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00章 被再度提起的陈年旧事

第2100章 被再度提起的陈年旧事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5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从屏风后传出的声音,颇有几分喑哑:“思慕哥哥,你我之间无需多礼,坐罢。”

  花思慕在宫女们搬来的绣墩上坐了,温声道:“明日,我与李秀缘就得返回镐京述职。接下来的路,程承会一路护送你,直到抵达魏北燕京。他武功极好,应能保护好公主。”

  鳐鳐听着,忍不住紧攥住裙摆。

  黛青眉尖皱起,泪水再度盈了双睫。

  她软声道:“思慕哥哥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寝卧中陷入沉默。

  又过了许久,花思慕从怀中取出一只琉璃小瓶。

  琉璃瓶制作得极为精致,尚不及人巴掌大小,瞧着晶莹剔透,瓶盖儿更是用整块红宝石雕琢而成。

  而瓶子里盛放的,则是大半瓶红色泥沙。

  他把这琉璃瓶交给宫女,让她们转递给鳐鳐。

  鳐鳐接过瓶子,不觉有些惊讶,“这是什么?”

  “你出嫁时,我不曾送什么贵重礼物。这小玩意儿,便算是我给你的礼物。瓶子里盛着的,乃是镐京城的泥土。你若思乡了,便取出这瓶子看看,或许,能稍作安慰。”

  简简单单的一番话,却妥帖至极。

  鳐鳐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从前在镐京城的时光,逐渐浮现在眼前。

  那时候她还小,总是觉得镐京不好,想着返回魏北。

  于是思慕哥哥他们便总是想出各式各样好玩的游戏,带她一块儿玩。

  他们总在暗地里让着她,装作不经意地叫她赢,以便叫她光明正大地收下他们带来的各式小玩意儿。

  他们娇惯着她的任性,娇惯着她的不讲道理,她其实都知道的……

  小姑娘把那瓶盛着故乡泥沙的琉璃瓶,紧紧贴在心口。

  终于,止不住地再度泪如雨下。

  花思慕听着屏风后传来的阵阵啜泣,只觉痛彻心扉。

  拢在宽袖中的双手,早已攥紧成拳。

  可他知晓,事到如今,这场婚事,已不是谁能够阻止的了。

  此刻悔婚,无异于挑起两国战事。

  他轻轻叹息一声,站起身,失魂落魄地离开。

  而与此同时,驿馆内的厅堂。

  魏化雨正和李秀缘小酌。

  两人俱是好酒量,魏北最烈的女儿红,便跟喝白水似的。

  酒至半酣,有宫女快步而来,附在魏化雨耳畔一阵低语。

  对面的李秀缘,低垂眼帘,自顾斟酒。

  很快,他听见魏化雨道:“这有什么关系,他也算皇后的兄长,若他再要去见皇后,不必折腾什么屏风。不知道的,还以为朕小气。”

  宫女道了声“喏”,就退了出去。

  李秀缘仍旧低着眉眼。

  睫毛遮掩下,眼底情绪莫名。

  片刻后,他亲自为魏化雨斟了杯酒,语调中仿佛染上些许醉意,“说起来,十四年前魏北那场宫变,即便是不曾亲临过现场的我,也仍旧记忆犹新。从史书中读来,甚觉可怖。”

  魏化雨原本噙着笑容的俊脸,有一瞬间的僵硬。

  很快,他端起酒盏,很是不以为意地饮酒。

  “说到底,那场宫变最该怪罪的,乃是那位冒名顶替的郡主,沈青青。呵,不过是楚国一介渔夫之女罢了,竟然冒充你皇姑姑回到魏北,最后惹出那天大的祸端。不止勾结魏惊鸿谋夺魏国皇位,甚至还在宫变当天,诱骗你母亲,害得她饮毒药而亡!”

  李秀缘很有些义愤填膺,“虽则太上皇身份尊贵,可此事上,终究是他自私太过,为了把你皇姑姑留在身边而弄了个沈青青去魏北。否则的话,你家人也不会惨死。魏帝,推心置腹而论,我着实不明白,你为何偏要迎娶太上皇的女儿。难道你对太上皇,就没有恨意吗?”

  一席话,把少年尘封在心底深处的记忆,尽数勾起。

  他从前也曾隐隐约约听老一辈的朝臣们提起过,当年那位祸乱宫闺的假郡主沈青青,乃是君天澜送到魏北来的。

  过去他并未多想,可经由李秀缘这么一提醒……

  李秀缘见少年表情莫名,唇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起身道:“我已然饮醉,便先告辞了。”

  魏化雨独自坐在厅中。

  他是聪明人,知晓李秀缘说这些话,不过仍旧是在报复鳐鳐。

  他试图唤起他对君天澜的仇恨,继而把这份仇恨,回报在他女儿鳐鳐的身上。

  平心而论,鳐鳐是无辜的。

  然而……

  少年抬手,摸了摸心脏位置。

  狭长如刀的漆眸,逐渐浮现出一股戾气。

  然而,

  李秀缘真的很聪明。

  他透过刚刚那几句轻飘飘的话,让他现在想起鳐鳐时,就忍不住地回想起君天澜对他做过的一切。

  沈青青这等国仇家恨就不提了,君天澜他后来还把皇姑姑贬入教坊司,还派人废了他的双脚……

  一桩桩一件件,虽则从前他压抑着不曾去想,但那些事情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根本无法抹去!

  少年垂着眼帘,眼底情绪翻涌。

  入夜后。

  魏化雨独自坐在游廊间,檐下悬着的一盏灯火映亮了他冷峻却落寞的侧脸。

  他晃悠着双脚,脚下正对着池塘。

  几尾锦鲤游曳其间,鱼鳞折射出薄金色的微光,乃是中原最普遍的园林景致。

  少年靠在廊柱上,仰头饮酒。

  恰此时,一道纤长窈窕的身影,沿长廊而来。

  少女身着水红色宫裙,发间簪着一柄桃花发钗,行走间,环佩伶仃,步履格外的矜持庄重。

  她捧着漆盘,在魏化雨背后站定,“皇上,奴婢瞧您晚上喝得有些多,就煮了些醒酒汤,您要不要喝些?”

  魏化雨放下酒葫芦,侧目而笑,“锦瞳,当男人独自喝闷酒时,女人最正确的做法是不要打搅他。懂事的女人,才能招人爱。”

  锦瞳笑容温婉。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她与这位帝王,既是主仆,其实很多时候也算是朋友。

  因此,她把红漆托盘放到扶栏上,又把臂间搭着的大氅展开,温顺地为魏化雨披上,“夜里寒凉,奴婢给皇上披件衣裳。皇上不喜人打扰,奴婢告退就是。只这醒酒汤,还望皇上趁热喝了。”

  说罢,朝他福了福身子,慢慢退了下去。

  魏化雨瞥了眼她离开的方向。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