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89章 钦原哥哥

第2089章 钦原哥哥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0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啪嗒”一声响,那碗药被李秀缘直接扔在了地上。

  他辗转亲.吻,扣着凤樱樱的脑袋,翻身把她压在了榻上。

  咬着凤樱樱的唇瓣,好一番肆虐后,他平静地直视她的双眼,“药甚苦,不及夫人来得香甜。”

  明明是平静的语调,可配着他那张白净秀丽的面庞,竟是莫名的撩人。

  凤樱樱喘息得厉害,偏过头去看地上的药碗。

  药碗歪倒在柔软的地毯上,褐色药汁尽数倾洒出来。

  她蹙眉,“你的伤……那碗药……”

  男人毫不在意,在她看不见的时候,眼底深处终于现出浓浓的深情。

  他啊,

  其实很欢喜这个女人。

  如今大仇得报,他终于能够与她好好在一起了。

  他想着,不顾身上的伤口,只深情地再度吻了下去。

  ……

  鳐鳐寻到太医院时,李秀缘已经离开。

  凤樱樱手里提着刚抓好的几包药,瞧见鳐鳐进来,顿时笑道:“我原打算去雍华宫跟你告辞,没想到你竟过来了。”

  鳐鳐摆摆手示意药房中的太医都退下,拉着凤樱樱在圆桌旁坐了,正色道:“凤姨姨,我已经听太子哥哥说了事情的经过。你,真的打定主意,与李秀缘重新在一块儿?虽则他救了你不错,可他深不可测,手段残酷,乃是个令人畏惧的男人呢。”

  她想好了,这是最后一次同凤姨姨讨论李秀缘。

  若她的凤姨姨坚决要和李秀缘在一块儿,她也无话可说。

  她说完,就认真地望向凤樱樱。

  却见对方挽袖,亲自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姨姨?”她不懂。

  凤樱樱笑容温和,杏眼十分明亮,“我虽傻,却也知道这些年,他是通过怎样残酷的手段,才登上现今的官位的。”

  “姨姨既知道,那你还……”

  “是,他是天下第一狠毒绝情之人,可他独独对我好,那我就得认他的好。

  “鳐鳐,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女子,有强大尊贵如你娘亲的,有强势独立如白姐姐的,也有坚韧精明如温姐姐的。可是,并非每个姑娘都能做到她们那样啊。

  “我不聪明,也不会武功,我会的,就只是在那一方小小天地里刺绣、做饭。我能守得住的,也只有小和尚一个人啊!”

  凤樱樱抓住鳐鳐的手,难得认真而严肃,“这世上,你总会遇见那么一个人,你知晓他似纸鸢,或许随时都会挣脱你手中的丝线,转瞬便与你相隔天涯海角。可就算隔得很远,就算他身边汇聚着众多莺莺燕燕,但你仍旧知道,他会回来。我与小和尚自幼一块儿长大,他对我的意义,是家。我对他的意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若纸鸢有心,他大约,也想回家吧?”

  世间浪子太多。

  然而浪子未必无心,只是他的心,或许早已落在某个人那里,只等着看遍世间繁华后,再回去重新拾起。

  鳐鳐捧着热茶,怔住了。

  她没有料到,单纯如凤姨姨,竟会有一天,与她说这般严肃的话。

  这番话看似毫无道理,可非深爱之人,不能体味。

  毕竟,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又岂是道理能够讲明白的?

  良久后,小姑娘豁然开朗地放下茶盏站起身,恭敬地朝凤樱樱拱了拱手:“谢谢姨姨赐教。”

  刚刚泡在浴桶中时,那纠缠她的苦恼,她已经想明白了。

  太子哥哥,或许终免不了三宫六院。

  可只要他的心在她那里,她大约能够容忍的。

  此时,小姑娘仍旧不曾明白,李秀缘与魏化雨之间,是有区别的。

  而她与凤樱樱,也是有区别的。

  高贵骄傲如她,根本就无法容忍所爱之人宿在旁的女人那里。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

  此时,两人依旧坐在药房内,说着女人之间的私房话。

  却不防,早有人站在窗外,把她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去而复返的李秀缘,一身竹青窄袖锦袍,漠然立在檐下。

  这些年来,他对沈妙言的憎恨,从不曾有一日放下。

  即便他与魏化雨约好了,昔日与沈妙言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可事情哪儿有那么简单。

  更何况……

  男人的目光透过窗槅,再度落在鳐鳐身上。

  更何况,那个女人的女儿也十分可恶,竟总想着唆使凤樱樱离开他。

  垂在腿侧的手,不自觉地握了握拳。

  他折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太医院。

  ……

  大雪初霁。

  镐京城外,青山连绵,天山一色,分外壮美。

  一道蜿蜒的青砖小路,辗转通向山巅。

  青砖小路两侧,枯树尚未萌芽,枝桠间砌霜堆雪,晶莹剔透,秀美非常。

  一道纤细身影,手提竹篮,正缓步行走其间。

  绣花鞋轻巧温暖,于素白裙下若隐若现。

  来人穿云碧色小袄,领子上的一圈厚实兔毛,越发衬得她那张娃娃脸白嫩精致,便是已为人妇,眉宇间却仍旧透着娇憨可爱。

  而素手提着的竹篮里,则盛满了纸钱、香烛等物。

  谢陶不紧不慢地登上山巅,周身不觉沁出一层薄汗。

  她抬袖拭了拭额间细汗,目光落在不远处那座孤独的坟冢上。

  眼底多了些复杂之色,她缓步上前,在坟冢前跪坐下来。

  坟冢收拾得干干净净,并无任何枯枝杂草。

  墓碑如新,镌刻着“顾氏钦原,国士无双”八个铁画银钩的错金体大字。

  这是当年钦原哥哥离世后,太上皇亲笔题就的。

  谢陶注视着墓碑上的刻字,微微晃神。

  过了不久,她收回视线,从竹篮里取了香烛、点心、水果等物,供奉在坟冢前,又把那厚厚的一沓纸钱、金元宝等物,慢慢烧掉。

  “钦原哥哥,今年又发生了很多事呢。鳐鳐她就要出嫁了,嫁的乃是魏北的帝王,你当是见过的……”

  她声音温柔,“皇上待我的小晚卿,也十分宠爱,想来再过七八年,我兴许就能做外祖母了呢。”

  她说着,眼圈不觉一红。

  “只可惜,你不能活着,看看那些鲜活可爱的小人儿,究竟是如何长大的,如何成家立业的……”

  坟冢静默,如同巍然不动的山川。

  冬末的寒风吹来,烧尽的纸钱灰烬迎风而起,迷蒙了谢陶的双眼。

  她抬袖揉了揉,便有泪珠子滚落面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