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99章 帝王闹喜(4)

第2099章 帝王闹喜(4)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5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不知那姑娘,长什么模样?”

  “国色天香。”

  沈妙言闻言,吃吃笑了起来。

  笑罢,她朗声道:“唯有牡丹真国色,小哥说的姑娘,莫非比那娇艳牡丹,还要好看?不知她是何人,是小哥的妻室吗?”

  “是我新娶进门的娇妻。”魏化雨回答着,一双眼,却忍不住地盯紧了跟前这位姑娘。

  尽管她戴着面具,可他总觉得,这姑娘似曾相识。

  沈妙言伸手摸了摸雪团子,庞大骇人的巨狼,竟然无比温驯地垂下脑袋,仿佛是在臣服撒娇。

  魏化雨不知想到了什么,英俊的眉眼,忽然一凛。

  沈妙言不等他说话,拍了拍雪团子的脑袋,笑意吟吟地转身离去。

  少年立即翻身跃下狼背,恭敬地对着她那道纤细窈窕的背影,郑重作揖行礼。

  再抬起头时,皇姑姑的身影已然消失在花灯深处。

  “唯有牡丹真国色……”他呢喃,眼中现出亮光,“多谢皇姑姑点拨!”

  说完,再度翻身跃上巨狼,朝镐京城那座牡丹园疾驰而去。

  春夜里的牡丹园,寂静无人。

  亭台楼阁掩映在草木之中,更深露重,只几盏风灯轻曳着,在地面拉出长而孤寂的投影。

  正是初春,千万株牡丹苏醒在这夜色里,于茫茫夜雾间吐露芳华,悄然地萌动生长。

  来自大漠深处的少年,缓步踏进园中。

  触目所及,不见佳人。

  因为周遭格外寂静,所以他下意识握住挂在腰间的弯刀,小心翼翼沿着花田间的小径,朝更深处而去。

  行了一刻钟,便看见小径尽头乃是座极为华贵的楼阁,楼阁中点着千灯万盏,使得它在黑夜的薄雾里熠熠生辉,宛若仙宫。

  魏化雨毫不迟疑,施展轻功一跃而上。

  他从窗户掠了进来。

  满室异香,几株插在高瓶中的牡丹枝叶横斜,花开如碗,娇艳欲滴。

  地面铺着绒毯,他寻了半夜的姑娘,裹着件宽大的火红色大氅,正昏睡不醒地倒在地上。

  “鳐鳐!”

  魏化雨唤了声,急忙奔过去。

  他上前,把鳐鳐抱起来,却见那袭宽大的大氅散落在地。

  小姑娘里面穿着的……

  半透明的柔软轻纱,三点处用金线细细绣着精致如生的牡丹,恰好掩盖住那三处……

  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欲遮不遮的,越发叫男人看了血脉喷张。

  饶是情场老手如魏化雨,也忍不住抬手捂住鼻子。

  一点儿鼻血从指缝间溢出,他忙转过身拿帕子捂住,在心底暗骂了数遍幕昔年。

  流完鼻血,鳐鳐也醒了来。

  小姑娘浑然不觉目前处境,只懵懵懂懂地坐起来,“我在哪儿?咦,太子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对了,我喝了昔年给的茶水,就晕了过去,我——”

  话未说完,就被人整个儿抱到怀里。

  唇瓣处一软,那个少年,已是强势地吻了下来。

  “唔……”她抬眸,看见他脸上没擦干净的血渍,越发摸不着头脑,挣扎着说道,“太子哥哥,你怎么流鼻血了?”

  “闭嘴!”

  少年恼羞,再度狠狠地吻了下去。

  牡丹园中,别国的帝王,将身份贵重的公主摁在身.下,在牡丹的甜香弥漫中,成就无双好事。

  而大周皇宫内,幕昔年衣着讲究,正坐在月下御花园中独酌。

  他饮一盏酒,笑望向北方,“为了制造一场浪漫,朕也算是费尽心思了。邓葱,你说魏帝会不会对我感激涕零?那可是朕送他的大礼呢。”

  面皮白净清秀的小太监立在一侧,悄摸摸儿地翻了个白眼。

  还感激涕零,人魏帝不把你揍了就算不错了,好好的洞房花烛夜被你搅得半夜不得安生,怎么有脸提感激涕零的……

  然而幕昔年沉浸在巨大的成就感中,丝毫不曾察觉到小太监的白眼。

  ……

  三日后,终于到了鳐鳐离开镐京,前往魏北的日子。

  镐京这边送亲的官员,文以李秀缘为主,武以花思慕、程承为主,陪嫁宫女、内侍等多达数千人,一路旌旗招展,浩浩荡荡沿着官道,往西北狭海而去。

  今日风很大。

  鳐鳐乘坐在马车里,下意识回头,望向镐京城。

  巍峨庞大的皇城,在视野中逐渐远去。

  她的两位亲兄弟,她那些交好的姑娘们,就站在城楼上,一路目送她。

  少女晨起时就哭了一场,现在眼眶发酸,止不住又是一场眼泪。

  杏儿坐在她身边,边嗑着瓜子儿,便劝道:“公主也别哭了,咱这么多宫女陪着你远嫁,你也不孤单不是?你瞧瞧,外面那些个年纪小的宫女,都还没哭呢。”

  她越这么说,鳐鳐眼泪就流得越凶。

  阿蝉斟了一盏杏仁茶,笑着递给鳐鳐,“公主殿下哭的的确有些早呢,这还没出镐京的范围,便哭得这般委屈……那今后,公主若是在异地果真受了大委屈,又该如何?在魏北,除了皇上,可就没旁的人心疼公主了。”

  鳐鳐抽噎着,抬眸望了眼阿蝉。

  不知怎的,她觉得这个捡来的宫女,今日似乎有些奇怪。

  就连那番劝慰的话,听着也令人不大舒服。

  可她实在太过伤心,因此不曾细细去想,拿帕子捂住脸,仍旧小声啜泣起来。

  车队逶迤着行了十几日,终于抵达西北边境。

  这里风沙很大,放眼望去,狭海一望无际,在春日里翻滚着波浪,茫茫海上根本看不见魏北大陆。

  鳐鳐这些天颇为伤心,因此形容消瘦,下了马车便住进早就收拾好的驿馆里躺着,任由宫女们忙进忙出。

  正难受时,杏儿进来传话,说是花思慕求见。

  鳐鳐坐起身,睁着一双总是微微红肿的、泪盈盈的眼,轻声道:“快请进来。”

  她知晓的,此行李秀缘与花思慕只护送她到大周边境,就得返回镐京。

  思慕哥哥这次请见,大约是为了与她辞行。

  花思慕踏进寝卧,瞧见大魏的宫女们在房中隔了屏风,约莫是魏化雨不乐意他们单独相处。

  他倒也没坚持要撤掉屏风,只隔着屏风行了一礼,“公主殿下。”

  他仍旧不曾改口,唤鳐鳐皇后娘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