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92章 公主大婚(1)

第2092章 公主大婚(1)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7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0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双亲消失多年,无数个夜晚,她不知有多么想念他们。

  如今她即将出嫁,所有人都来送行,却独独不见她的爹娘。

  她很想念他们,真的很想念……

  小姑娘翻身向里,在出嫁前的夜里,低声啜泣。

  月上柳梢,已是子时。

  雍华宫的宫女们皆都连夜忙着完备明日的大婚,反复检查着每个环节与布置,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错漏和懈怠。

  而负责照看鳐鳐的几名大宫女,以杏儿牵头,还在隔壁偏殿喝茶说话,压根儿不曾想过,她们的公主殿下此刻有多么孤单。

  寂静的寝殿深处,忽而传来一声叹息。

  只见地面那晶莹剔透的酒液里,倒映出一双人影。

  男人身着墨金勾山茶花纹大氅,怀里拥着的姑娘,穿绯色琵琶袖袄裙,白嫩小脸清丽绝伦。

  神出鬼没来到这里的,竟是君天澜和沈妙言。

  沈妙言走到鳐鳐身畔,怜惜地摸了摸她醉得酡红的脸蛋。

  小姑娘似是浑然不觉,一颗悬而未落的泪水,慢慢从眼睫上滑落,落在沈妙言的指尖。

  沈妙言一阵心疼,从宽袖中取出绣帕,替鳐鳐仔细擦干净泪水。

  她把鳐鳐扶到绣榻上,认认真真地给她宽衣梳洗。

  这么多年,她欠鳐鳐太多。

  君天澜端坐在大椅上,默默看着他的妻女。

  他们身份特殊,因此并不打算光明正大出现在人前。

  无论对他还是对妙妙而言,这般悄悄地看上一眼,就已经很满足了。

  沈妙言给鳐鳐换了身舒适干净的中衣,便坐在床榻边,心情复杂地看着小姑娘的醉颜。

  岁月往往在一晃神的时候,就驶出很远。

  恍惚中,她只觉得似乎她与四哥只离开了几个月,可他们的女儿,分明已经长这么大了……

  她想着,从颈间取下一把制作精细的青铜钥匙,小心翼翼挂在了鳐鳐的脖颈间。

  “那是什么?”

  君天澜挑眉。

  沈妙言笑容顽皮地转向他,“我当年在魏北时,好歹也做了几年的女帝,悄摸摸积攒下来的财宝,可不下于你的国库。而那些财宝我都未曾带来中原,皆都藏在明天宫底下呢。虽则那处宫殿后来被烧成了废墟,可深埋地下的财宝,应还是完好的。我啊,就是特意把那些财宝留给鳐鳐的。”

  寝殿中的灯火早已燃尽,只剩下透窗的月光,把室内照得恍若白昼。

  君天澜端坐在大椅上,只觉自己娶的这小女人,笑得就像是只狐狸。

  他唇角无奈弯起,丹凤眼底皆是宠溺。

  眼见着时辰不早,他才催促道:“妙妙,咱们该走了。我在楼外楼订了临街的雅座,应能看见他们大婚。”

  “好。”

  沈妙言俯身亲了亲鳐鳐的额头,又摸了摸她的脸蛋,才依依不舍地随君天澜离去。

  原本该在睡梦中的鳐鳐,悄悄儿地睁开眼。

  她坐起身。

  寝殿中空空如也,仿佛那两个人从未来过。

  她怔怔的,抬手摸了摸胸口挂着的青铜钥匙,忽然鼻子一酸,就捂住脸大哭出声。

  镐京城的皇宫,一重重宫殿高低错落,卷檐翘角,壮观巍峨。

  黎明之前,晨雾在宝蓝曦色中蔓延。

  巍峨宫殿内,灯火微明。

  君念语站在窗畔,丹凤眼含着眷念,正遥遥注视着一个方向。

  那里,有墨衣男人抱着姿容清丽的姑娘,仿佛一滴融入清水的烟墨,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宛若冯虚御风的神仙眷侣。

  不过惊鸿一瞥,却令这位年少的皇帝,久久不曾收回视线。

  那张总是淡漠如冰的面庞,更是浮现出罕见的、孩子气的委屈。

  “父皇,母皇……”

  他轻声呢喃。

  片刻后,他握了握拳,“你们放心,今日这场婚宴,儿臣一定操办得漂漂亮亮,送妹妹风风光光地出嫁……”

  他细声念着,眼角竟有些微湿润。

  而与这处宫殿遥遥对望的高楼处,披着狐裘的美少年,也正对着君天澜和沈妙言消失的方向出神。

  小太监邓葱原是进来唤他起来的,踏进内殿,就见自家主子竟已经起了,还站在窗口发呆。

  对他而言,他家主子不睡懒觉,这真是极为稀罕的怪事。

  他上前,笑道:“主子,您今儿这么早站在窗口,莫非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幕昔年白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转身往床榻上一坐,“去,给朕把礼服拿来。”

  “得嘞!”

  这厢两位少年皇帝已然开始忙碌起来。

  雍华宫内,季嬷嬷带着二十二位宫女鱼贯而入,把睡回笼觉的鳐鳐从暖帐里挖了出来。

  四十岁的季嬷嬷,天生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举止言行从无半点儿差错,端严得令人肃然起敬。

  她盯着醉眼惺忪的少女,冷声道:“寻常姑娘出嫁,三更天便得起来准备。因着公主大婚就在宫里举行,所以特意允了公主多睡一个时辰。怎的公主还是这般睡态?须知,公主乃是要做皇后之人,当以身作则、循规守矩,好使后宫效仿。而你如此懈怠,睡到——”

  “好了好了,本宫知道了!”鳐鳐皱着小脸,拿小手指掏了掏耳朵,“本宫这就起床,季嬷嬷不如先出去给本宫准备早膳?”

  她懒得听这嬷嬷唠叨呢。

  季嬷嬷哪里看不透她这点儿小心思,未曾理睬她的话,已然开始有规有矩地叫宫女们为鳐鳐梳妆打扮。

  她原是乾和宫的掌事嬷嬷,从天子出生起,就照看在了他身边。

  因着格外忠心,再加上熟稔宫里规矩,所以才被君念语拨给鳐鳐,指望她能在魏北那边,也能够好好照看鳐鳐。

  所以季嬷嬷的身份格外高,便是鳐鳐,也无法忤逆她的意思。

  嫁衣繁琐,凤冠贵重,鳐鳐整整被折腾了一个时辰,才终于绘好妆面,穿戴好凤冠霞帔。

  此时天色早已大亮,君佑姬、白圆圆、小晚卿等姑娘家都携带重礼进了雍华宫,欢欢喜喜地给鳐鳐添妆。

  小姑娘坐在绣墩上,还未曾盖上喜帕。

  她同这群闺中密友说着悄悄话,正热闹时,一名小宫女匆匆跑进来,大喊道:“吉时到了!吉时到了!公主殿下,魏帝陛下的迎亲队伍,已经到雍华宫外了!”

  妆容精致艳绝的姑娘,下意识望向殿外。

  她自然是瞧不见魏化雨的。

  然而不知怎的,脸颊却已经开始发烫,一颗心更是蹦得极快,几乎快要跳出嗓子口。

  双手紧张地绞在一块儿。

  不知太子哥哥他……

  今日,

  会是什么模样?

  ,

  十五章奉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