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98章 帝王闹喜(3)

第2098章 帝王闹喜(3)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6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5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幕昔年坐起身,揉了揉面颊,“我把她藏起来了,就在镐京城的某个地方。你若有心,想必很快就能找到。”

  他天生一副春花秋月的俊俏面庞,只可惜幼时就被君舒影养得有些歪。

  再加上后来君舒影跳天池自戕,给当时只年仅十岁的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这些年来,他独居北幕,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每日里理完朝政,就独自坐在檐下,注视着远处的天山发呆。

  这样孤僻的环境里,养出来的自然是怪异扭曲的性格。

  魏化雨眯了眯眼,剑刃朝幕昔年的脖颈凑近了几分,“我再问一遍,你把鳐鳐弄到哪里去了?!”

  “我说了,我是在为姐姐考验姐夫你迎娶她的真心。你若不愿花时间和心思去寻他,反而一门心思逼问我,那不如杀了我好了。”

  美少年油盐不进,不仅不害怕,还偏要往剑刃上凑。

  “操!”

  魏化雨怒骂一声,收剑转身,疾步离开了寝殿。

  到底也是小公主的亲弟弟,皇姑母的小儿子,便是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他也不能真的痛下杀手不是?!

  可怜风玄月还在酒席上玩闹呢,被魏化雨拧住衣领,直接把他从酒席上拖了出去。

  “把玄月门的所有暗卫全部叫上,朕要搜查镐京!”

  魏化雨脾气暴躁得很。

  毕竟,任谁被搅了洞房花烛夜,都不可能高兴得起来。

  风玄月打了个酒嗝,满脸不解:“发生了啥?你要找啥,我拿寻龙尺做个法给你瞅瞅。”

  魏化雨觉得新娘子在眼皮底下丢了,乃是件非常丢人的事儿。

  可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若再讲究面子,今夜怕是真的找不着他的小公主。

  少年怄着火,冷声道:“小公主丢了。”

  “啥?!”

  风玄月大惊,“公主殿下丢了?!在皇宫里,竟然丢了?!不是,皇上啊,你到底是怎么做事儿的?难道不曾派人保护公主?!这眼皮子底下,怎么就——”

  “闭嘴!”

  魏化雨没好气。

  他见着大周皇宫守护森严,鬼知道却有人监守自盗,自己人把自己人给偷了?!

  风玄月跟在疾步朝狼舍走去的少年身后,“嘿嘿”笑了两声。

  他跟着魏化雨的时间也不短,从前总觉得这人少年老成、城府极深,无论做什么事儿,总是运筹帷幄的样子。

  却没料到,他竟也有这般急不可耐的时候。

  而魏化雨似是料到他在想什么,未曾回头,只淡淡道:“今夜若找不回公主,朕就把玄月门上下所有人,都罚俸三年!”

  “诶?!”风玄月惊讶,“我说皇上,你这可是恼羞成怒?你不讲道理啊!”

  “朕偏是恼羞成怒,朕偏是不讲道理,你道如何?!”

  “我,我不能如何……”

  风玄月倒霉催地揉了揉脑袋。

  他家皇上天生不要脸,那脸皮比城墙还厚,又素来不讲道理只认拳头,他能如何?

  魏化雨来到狼舍,跃上狼背,催着雪团子迈出几步,又问道:“朕让你拿寻龙尺找人,你的寻龙尺呢?”

  风玄月从宽袖中取出那柄造型独特的黄铜尺,珍爱非常地吻了吻尺身,才认真地开始布局寻人。

  夜风中,魏化雨只瞧着那尺端抖得厉害,全然无法指向确定方位。

  他蹙了蹙剑眉,“什么情况?”

  “有高人在公主殿下身上布了阵法,使得我这边无法确定她具体的方位。”风玄月眼底现出一抹兴致,旋即单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片刻后,那黄铜尺终于颤抖得不再那么厉害,只晃悠悠指向北方。

  魏化雨挑了挑眉,骑在狼背上,一跃而出。

  风玄月收了宝贝的寻龙尺,看着少年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不觉好笑,“竟也有这么急的时候……”

  这么说着,脸上却现出一股欣慰来。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在他眼里,魏化雨其实就像是他的弟弟。

  虽则偶尔暴虐,手段也常常出人意料,但他觉得他仍旧像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儿,所谓的心机深沉并非年龄使然,而是生存使然。

  他总是游刃有余地游离于朝堂之中,同那群世家周旋,同那些个野心勃勃的老臣们周旋,每一次的博弈,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才赢下来一局。

  他仿佛并不在乎任何东西,因此才换来今日在魏北的地位。

  可是……

  当他遇见魏文鳐,便像是一尾蛟龙入了大海。

  终于,

  可以从他的眼睛里,

  看见光。

  这样的魏化雨,才是活着的魏化雨啊!

  ……

  在风玄月独自思考时,骑在狼背上的少年,早已风一般袭卷出皇宫。

  尽管知晓鳐鳐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但他就是想要尽快把她找回来。

  他喜欢她甜甜笑起来时的娇俏,也爱她嗔怒时那鼓起双颊的可爱。

  只有她在身边,他才是开心的。

  雪狼在黑夜中疾驰。

  狼背上的少年似是一团火焰,在长街的灯火中,格外耀眼。

  临街的雅座内,沈妙言正与君天澜吃宵夜。

  她透过窗,好奇地望着魏化雨满街问人,忍不住笑道:“昔年倒是可爱得紧,大婚之夜,却把新娘子给掳走了……你瞧小雨点那慌里慌张的模样,我还从未见过他如此呢。”

  这些年,他们游遍天下,却也没一直闲着。

  君天澜闲来无事,做起了天下间的大生意,还召集了夜凛等夜子辈的暗卫,专门培养了一个打探各路消息的情报局。

  便是皇宫,亦有他们的耳目。

  君天澜正给她剥虾,闻言,头也不抬地笑道:“甚好。”

  他到如今,仍旧看不惯这个魏北来的家伙呢。

  “好什么好?”沈妙言没好气,起身道,“我去给他点儿提醒,你可不许拦我。”

  说罢,宛若飞鸟惊鸿般,从窗内一跃而下。

  她从临街的小摊上买了张狐狸面具,优哉游哉地走到魏化雨身边,“听说,小哥在找人?”

  魏化雨一怔,望向近身的女子。

  这姑娘轻功极好,都来到他身边,他竟然才发现……

  他怀着一丝忌惮,淡淡道:“我在寻一位姑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