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95章 公主大婚(4)

第2095章 公主大婚(4)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3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话音落地的刹那,鳐鳐死死咬住唇瓣。

  泪水,终于无法自抑地顺着面颊滚落。

  “哥哥……”

  她哭着,终于在这么多年里,真心实意的,好好唤了一声哥哥。

  君念语细声:“你从前念着的那座紫檀木碧玉屏风,国库里珍藏的那只前朝浴缶,还有那座母后用过的梳妆台,我都给你放在了嫁妆里。你还想要什么,告诉为兄,只要能寻到,为兄定然都给你寻来。”

  鳐鳐眼泪落得更凶。

  屏风、浴缶什么的,都是她前两年逛国库时发现的宝贝。

  她想搬到雍华宫,却被君念语骂了一顿,数落她奢靡无度。

  可如今……

  最怕她奢靡不起来的人,反而成了她兄长。

  她可是知晓的,为了给她弄更多嫁妆,她的兄长几乎搬空了小半座国库,引得朝臣们怨声载道,好似挖了他们的祖坟似的。

  少女一颗心又甜又苦,软声道:“谢谢哥哥……”

  红毯的路,已经走到尽头。

  君念语牵着鳐鳐,在魏化雨面前站定。

  他直视这位妹夫的双眼,一字一顿:“不可欺我妹妹,也不许令其他人欺负我妹妹。否则,穷尽我大周兵力,我也要荡平魏北,取你魏化雨项上人头!”

  魏化雨倒是比平日里少了些许轻佻。

  他退后一步,竟是格外郑重的,对这位大舅哥作揖行礼。

  他并未说话,只用一举一动,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君念语纵有千万般不舍,然而吉时已到,他只能把鳐鳐交给魏化雨。

  魏化雨朝小姑娘伸出手。

  鳐鳐睁着朦胧泪眼,透过喜帕下方的空隙,瞧见那个少年伸过来的手,虽则指腹和掌心间带着粗糙的薄茧,可骨节分明,仍旧分外好看。

  她知晓的,这只手,很有力道。

  如同他这个人般,可以给人安全感。

  小姑娘低低啜泣了声,小心翼翼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放在魏化雨的掌心。

  魏化雨垂着眼帘,看见少女的手白嫩绵软,触感比上等的丝绸还要舒服。

  俊脸上便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笑容,他慢慢合拢手指,最后紧紧扣住鳐鳐的小手。

  就在鳐鳐以为他会把自己送进喜轿时,忽而眼前一亮。

  少年的另一只手,竟然直接掀开了她的喜帕!

  四目相对,她怔怔望着少年,只见他笑得温柔,“小公主今日甚美。”

  话音落地,不等鳐鳐有所反应,便直接把她拦腰抱起,跃上了雪狼的后背。

  极有灵性的巨狼,温顺地载着两人,转身往雍华宫外而去。

  四周观礼的人都懵了,可怜李斯年一把年纪,拄着拐杖去追赶魏化雨,喊道:“魏帝万万不可!此法有损礼制啊,还请快把公主放下来!赶紧上花轿才是正途!”

  其他老些的臣子们也纷纷跟在后面跑起来,大喊着叫魏化雨停下,万万不可违背成婚时的规矩,一时间雍华宫外一群老臣兔子似的飞快奔走,颇为壮观。

  骑在狼背上的少年,回眸一笑:“我魏北的皇后,岂能与寻常人那般成亲?不就是出宫游个街吗?坐在花轿里多没意思,我的女人,自然有权力特立独行!”

  一群前来迎亲的魏北豪族,纷纷跟着喝彩,只觉自家皇帝霸气非凡,便是成个亲,也与旁人不同呢!

  而大周那群老臣气个半死,到底追不上魏化雨,只得气哼哼地目送他们朝皇宫外而去。

  幕昔年不知何时走到君念语身边的,笑容温和,“皇兄以为,这段姻缘,将会如何?”

  “天尚不可知,朕又如何能知?”

  君念语淡然。

  幕昔年笑了笑,抬步往举办婚礼的那座行宫而去。

  新婚宫殿设在皇宫西北,布置得极为富丽堂皇。

  魏化雨等迎亲队伍,须得从东宫门出去,沿着镐京城最繁华热闹的街市转一圈,再从西宫门进来。

  如此,也好叫百姓们普天同庆,瞧瞧热闹。

  鳐鳐坐在魏化雨怀中,扑面而来都是春寒料峭的风。

  可她并不觉得冷。

  “太子哥哥……”

  她心中有千言万语,可一张口,就不知该说什么。

  魏化雨搂着她的腰,亲了亲她的脸蛋,似是安抚。

  春寒料峭的镐京街头,巨大的雪狼载着一对身着红衣的璧人,如同来自大漠深处的火焰,就这么刮了过去。

  张扬,

  肆意,

  带着欲要把爱情宣告天下的气势。

  便是临街的百姓,也皆都被这份热情感染,纷纷兴致勃勃地议论恭祝。

  楼外楼雅座,身着墨衣的男人立在窗畔,双指夹着一碟酒,目送那对特立独行的新人远去,眼底浮现出老父亲般的无奈宠溺,可唇角却始终是弯起的。

  沈妙言站在他身侧,捧着盘点心吃得正欢,目送鳐鳐和魏化雨远去时,清澈的琥珀色眼睛更是笑弯成了月牙儿,“我总说他们登对,你偏不信。怎么样,今儿瞧着你的好女婿,四哥可满意?”

  她说着,仰起小脸望向男人。

  多年未见,她瞧着魏化雨,也觉时光过得很快。

  昔日那个总是心思深沉的小雨点,如今终于长成男人模样。

  他生得那般高大英俊,格外有男子气概,不愧是魏北的帝王,比中原那些个满是脂粉气的儿郎,更能保护鳐鳐呢。

  君天澜把她搂在怀里,“满不满意的,不都嫁了吗?咱们做爹娘的,也唯有祝福。”

  他与沈妙言在子女的问题上,如今意见相当一致。

  那就是尊重孩子们的选择,绝不再强迫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两人正腻歪着,雅座紧闭的雕花门,忽而被人推开。

  天然娃娃脸的贵妇,手持美酒踏进来,甜美的嗓音里带着几分嗔怪:“一跑就跑出去多年,如今好容易回来,却连声招呼也不知道打。枉我把你当挚友,妙妙就是这般回报我的?”

  沈妙言闻声惊讶,转过身,瞧见来人身着云碧色缎裙,娇俏可人的模样,不是谢陶又是谁?

  她惊喜不已,忙奔过去握住她的手,“陶陶?!你怎知我们回来了?!”

  “妙妙刚到镐京时,可是在花好月圆楼下榻的,那是大叔的地盘,我如何就不知晓你回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