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05章 她是,宋蝉衣!

第2105章 她是,宋蝉衣!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0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鳐鳐随魏化雨回到驿馆,就见这厮换了身夜行衣。

  他大刀金马地坐在大椅上,手臂一伸,懒懒道:“过来,给我把绑带系好。”

  那衣袖上配有绑带,可以将衣袖系得紧实,有利于行动方便。

  鳐鳐蹙眉上前,认真地给他系绑带,“太子哥哥,你究竟打算做什么?穿成这样,难道是要出去抢劫不成?但你是君王,一国之君,不应当干出抢劫的事儿。”

  魏化雨一手托腮,于灯下细细观赏鳐鳐的美貌,挑眉而笑:“我从前竟不知,我的小公主,还有当贤后的潜力……怎么,小公主莫不是想青史留名?”

  “青史留名自然不敢妄想,只是规劝你几句罢了。虽说太子哥哥或许干的是劫富济贫的事儿,可我皇兄以前说过,即便盗亦有道,也仍旧是盗啊!”

  “你皇兄是个棒槌,哪里能明白我的痛楚。”魏化雨不以为意,自个儿把另一只袖口上的系带拉紧系好,“对我而言,只要能除掉魏北那群贪官污吏,让这天下多些安生太平,别说叫我去做强盗土匪,便是叫我杀人放火,我都乐意。青史留名算什么,清白名声算什么,那都是你们中原虚头巴脑的玩意儿。我啊,担着怎样的骂名都无所谓,只要达成所愿,就足以安慰余生。”

  他说完,起身亲了亲鳐鳐的面颊,“乖乖等我回来。”

  小姑娘还震惊于他刚刚的那番话。

  迟疑片刻,她才乖巧地点点头。

  魏化雨犹如一捧墨色云烟,倏然消失在寝卧中,很快便融进外面的沉沉夜色里。

  他要去干打家劫舍的事儿,可打家劫舍,却也蕴着他的帝王之道。

  他不是君念语,他没有如君天澜那样的父皇,为他早早在朝中留下可以信任的肱骨大臣,甚至还早早为他铺好一条通往盛世太平的路。

  江山是他自己坐稳的,也得他自己去守住。

  所谓的帝王道义,更得他自己用拳头去证明。

  少年如一痕墨色飞鸟,在黑夜中悄无声息地掠远。

  鳐鳐独自站在窗畔,却是几度魂不守舍,担忧非常。

  驿馆后园子内。

  后园子一角,乃是侍女们所居住的厢房。

  一盏琉璃灯在房中晕染开淡淡光影,把端坐在梳妆台前的少女照得影影绰绰。

  她独对菱花镜,打量了半晌镜中人那张清秀的面庞,忽而轻笑。

  细白指尖轻轻触上面颊,一寸一寸,沿着耳根往下摸索。

  片刻后,她的指尖顿住,缓慢揭开一张薄薄的皮。

  竟是人皮面具。

  当人皮面具被剥落时,呈现在镜中的,乃是张极为明艳的面容。

  纵便不施粉黛,也仍旧美得惊心动魄。

  而她天生一双剑眉,使得美貌中染上几分英气,莫名吸引人。

  她慢条斯理地拾起眉黛,对着镜子,优雅描眉。

  背后传来推门生。

  大腹便便的津门镇官员褚随德,连头也不敢抬,缓步踏了进来。

  他在少女背后站定,恭敬地行大礼:“下官见过宋姑娘!不知宋姑娘唤下官前来,所为何事?”

  原来被鳐鳐救下并捡回宫中的阿蝉,竟是宋蝉衣伪装而成。

  她施施然起身,步到屏风后,就着微弱的灯火更衣,“唤你前来,自然有我的用意。”

  她嗓音清美,只不自觉的,尾音里总带着几许媚意。

  褚随德不敢造次,只得站在原地不动。

  过了约莫两刻钟,他终于瞧见这位宋家的千金步出屏风。

  身着火色襦裙,随云髻上简单地簪着根八宝流苏发钗,举止间,同刚刚那睥睨天下的强势霸道全然不同,反而多了几分小女孩儿的娇羞。

  他怔了怔,再望向宋蝉衣的脸时,顿时吓得尖叫出声!

  “闭嘴!”

  宋蝉衣冷喝。

  褚随德连忙闭嘴,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连话都结巴了起来:“宋……宋姑娘,你你你,你的脸……你……”

  “像吗?”

  宋蝉衣笑吟吟地凑向铜镜。

  镜中的姑娘,柳眉如黛,一双琥珀色圆眼睛纯净清澈,小脸白嫩干净,如水洗也似。

  清丽如牡丹的容颜,不是鳐鳐又是谁。

  褚随德憋了半晌,才终于不结巴地喊出一句:“宋姑娘这是何意?您莫不是妒恨那位大周公主,嫉妒她抢了您的后位,所以才如此?宋姑娘其实不必这般,您若要后位,我等皆愿意为您效力!弄死那小公主,不过姑娘一句话的事儿!”

  “哼,我妒恨她?我可怜她还差不多。”

  宋蝉衣倨傲地挑起眉尖,那神情便不怎么像鳐鳐了。

  她呷了口茶,淡淡道:“驿馆所有门户的钥匙,你应当都有吧?准备人手,我要抓人。”

  “抓人?”

  褚随德不解。

  少女抬起美艳却冰冷的眼眸,指关节轻轻叩击着桌面,“东苑三道门,每道门各有两百人守着。我要你带人声东击西,把那六百人弄走。内院里,程承带着三百亲卫,亲自守在魏文鳐院外。这些人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绕过他们,进入魏文鳐的寝卧。”

  说罢,随手摘了脸上覆着的人皮面具,随意塞入宽袖之中。

  褚随德却还是懵的,不解道:“宋姑娘,你是要劫走大周的公主?皇上若是知晓,定然会彻查此事。到时候,咱们可都脱不了干系啊!”

  宋蝉衣抬步朝屋外走去,闻言,回眸冲他一笑,“这就轮不到你操心了。”

  褚随德被惊艳了下,旋即屁颠颠儿地去给她办事了。

  此时此刻,他以为宋蝉衣所说的无需他操心,是因为她能够善后。

  可实际上,却远远并非他所想这般。

  游廊映水,一身火色襦裙的少女,独自立在廊中。

  正是宋蝉衣。

  她对着夜穹的那轮明月,微微抬起手。

  纤细白腻的指尖,在月色下轻巧地挽了个兰花扣。

  朱唇轻启,玉哨临唇,一声莺啼与这无边夜色中倏然响起。

  婉转低吟,栩栩如生,极为动听。

  随着哨声,一道人影宛若夜空中掠过的白鸟,蓦然从月光中而来,翩然落在廊中。

  男人身着素色羽衣,鸦色长发编织成魏北这边的细辫样式,眉心一点朱砂,容貌甚是清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