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90章 来自北幕的美少年

第2090章 来自北幕的美少年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6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0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擦去眼泪露出笑颜,轻抚了抚墓碑,“钦原哥哥,再过半个月,就是鳐鳐出嫁的日子。你说,妙妙他们会回镐京吗?他们,也当是希望亲眼看着鳐鳐出嫁的吧?”

  墓碑寂静。

  回答她的,是四野的风声。

  谢陶提着空篮子,慢慢站起身。

  坟冢地势极高,可以俯瞰整座镐京城。

  大好的河川,雄伟的山峦,尽都在俯视之中。

  谢陶知晓,这是当年君天澜特意为顾钦原挑的下葬位置。

  这江山是他们兄弟一起打下来的江山,自然要让长眠的他时时看着,才能安抚他在九泉之下的不安心。

  谢陶抹了抹眼角泪花。

  恰这时,细微的脚步声响起。

  身着深青锦袍的男人,摇着把羽扇,慢吞吞出现在了山巅。

  “今儿我接了小晚卿回府,却不见你在府中。我一寻思,便猜到你大约在这里祭拜。”

  张祁云声音温温,尾音始终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

  “大叔……”

  谢陶站在原地,没动。

  张祁云走过去,望向墓碑。

  目光流连过“顾氏钦原,国士无双”八个字,他从宽袖中摸出早已准备好的三根线香,在残留着红光的灰堆中点燃,郑重地插在了坟冢香炉前。

  “大叔?”

  谢陶歪头,不解。

  顾钦原祭拜过后,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不会与死人计较。更何况,这死人,还怀有当世不让之才。”

  谢陶释然。

  张祁云便牵了她的手,抬步往山下而去。

  青砖小道蜿蜒绵长。

  蓄着美须的男人,目光落在了两人紧牵的手上。

  他其实知晓,这些年来,他的陶陶经常逢年过节,都会背着他前来祭拜顾钦原。

  然而他一点儿也不吃醋。

  终归,他妻女满堂,已经比顾钦原圆满太多不是?

  更何况,他亦感动于娇妻的良善呢。

  ……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

  雍华宫内,宫苑里种植的草木,已然在早春的清风中悄悄萌芽,吐露出属于自己的清香。

  小小的早春樱花结出米粒大的花蕾,严实地藏在碧绿枝桠间,偶而探出点点淡粉,仿佛含娇待嫁的小姑娘。

  无数琉璃宫灯被饰以正红绸布,就连游廊的镂花檐之间,也有红绸相连,一眼望去,红彤彤的分外喜气。

  正是天还未亮的时辰,雍华宫灯盏都点着,把四周的一切都照得朦朦胧胧。

  来往其间的小宫女和内侍们,因得了不少赏钱,也个个儿脸带笑容,连做事都比平时勤快许多。

  “明儿就是公主大婚的日子,我听说婚后第三天,她就会和魏帝返回魏北。你们说,咱们这些伺候的奴婢,到时候可会跟过去?”

  游廊里,几名端着红漆木托盘匆匆而过的宫女们小声议论着。

  “你们不知道吗?我听乾和宫的小道消息说,圣上打算把整座雍华宫的人都陪嫁过去呢。大约晚些时候,就会有圣旨过来了!”

  “对对对!我还听说啊,咱们这些宫女,都会由乾和宫拨过来的季嬷嬷领着调教,就连杏儿,也得比季嬷嬷低一等呢。至于护送公主去魏北的侍卫统领是谁,这我就不知道了!”

  她们议论着,渐行渐远。

  黎明的雾气逐渐四起。

  穿着丝缎中衣的小姑娘,跪坐在软榻上,独自趴在窗前。

  刚刚那群宫女的话,皆都被她听在了耳朵里。

  她顺了顺柔软的漆发,望着宫苑里的一草一木,尽管它们都笼在薄雾之中,可她仍旧熟悉它们的位置。

  因为,她在这里住了整整五年啊!

  鳐鳐注视着,忽而轻叹半声。

  虽然从前,她巴巴儿地盼着能够离开镐京,回魏北的那座皇宫去,可真到了这一天,不知怎的,她竟然又觉得舍不得。

  舍不得什么呢?

  那个总是和自己斗嘴的兄长?

  还是不知所踪的爹娘?

  或者,是不是每个新嫁娘,都会是她现在这种心情?

  小姑娘拧巴着一张清丽小脸,纤细手指纠结地攀上窗槅,只茫然地望向晨雾笼罩下的宫苑。

  ……

  就在鳐鳐茫然若失时,镐京城外。

  上百顶帐篷,井然有序地驻扎在河畔。

  最中间的帐篷宽大华贵,里面布置一如宫闺般富丽堂皇。

  角落的金兽香炉袅袅而燃,在这寂静的帐篷内,熏上若有似无的雪莲香。

  象牙床横亘在屏风后,四角垂着明黄流苏香囊。

  丝缎质地的明黄帐幔,用金钩勾起,因此可窥见象牙床上的美景。

  只见缎被横斜,一只修长纤细的手臂,从被中自然探出,慵懒地搁在床沿。

  手指骨节分明,指尖干净,在晨曦的微光中,好看得如同羊脂白玉雕琢而成。

  肌肤更是白得恍若透明,几乎可以看见手背上的淡青血管。

  一寸寸看上去,便能瞧见那手臂肌肉紧实,乃是个男人的手。

  他并未穿衣,结实宽敞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每一寸胸肌的线条皆是完美到无可挑剔,可见此人究竟有一副怎样健硕的体魄。

  而他的锁骨弧度惊人,竟比女人的还要美。

  再往上,便是修长的脖颈,及那张妖孽绝伦的脸蛋。

  分明是少年模样,却生得唇红齿白,乌黑眼睫紧闭,勾勒出两痕入鬓丹凤眼,浑然无法想象,他若是睁开眼,又该是何等美貌。

  那长及膝下的鸦青漆发散漫铺散在绣枕上,光滑细腻得能折射出黎明的光晕,可见这个男人平日里,究竟有多么仔细地保养他的头发。

  外间晨雾散了大半,已是忙碌的清晨了。

  有船桨划过,船夫的吆喝声极具穿透力,令卧榻上的美少年皱了皱眉。

  他慢慢抬起修长纤细的手臂,遮住眼。

  尚未能睡个回笼觉,一名小太监急匆匆奔了进来,朝地上噗通一跪,喊道:“圣上该醒了!咱们还要趁早入宫,面见大周的皇帝陛下呢!”

  喊完,见象牙床上的少年毫无反应,于是斗胆站起身,凑近了继续喊:“圣上!起床了圣上!咱们今儿还要打早进宫,咱们要进宫!”

  小太监天生一副尖锐嗓音,令美少年越发锁紧眉头。

  “圣上,您可别睡了,再过两刻钟,这河上就是三教九流的船市,可不得惊扰唐突了您?!您快些起来吧,圣上,该起来了!”

  小太监苦口婆心地劝着,不停去推搡那床缎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