音绵绵。

  抓着米饼的小手却慢慢垂落。

  “哥哥……你吃完,带我回家好不好……”

  她呢喃着,

  靠在小男孩儿怀中,

  再没了呼吸。

  鳐鳐抬手捂住嘴,眼睛里霎时弥漫了一层泪。

  白鸟收了那袋米饼,余光瞧见某处时,伸手戳了戳鳐鳐。

  小姑娘哭着转向他看去的方向,只见沙林深处,饿殍遍野。

  成千上万的魏北子民,

  面如土色,

  瘦骨如柴,

  饿死在了这不见稻谷与河川的戈壁荒漠上。

  ,

  新书过几天发布哦,十天内!

  有很多宝宝对番外提意见,番外是菜菜想写的故事,大家如果不满意,看到正文就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